澳洲政坛虽变天 与华关系难改善

字体大小:

香港《星岛日报》社论

 

澳洲大选结束,执政保守派联盟莫里森政府失利,在野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担任新总理。由于莫里森任内刻意与中国为敌,令中澳关系变得极差,外界期望工党上台,可改善中澳关系。然而,在澳洲民情愈来愈反华、美国尽力拉拢澳洲扮演反华急先锋,以及阿尔巴尼斯个人民望不高下,工党新政府首务是集中精力处理通胀民生和环保议题,对华关系很大可能依循亲美疏华路线,中澳关系改善幅度有限。

澳洲前天举行大选,在野工党击败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执政保守派联盟,工党党魁阿尔巴尼斯将取代莫里森成为总理。外界关注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因莫里森自2018年当上总理后,全方位推动敌视中国政策,包括军事上与美、英组织三国同盟,建设核潜艇和高超音速武器,以图威慑中国;政治上,指责中国间谍渗透澳洲政坛、学界和传媒,订立针对中国的境外势力干预法,并搜查中国驻澳记者等;多角度攻击中国声誉,指责中国侵犯新疆人权、破坏香港和台湾民主、干扰南中国海和平,又带头呼吁国际调查冠病在中国的起源;经济上,禁止华为参与澳洲5G网络建设,阻挠逾10项中国在澳洲的基建、农业投资,禁止维多利亚省履行与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等。

莫里森在选举中也大打中国牌,批评工党对华态度软弱。说工党“亲华”并无实据,工党政府上台后也受重重掣肘,难大力推动改善与华关系的政策。

莫里森政府煽动 反华民情高涨

其一,工党难逆高涨的澳洲反华民情。经过莫里森政府四年来的煽动,澳洲民情对中国已满怀敌意,澳洲民调显示,国民对中国的反感自2018年后不断上升,到去年首次有超过半数、即六成三受访者视中国为安全威胁,较前年急增22个百分点,视中国为经济伙伴的,则由前年的五成半,大跌至去年的三成四。

阿尔巴尼斯在选举辩论时对华也展示强硬态度,指中澳关系转差因中国变了,而非澳洲变了,并强调澳洲有权为自己价值发声。澳洲传媒也认为,他对中国态度与莫里森差别不大,只是用词及态度较克制而已。

其二,地缘政治令工党难亲中。美国总统拜登军事围堵中国的政策,较诸前任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并积极培养澳洲成为制衡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去年促成美英澳三国同盟,助澳洲增购核潜艇和超高音速武器,工党对此也一直支持。况且,工党与拜登的民主党同为偏左的进步主义政党,在价值观上很多共同立场,有利拜登强化与澳洲新政府关系。

此外,中国正积极拓展与太平洋群岛友谊,上月与邻近澳洲的所罗门群岛签署安全协议,又据报正与另一岛国基里巴斯商讨类似协议,对此澳洲质疑中国入侵其后院,损害国家安全,令两国关系添阴影。

先争取民望 亲美疏华路线或不变

其三,阿尔巴尼斯个人民望不高,难推外交大动作。这一次澳洲大选被嘲为要在两个烂苹果中选一个,皆因莫里森被澳洲政界私下指为骗子,法国总统又斥他说谎,在采购冠病疫苗、处理政府官员多宗性侵案和压抑通胀上,又表现不力,其民意支持度已跌至负14个百分点,然而阿尔巴尼斯显得更不济,因有民调显示,只有三成六人认为他是较理想总理人选,较莫里森的四成还低,加上民众对阿尔巴尼斯不熟识,且他在首场选举辩论时,竟答不出失业率和贷款利率是多少,令人质疑他是否已有执政准备。

阿尔巴尼斯上任后势必专注打击通胀和环保,先争取民望,改善中澳关系非其重点,且在中美对抗的国际大气候、澳洲反华民情高涨的小气候,他也难有大作为,若他能以理性务实,而非敌视态度处理中澳关系,对中国已属好消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