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D非北约 印太亲美不抗中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何思慎

美国总统拜登5月20日至24日,展开上任后的首度东亚行,到访韩国与日本。拜登以韩国为首站,虽表示对重视美国的尹锡悦新政府之支持,但不意味拜登在印太战略的开展中,将“抑日扬韩”,美日同盟仍是拜登梳理印太秩序的核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仍将为拜登扛起拜登主导的“印太经济架构”(IPEF)之开路先锋的角色,团结并扩大“四方安全对话”(QUAD)。

岸田及尹锡悦皆须展现对美外交的手腕,以争取民意的支持,扩大权力基盘,此对面临朝小野大挑战的尹锡悦,及寻求在今夏日本参议院选举中胜选,确保执政长期化的岸田内阁而言至关重大。

拜登东亚行除了与日、韩两大东亚盟邦举行元首会谈外,启动IPEF及出席QUAD峰会为此行主要目的。IPEF是美国印太战略的经济布局,使印太战略安全与经济兼备,以利全面抗衡中国,且填补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后,在印太经贸整合中的缺席。专研日本问题的葛林认为,当前印太国家对拜登政府最大的批评是美国缺乏经济战略,且美国正将此领域让给中国。拜登当务之急是亡羊补牢,以IPEF证明“美国回来了”,不会任由中国制定经济规则,IPEF为重要转捩点。

拜登在日本宣布启动IPEF,突出日本在美国印太战略中之地位,迎来拜登首访的日本率先向美国表态将全面参与IPEF四大领域,意味“岸田外交”力挺拜登的印太战略,但岸田内阁希望拜登政府重返CPTPP做为回报。然而,美国不考虑重返国内民意反对的CPTPP,将寻求推动IPEF,但IPEF谈判旷日废时,依美国的日程至少1年半,且拜登的政治前景不明,韩国与承诺参加的亚细安(ASEAN)国家也且战且走,成败在未定之天。IPEF难以成为岸田推动“新资本主义”的即战力,岸田内阁一时之间亦举不出加入IPEF的实质利益所在。

在美日元首会谈中,双方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及中国的军事崛起为念,确认美日将强化遏制与应对的能力。岸田直言将检讨保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彻底强化日本防卫能力,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恐有违源自日本宪法第9条的“专守防卫”,不仅日本民意对突破“专守防卫”迟疑,更与岸田领军之“宏池会”的“重经济、轻军事”初衷有所出入。岸田如何说服民意,在不违宪下自圆其说,难度更甚解禁“集体自卫权行使”。

此外,各方注目的QUAD峰会在拜登东亚行压轴登场,韩国止步于IPEF,未如预期成为QUAD的新成员。峰会联合声明虽首揭“和平及安定”,言及中、俄,并意有所指的强调“反对以力量片面改变现状”,但QUAD的合作逐渐从安全战略转向经济、气候变迁及公卫领域。QUAD仍定位在对话的功能,不朝向印太版“北约”发展,未实体化为印太多边组织。

QUAD议题转向显示印太国家重视美国,与深化对美关系,但不必然“重美”即须“抗中”,因渠等国家无法割舍对中的巨大贸易,日、印、澳无意升高与中国的对立,使印太走向冲突。

作者为辅仁大学日文系所特聘教授、日本暨东亚研究中心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