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议题成拜登亚洲行焦点,是祸不是福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

 

美国总统拜登这次的亚洲行,主要目的有二:其一,是强调目前俄乌战争虽仍在进行,美国不会“重欧轻亚”,会持续遏制中国的扩张,并要求印太各国联手阻挡,否则将遭遇乌克兰被入侵的相同命运。其二,是借“安全”和“经贸”议题筹组多边联盟,前者,是召开“四方安全对话”(Quad)高峰会,并争取韩国新政府,形塑美日韩三国联盟;后者,则是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架构”(IPEF)。

全新的“印太经济架构”,估计需要一年至一年半的谈判。目前参加的初始成员国有:美国、澳洲、新西兰、印度、日本、韩国、印尼、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这13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计约占全球四成。遗憾的是,台湾被排除在外。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称,IPEF旨在围绕印度/太平洋经济体的进一步整合,以数位经济、洁净能源等新领域为重点,制定标准和规则,并确保安全和有弹性的供应链。

美国在特朗普任内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拜登也无意重返此一架构;而今,借由IPEF的组建重新连结印太,或许是在形式上稍作修补。但由于美国既不向成员国开放市场,也不降低关税,恐让各国兴趣缺缺。而且拜登是以签署行政命令的方式推进这项架构,尽管成立速度较快,一旦他卸任后,新总统无意跟进,印太架构极可能面临“人亡政息”的命运。

IPEF的设计,主要是用来削弱中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尤其以半导体为核心的关键供应链体系的组建,可能对大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造成“卡脖子”难题,北京极感不满。至于一向亲美又被摆在反中第一线的台湾,这次却被排除在首轮参与者之外,当然令我们大失所望。尤其,印太架构是美国主导,无须经大陆同意,台湾在供应链及数位经济上又事事配合美国,却仍因政治及外交因素遭到排除,更暴露拜登政府“友台”的口惠而实不至。

为了补偿台湾,并凸显台湾是对抗中国大陆的重要一环,因而拜登有了“失言”那幕演出,强调美国会在台湾被中国大陆攻击时“军事介入”。与其视为“失言”,更可能是白宫“精心策划的凸槌”,一则表达美国对台的支持,二则避免跨越中国大陆的红线。拜登三番两次发表自我矛盾的谈话,是在向不同听众放送各取所需的讯息:面对大陆,就称美国“一中政策”不变;面对国际,就说美国承诺介入台海。

拜登并非老年失智,也不以为屡被属下“更正”有何丢脸,这纯粹是外交手段运用。拜登口头说法虽与政策矛盾,但一经澄清,即让北京无碴可找,又可让外界窥知其真心。拜登关于台海的发言,也有敲打次日“四方安全对话”峰会的用意。Quad刚刚成形,四国中,印、澳的共识仍待整合,所以各方很谨慎,不愿被看成反中的“亚洲小北约”。峰会虽明言反对“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任何企图,并未点名中国在区内扩张军力;而由于印度反对,对俄国入侵乌克兰都未谴责。

Quad要加强安全合作,一直存有内部障碍;这次峰会最大的成就,仅端出遏制印太海域非法捕鱼的海事倡议。至于上次峰会,仅达成冠病疫苗的生产合作,这对急于提升安全防卫功能的美、日而言,成效太有限了。

这次拜登亚洲行,台湾不在其行程中,但无论是“印太经济架构”或“四方安全对话”峰会,无论官方或媒体议题,一再提到台海安全。这恐怕是祸不是福,台湾切勿自我陶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