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最大粮食危机 没有和平难有温饱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社评

 

全球冠病疫情危机未去,粮食危机、通胀危机又接踵而来,陆续有国家限制粮食出口。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印度,继上周限制小麦出口后,又宣布限制糖出口。疫情打乱全球供应链,加上气候变化等因素,国际粮食价格早于去年已显著上升,今年情况更因俄乌战争及西方制裁而急速恶化,大国斗争风起云涌,谁将世界推向粮食危机,不同阵营互相指控,反令合力化解危机更形困难。粮食危机与通胀危机互为影响,粮食生产成本高企,增产知易行难,基于粮食安全考虑,愈来愈多国家料将采取保护主义措施。当下中国粮食储备充裕,香港有国家这个后盾,粮食安全不成问题,但国际粮价飈升,必然影响民生,高粮价时代无从逃避,社会要有危机意识。

全球危机须合力应付 大国死斗加深粮食荒

香港是富裕社会,即使疫情严峻时期,依然有中国大陆确保充足粮食供应,虽然市民不会对粮食涨价无感,但若非媒体报道,相信很多人并未意识到全球粮食危机的严重程度。上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短短两年内,全球面对严重“粮食不安全”(food insecurity)的人口,由疫前1.35亿,倍增至目前的2.76亿,全球粮食危机日益严重,有可能持续数年,若放任不管,可致大规模饥荒。世界粮食计划署官员更警告,全球恐面临二战以来最大粮食危机。

联合国粮农组织3月份食品价格指数,升见历史新高,俄乌战争爆发,无疑是转捩点,然而这场全球粮食危机,其实已酝酿好一段时间。去年初夏,联合国已指全球食品价格正以10多年来最快速度上升,疫情打乱全球供应链,加上全球暖化带来极端天气,影响多国农产收成,固然影响粮食供应;西方推动疫下复常,带动各类原材料及消费品需求,能源成本上涨,可作为生物能源的玉米和甘蔗等,价格同样水涨船高。 2008年粮食价格危机时期,要食物还是要生物能源之争,正有重演之势。

乌克兰号称“欧洲粮仓”,俄罗斯也是主要粮食生产国。俄军侵乌前,两国的小麦和玉米出口总量,分别占全球三成和两成。战事爆发后,俄罗斯限制小麦等粮食出口,乌克兰则因为战事影响农作物生产及运输,小麦等出口锐减。全球粮食供应,牵一发动全身,部分国家转向印度买小麦,但印度小麦收成却受旱灾影响。为了保障粮食安全,印度上周宣布禁止小麦出口,及至本周更决定限制糖出口,希望确保国内供应稳定。全球产糖大国,巴西居首印度居次。巴西糖产近两年因旱灾大减,高油价又促使当地糖厂宁可多产蔗糖酒精,影响食糖供应,现在印度限制出口,国际糖价势将进一步上扬。

全球粮食危机不断恶化,若要有效化解,须从全球治理层面入手,但以目前国际形势,各国通力合作谈何容易。俄乌战争触发西方俄国全面对抗,美国将金融武器化,把俄国银行踢出美元国际结算系统,又冻结俄国央行数千亿美元资产,克宫指西方阵营正向俄国发动“混合型全面战争”;俄乌战争持续,乌克兰陆路出口粮食掣肘多,仅余港口外又遍布水雷,海运不通,西方指俄国封锁乌国港口,发动“小麦战争”要胁全球,俄方则称水雷乃乌方放置,又指西方制裁推高全球粮价。俄乌战争长期持续,美俄愈斗愈狠,地缘政治死斗一日未见缓和,全球粮食危机只怕难有转机。

美国通胀恶化,油粮价格飞升,政客舆论要找代罪羊,去年归咎中国,今年归咎俄罗斯,最近印度禁止小麦出口,当然亦成为批判对象,不过话说回来,美国自身也是粮食生产大国,小麦出口位居世界前列,一年超过2000万吨,是印度的三倍。美方批评印度,印方也有理由反问,为何美国等发达国家不致力增产出口,却要发展国肩负拯救世界责任、不考虑能否填饱国民肚子?

战争影响全球粮食供应,要靠增产弥补不足;若要大规模增产,化肥必不可少。俄罗斯是化肥原料生产大国,西方制裁直接影响全球化肥供应;另外,化肥生产是高耗能高污染行业,美国所用的化肥,大部分靠入口,能源价格高企,推高化肥成本,加上美国农业机械化模式,耗用不少燃油,当地很多农民出于成本回报考虑,纵有增产空间亦无意为之。全球粮食供应短期显著增加无望,粮食保护主义必然抬头,这又会进一步推高国际粮价。有和平才有温饱,有温饱才有可能和平。大国争逐地区以至全球霸权,但求胜利不择手段。遏阻全球粮食危机,其实就是呼唤世界和平,问题是敌对阵营领袖是否愿意停手。

国家储粮充足后盾强大 高粮价时代香港要准备

东亚地区以稻米为主食,供应尚算稳定,但不代表全无粮食压力,早前印尼和大马便分别禁止出口棕榈油及鸡肉。相比之下,中国大陆粮食库存相当充裕,面对全球粮食危机,形势相对理想。大陆向来重视粮食安全,冠病疫情爆发不久,大陆已未雨绸缪,积极增加粮食进口。外媒形容,当下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粮食储备,小麦库存足供国内一年半消费需求。香港有国家作为后盾,粮食安全压力应该不大,只是这次全球粮食危机,与大国斗争、通胀危机、能源问题等紧紧扣连,变数太多,不排除持续多年,香港要有应付高粮价时代的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