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半导体业投资 必修政治经济学

字体大小:

台湾《经济日报》社论

 

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接受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邀请发表演说时,提到美国要在本土发展半导体制造业,将面临很大的挑战,最大的问题在于美国生产半导体的成本,将较台湾高出50%;其次,美国缺乏相关半导体制造的人才,也将成为一大瓶颈。虽然美国政府挹注政策资源,如计划拨款超过500亿美元(687亿新元)投入补助,但仍杯水车薪,无助于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张忠谋已经不是第一次公开反对各地政府投资设置本土半导体制造的产能。他反对的原因,应也广为各界所知,包括台积电、三星等国际龙头业者,在评估前往美国设厂/扩厂时,所估算在美国生产半导体的成本差异,应与张忠谋所提的数据相去不远。而人才、人力的缺口,尤其美国高科技人才重设计、轻制造的现象,也为各界所熟知。

既然如此,为什么国际龙头业者如台积电、三星仍然响应美国政府的号召,宣布前往美国增设半导体制造产能?市场甚至传言联电也在评估前往美国设厂。虽然在美国设厂有贴近终端市场与品牌客户、IC设计客户等优点,但在半导体业全球分工运作已具高度效率的前提之下,相关论述恐怕只是表面说词。因此,选择在美国设厂,应非按照传统商业投资上设厂选址的评估准则,而是有其他的考量因素。

观察拜登政府甫上台不久,即进行百日关键供应链审查,半导体就是重点调查项目,并将全球半导体制造产能主要座落于东亚等地,提出警告,建议美国应增加一定程度的境内半导体制造能量。此一论述已成为美国政府对国会争取相关政策资源(如补助款)的重要依据。

由此可见,美国政府在发展境内半导体制造一事上,斧凿甚深,并且持续对国会、国民与国际展开全面性的游说。台湾与韩国业者在形势比人强的状况下,也规划前往设立先进半导体制造产能。业者在投资评估的过程中,考量的重点恐更偏向于政策诱因与政治压力。

传统的自由市场经济理念,是让政府对市场的影响愈小愈好,最好只在市场失灵时出手干预。但目前美国的经济政策走向,恐怕已经对自由经济的路线进行修正,改以自由与计画经济的混合模式,也才有目前发展美国本土半导体制造业的政策。

即使有重量级人士的呼吁,看来美国政府重新发展本土半导体制造业的政策企图仍然不变。近期更有日本媒体传出,美国与日本政府将共同发展2奈米以下的先进制程,目的即可能在于分散台湾与韩国业者在先进制程的市场占有率,避免关键技术来源过于集中的风险,并且借此满足发展国家关键产业的政策目标。

经济部长王美花曾经说,台湾半导体供应链与国际合作、全球分工的模式,应该是当前最有效率、最符合经济效益的方式。相信各地政府应该也都认同此一论点,但是各地仍会持续发展自主半导体产业。原因无他,因为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经济逻辑考量,而是政治、外交与国安的逻辑思维。

有鉴于此,我们建议政府应以更高的策略框架,从台湾发展、国际政治乃至国安的角度,重新审视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方向。政府应扮演更积极的角色,除了从经济、产业发展的角度外,应将决策层级提升至可结合外交、国安、台湾发展的跨部会决策模式,积极与各地政府对话。政府也应向各地游说,台湾与全球分工的半导体供应链运作模式,不但最能发挥经济效益,台湾身为自由世界的盟友,更能兼顾各地考量的供应链与国安等议题,借此协助台湾产业在大国间竞争的局势下,仍能取得稳健发展的空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