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迪胡克校园枪击梦魇重临:10年难推枪管谁之过?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蔺思含

 

周二早上,一名18岁枪手在德州一所小学一间接一间课室袭击的画面,令许多人想起了十年前的康涅狄格州的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学——当时这里发生了美国史上最致命的校园枪击案件,共20名儿童和六名教员死亡,给美国全国带来极大震撼、并引起一轮围绕枪支管制的讨论。

最新的得州尤瓦尔迪(Uvalde)市枪击案共致至少19名学童和两名成年人死亡,成为自那以来又一重大校园枪击案。虽然未知疑犯动机,而枪手袭击经过更与十年前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2012年12月14日上午9点半左右,20岁男子兰扎(Adam Lanza)持步枪闯入学校,用其母亲合法购买的步枪对着一间间教室和办公室开火,并在警察到达时自杀。当局表示,兰扎在抵达小学前在家中枪杀了自己的母亲。

得州当地官员和立法会议员表示,此次案件中的18岁枪手拉莫斯(Salvador Ramos)单独采取行动,他在前往学校前用生日时购买的军用步枪,开枪打伤祖母,于11点半再闯入学校施袭,后被警方击毙。

当局尚未公布作案动机,但拉莫斯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出意思暧昧的信息,“建议孩子们要小心”。

事发后,桑迪胡克小学遇害者母亲Nicole Hockley在发布在《今日美国》的文章中写道:“我的儿子(当年)没能从桑迪胡克小学回来。Dylan被杀的记忆再度涌现,我的心也在为得州流血。”

在国会,代表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民主党参议员Chris Murphy在一次慷慨激昂的发言中尖锐的质问在场议员:“我们的手中又多了一个桑迪胡克(枪击案)。我们在做什么?”

枪管立法

桑迪胡克小学的惨案过后,美国社会对于收紧枪支管制的声音尤大。尽管纽约州、康涅狄格州、马里兰州等一些地方州议会通过了相关立法,但在联邦层面,国会一直未能通过实质性的法案。

当时摆在联邦议员们面前的有两个法案:一是案发一个月后加州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提出的2013年攻击性武器禁令(AWB 2013),包括对禁止销售150多种特定型号的枪支以及容纳10发以上弹药的弹夹,尽管当时公众实际上支持限制性更强的法案,但AWB 2013仍在参议院以60票反对、40票赞成被否决(投出否决票的包括15名民主党人、一位独立议员及全体共和党议员)。

另一个是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和共和党参议员图米(Pat Toomey)共同提出的修正案,强制要求对通过互联网或在枪支展会上销售枪支进行刑事背景调查,该立法尽管获得了更多支持,但仍然不足当时法案通过所需要的最低票数。

时任总统奥巴马指责国会共和党人以及部分民主党人碍于财力庞大的枪支游说团体,不敢作为,尽管从未指名道姓的抨击,奥巴马此后也多次公开表达对于枪支游说组织的愤怒。

当年事件后,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NRA,为美国主要枪支游说团体)的回应避开枪支管制,主张在所有美国学校中引入持枪警卫。而美国超过五分之一的公立和私立学校已经雇用警察或其他武装保安人员。

10年后的今天,拜登在得州枪击后的电视讲话中表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问自己——以上帝的名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站出来反对枪支游说集团。”

阴谋论:桑迪胡克从未发生?

另一方面,过去10年间围绕枪支管制的激烈争论下,不仅出现了分明的党派差异和对立,还滋生了桑迪胡克从未发生的大规模阴谋论,宣称事件是一场“由政府策划的阴谋”,目的是侵犯拥枪者的权利。

共和党议员及一些保守派意见领袖在公共平台宣扬这一理论,如著名的极右阴谋论者、电台主持和作家琼斯(Alex Jones)就常常在其平台上讨论,包括诋毁一些公开露面、支持枪管的受害者家属,他在电台中反覆播放他们的公开讲话,捕捉其痛苦的叙述中的停顿、喘息等微小迹象,称其正在说谎。

研究这些阴谋论的《纽约时报》作家Elizabeth Williamson表示,“人们这样做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她称,围绕枪支管治已经出现“一种部落式的纽带连接”。

由于国会中两党的分裂,过去几年间民主党议员多以对实质性的枪管法案不抱希望,参议员Murphy此次情绪激动的表示:“我在这里恳求——真的跪下来——恳求我的同事。在这里找到一条前进的道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