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事渐趋胶着 西方社会已现撕裂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明报》社评

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近四个月,战事由初期的“闪电战”变成持久惨烈的“消耗战”。俄军在突袭猛进受挫后,改变战术,集中兵力于乌东战场,步步为营,攻城掠地,乌军陷入苦战。由于战线推进缓慢,传媒关注度降低,普通民众亦热情大减。尽管法德意三国领袖上周连袂访乌,表达坚定支持立场,但是姿势大于实际,对于乌克兰渴望的加入欧盟、获取更多武器等,画饼口惠居多。引人关注的是,随着俄乌战争的“常态化”,在对俄制裁引发的能源危机、超级通胀以及基辅的苛索无度、大量难民涌入等内忧外患多重夹击下,西方社会渐趋撕裂,对乌克兰的支持力度亦随之削弱。

战线推进慢关注度降 西方军援难逆转战局

在乌东战事方面,俄军已控制顿巴斯地区大部分土地。战略要镇北顿涅茨克成为俄乌争夺的焦点,亲俄武装组织近日已宣布攻入乌军在当地的最后主要据点阿佐特化肥厂(Azot)。同时,继早前已“公投”加入俄罗斯的赫尔松州之后,扎波罗热州俄控地区也宣称,年内要“公投”加入俄罗斯。该州拥有乌克兰亚速海大部分岸线,若并入俄罗斯版图,将令俄从水陆两面确保对克里米亚半岛的掌控;该州被俄军控制的欧洲第一大、世界第三大核电厂,占乌全国供电量五分一,已并入俄国电网。

乌克兰称在战争中已损失50%重装备,向西方开出1000门榴弹炮、500辆坦克和1000架无人机的需求清单,还埋怨西方的军援仅能满足其10%至15%所需。因此,无论是法国再提供六门“凯撒”车载加榴炮、德国愿提供三套火箭发射器,还是约翰逊刚宣布的协助训练乌军的承诺,乃至美国的56亿美元(77亿新元)军援,对基辅来说,都是杯水车薪,缓不济急,难以逆转战局总体走势。

除俄军炮火和运输阻滞等因素外,西方对乌军援确有诸多顾忌,例如拒绝提供战机、长程导弹,避免乌军攻击俄境内目标,令战争升级;美军援助的无人战机也要拆除部分零部件,以防其被俄军缴获时泄露机密。

在外交层面,基辅虽然仍是西方政要“打卡”胜地,欧盟三巨头法、德、意领袖到访之后,又再次迎来英相约翰逊。泽连斯基获邀以视讯方式参加本月的G7峰会,欧盟委员会已建议给予乌克兰“候选国”地位。但这些给乌克兰带来的实质利益却很有限,还潜藏欧盟分裂的阴影。按照欧盟规例,入盟国需获27个成员一致接纳,而“候选国”只是一张“画饼”。土耳其、塞尔维亚、北马其顿等国,目前都是欧盟“候选国”,其中土耳其已“候选”逾22年,至今仍不得其门而入;按照惯例,欧盟不能接纳存在领土纠纷之国,自2014年克里米亚被俄吞并后,俄乌领土纠纷也不减反增;何况瑞典、丹麦、荷兰等国,对乌克兰的反贪腐和法治水准一直持保留态度。

约翰逊4月初访问基辅时,曾向乌方提出“欧洲联邦”(European Commonwealth)构想,即由英乌加波兰等国,新组一个“政治、经济和军事联盟”,“作为欧盟的替代品”。此构想已获美国公开表态支持,不禁令人揣测英美对欧盟的态度,以及欧盟内部对乌取态的分歧。

和平正义两阵营分歧 内外交困下影响制裁

欧洲外交事务委员会(ECFR)上周公布,在英法德意等10个欧洲国家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多数欧洲人希望,即使乌克兰失去部分领土,俄乌也应立即达成和平,持此观点的“和平阵营”受访者占35%;而希望恢复乌领土完整并让莫斯科付出代价的“正义阵营”,仅占受访者22%;处于两者之间的“摇摆群体”,则占20%左右。“和平阵营”在九国均占多数,意大利最多,约占52%,波兰则拥有最大的“正义阵营”,约占41%。

“和平阵营”多倾向相信,战争的最终结果,乌克兰会比俄罗斯更惨。德国电视二台(ZDF)“政治晴雨表”(Politbarometer)栏目最新的问卷调查显示,只有26%德国人认为乌克兰能够赢得战争,64%的人认为,即使有西方支持,乌克兰也不可能打败俄罗斯。这显示西方社会对于战争的看法,较泽连斯基悲观。

自战争爆发以来,已有逾700万乌克兰难民逃出国,罗马尼亚、匈牙利等邻国,已不堪重负,啧有烦言。而欧洲对俄制裁恍似“七伤拳”,杀敌1000,自损800。就在法德意三国领袖抵达基辅之际,俄方进一步减少了对三国及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的天然气输送量。而俄罗斯因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发意外之财,开战以来,卢布汇率一路走高,已处于多年来高位。

在ECFR的民调中,法德意三国的受访者最担心生活成本和能源价格,而瑞典、英国和波兰的受访者,最担心核战争的危险。随着冲突的持续和战争成本的增加,欧洲各国政府将被迫愈来愈多考虑国内的公众情绪,这将会直接影响欧盟即将推出的对俄第七轮制裁。在俄乌谈判完全停顿的情况下,无人可预言战争将持续多久,唯一确定的是,战争的连锁反应,正在深刻地改变世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