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调涨电价背后的盘算

字体大小:

来源:联合新闻网

作者:曾志超

台经济部27日宣布调高电价,此乃电价连续八次冻涨后,首次调整电价。表面上的原因是台电的财务压力,惟在台湾电力短缺下,政府被迫以价制量恐怕才是根本原因。

蔡政府过去对调整能源价格态度相当保守,也不曾关心台电的财务问题。近来突然转为积极,经济部长王美花表示,全世界电价都在涨,台湾电价在全世界来说非常低,只是要就整个方向做合理反映。

台湾普遍低薪,对物价极为敏感,即使多数民众的民生用电不会涨价,但工业与服务业电价一旦调涨,极有可能转嫁在产品或服务上,将让已经节节高升的通货膨胀问题更加严峻。

今年底即将举办九合一大选,包含县市长等地方公职人员选举,攸关政党影响力,今年调整电价对执政党相当不利。马英九执政时期,2008年与2012年两次实施油电双涨政策,引爆高度的民怨,民进党许多政治人物严厉批评该政策,理论上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特别是,每年6月至9月底,都会启动“夏月电价”,除了每月用电度数基本120度不调整外,全面提高电价,整体涨幅高达13%至27%间。若在此期间内调涨,将使电费呈现双重调整,冲击面可见一斑,选择在此变动颇为不智。

此外,既然是基于台电的财务状况而调涨电价,台电今年1至4月亏损469亿元,累计亏损至853亿元,仅占其3300亿元资本额的25.8%,仍有举债空间;反观,中油财务问题更为严重,今年1至4月已亏损逾五百亿元,累计亏损高达751亿元,已逼近1301亿资本额元的六成(57.7%),已达须立即急救的地步了。

由以上分析可知,蔡政府选择涨价的时机,完全不符合“政治正确”;且中油财务压力明显超过台电,政府却选择只动财务压力相对较轻的台电,显然有其他的考量。

供电吃紧才是逼着政府不得不调涨电价的最主要原因。台湾美国商会22日发布《2022台湾白皮书》,已直接点名台湾目前最严峻的挑战,就是“确保稳定的能源供应”。从台电网站公布的资讯显示,目前尚未进入用电旺季,近期尖峰备转容量率就经常呈现紧张的状态,6月23日尖峰备转容量率仅剩6.28%,民众看到代表供电吃紧的黄灯民众已见怪不怪。随着气温的飙升,7-9月用电量也将为之提高,供电将更加紧张,只要有任何机组出问题,都可能出现大停电。

加上电力供需完全失调,电力需求面因近年台湾投资增加,尤其有吃电怪兽之称的半导体新厂陆续启用,带动用电需求大增,去年用电量年增率高达4.3%;而电力供给面上,核电在2025年全面退场,再生能源发电却不如预期,导致电力供给不增反减。

《经济学人》本期封面故事“The energy crisis (能源危机)”正赤裸裸地在台湾上演,让多次对外宣称“供电稳定、不缺电”的蔡政府压力倍增,即使会引发民怨也要调涨电价,期待民众因涨价而减少用电量,以降低断电风险。

然而,这样的作法仿佛是掩耳盗铃、治标不治本,对台湾能源供应充足与稳定毫无裨益,执政者仍应切实地检讨电力政策,并调整电力结构与维护输配电系统。否则台积电等企业将无法忍受不稳定的能源供给,护国神山也被迫转往境外投资。

作者是中华经济与金融协会副秘书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