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伦华府讲话 三大方向问题把握不当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作者:周忠菲

早前朱立伦结束自美国返台隔离期后,首度在台公开露面并发表讲话。他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罕见地提出“和平护台”的口号,这与今年6月上旬他在美国华盛顿的讲话相比,出现了差距,此言再次引发各种议论。笔者认为,朱立伦华府讲话显现国民党对三大方向问题把握不当,结合其返台后的表态看,国民党的大陆政策仍将继续摇摆。

朱立伦在美国华盛顿讲话的要义可概括为三点:一是将“九二共识”定性为国民党、共产党之间的“创造性模糊”,强调两岸问题的实质是“没有共识的共识”,突出“两岸没有政治共识”;二是亮明国民党“亲美反共”路线,抛出“亲美就是亲民主自由”,宣称国民党将坚定捍卫“中华民国”,不会改变“持续对抗共产主义”立场,并宣称无论是“台独”还是“一国两制”,台湾都完全无法接受;三是表示国民党在经济安全和军事安全方面,将进一步向美国靠拢,除了提出以台积电为平台,整合全球半导体产业,以“保证美国供应链安全”的建议外,他还与美国议员就台湾如何抵御大陆“军事威胁”和“入侵”时一唱一答,称台湾需得到可使用的“国防武器”以抵挡“外部威胁”。

朱立伦言论暴露国民党内部分裂

马英九主政时期,国民党曾主张两岸建立军事互信关系,以推进涉及安全问题的交流,也就是说,国民党将大陆政策作为保障台湾安全的重要部分。而朱在华盛顿的讲话,除暗示国民党将大陆视为台湾的“威胁”之外,还暗示国民党在亚太安全问题上,将与美、日鼓吹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保持一致。这种立场变化,无疑十分危险。

朱立伦在华盛顿发表的言论所引发效果是复杂的,暴露出国民党内部分裂。有国民党高层人士出来“拨乱反正”,建议把两岸争议重新聚焦于和平统一问题,以凝聚人心。其他台湾政党也纷纷出场各抒己见,其中新党主席吴成典的批评最尖锐,称朱立伦的举动是想把台湾送上战场,成为“第二个乌克兰”。此外,北美台湾华侨社团组织了“救党、救国、救两岸”等活动,对朱立伦华盛顿讲话表示高度不满。

大陆方面,不少对国民党深有研究的学者痛斥朱立伦从“亲美和中”转向“亲美反中”的论调,指出当前中美对抗加剧,朱立伦的路线正在引导国民党跟着美国遏制中国大陆,这样的选择不仅无法讨好美国,更无法取得岛内选民支持。政党是有政治生命的,如此下去,国民党在岛内的政治影响极可能一蹶不振。

相比之下,6月9日大陆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的表态,对问题轻重的拿捏、信息的含义,值得推究。他强调“九二共识”是两岸在1992年以口头形式达成的既有事实,是两岸坚持“一中”的基础,不容任意扭曲之外,还提示国民党,希望岛内政治人物在涉及民族大义的问题上保持清醒头脑,希望国民党站在历史正确一边而不是相反。

马晓光没有直言的是,在当前复杂国际局势下,对中美关系的走向,中国的立场是希望避免冲突,但中方也做好了在台湾问题上应对美国挑起事端的准备。可想而知,若台湾政治人物继续站在“台独”立场上行事,有意识地激化两岸冲突,其产生的后果将十分危险。

对台海和平问题含糊其辞

朱立伦华府讲话,折射出国民党对三大方向问题的把握不当,三大问题可从目前国民党直接碰到的、内部既定的,及从过去继承下来的这三个层次观察。对这三个问题把握不当,导致国民党限制了对自身进行再创造的能力。国民党对自身政党集团的局限,应有所认识。

其一,不敢挑明对海峡地区和平的威胁究竟来自何方,这涉及国民党在亚太安全局势中应该选择怎样的立场、发挥怎样的影响。无论国民党奉行“亲美反中”或是“亲美和中”,这都是必须直面的问题。

美国的台海政策十分清楚,即利用台湾,为其两洋战略、重返亚太,以强化军事同盟为核心、以遏制中国大陆为目标的亚太政策服务。对此,民进党已做了选择,进行了淋漓尽致的表演,特别是热炒所谓台湾不能成为“第二个乌克兰”,硬往俄乌之乱里面“搀和”等拙劣表演,不胜枚举。

从朱立伦讲话看,国民党一方面在迎合美国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一方面又将前途寄托于美国可能缓和中美关系,寄托于国民党仍然可打“和中牌”,对海峡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威胁来自何方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含糊其辞,甚至不敢在华盛顿就此质问美国对台政策,究竟是要和平还是战争,不敢为两岸和平站出来说话。而俄乌战事以来,美国在世界范围推展日益清晰的战争布局和动员,近日已将态势发展到以“中国军事威胁”为借口,要将战火烧到台湾海峡的地步。

打破国共两党政治互信空间

其二,对两岸关系中的既定问题处理失策。两岸关系史就是一部从内战一路走来的历史,这是大陆处理台湾问题的基本立场,也是两岸能够实现融合的基本点,所以才有两岸一家亲,才有国共对话与合作。

过去国民党对“一国两制”的态度,一向以回避、搁置、沉默为主。依靠这种既定做法,国民党保持对内“一中各表”的空间。这次朱立伦在华盛顿除了绝口不提反对“台独”,还进一步挑明国民党不接受“一国两制”。政策上,这令人对比两年多前岛内大选之际,有国民党上层人物抛出过“一国两制失败论”。朱立伦的华府讲话,打破了过去既定的国共两党针对两岸核心敏感议题,通过默契以保持政治互信空间的做法,带来的负面效果之一,即国民党可能失去国共和谈的机会。

投机取巧处理“一个中国”

其三,对国民党从先辈继承下来历史和现实的一个中国,含混处理,投机取巧。当前国际局势激烈动荡,中美冲突升级,岛内“台独”势力更加嚣张。这种局势下,国民党从不追求执政,转变为追求执政,为了能够在台湾赢得选票,国民党表现出全然不考虑付出代价的“勇气”。而这种代价,极有可能是分裂中国领土,让两岸陷入永久“分治”和对立。这种误判非但不能讨好美国民意、讨好台湾民意,而且使国民党与整个两岸民意对立起来。如此,即使国民党可以再次出尔反尔,但从两岸中国人的历史观来看,国民党参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发挥其应有作用的机会还会存在吗?还有历史正当性吗?

过去国民党曾创造了自己的历史,在中国大地烙下了自己的轨迹,在中国走向统一的过程中书写了难忘一页。今天,国民党在台湾所处的境地,面对国际局势风云变幻,国民党政治人物已不能随心所欲地、盲目地、杜撰地、一厢情愿地“组建”或“规划”国民党的未来。在国家统一大业上何去何从,审时度势,势在必然。

作为台湾政坛一位过渡时期的政治人物,朱立伦返台后关于“和平护台”的讲话,仍语义不明。朱立伦华府言论引发的复杂效果,有待听其言观其行,但国民党对三大方向问题把握不当的负面效果,已经呈现。国民党与中国历史的关系,正处于关键时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