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禁令石油限价 西方还有什么工具“压箱底”?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陆一

G7国家将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黄金。原因是,黄金是俄罗斯继能源之后的第二大出口产品。美国总统拜登在Twitter发文称,G7将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黄金,这是一项为俄罗斯带来数以百亿计美元收入的主要出口产品。英国首相约翰逊称,G7对俄罗斯黄金的禁令将“直接打击俄罗斯寡头,并打击战争机器的核心”。确实,俄罗斯是第二大的黄金生产国,仅次于中国,占全球黄金9.5%产量。

过去俄罗斯黄金出口有两个方向:一是实物黄金在伦敦市场交易。2021年,俄罗斯黄金出口额超过150亿美元,其中有28%出口至伦敦。二是纸黄金(黄金ETF)在美国市场交易。俄罗斯黄金出口到美国的很少。

伦敦是世界黄金主要交易市场,伦敦金银市场协会和世界黄金协会都设在这里,占据了世界黄金市场的主要话语权。事实上,这也这并非西方国家首次对俄罗斯黄金出口进行制裁。今年3月,为黄金市场制定标准的伦敦金银市场协会已将俄罗斯的黄金炼厂从其认可名单中移除。从那时开始,俄罗斯央行就宣布恢复在俄国内贵金属市场购买黄金。

2020年时,由于俄罗斯央行外汇储备中的黄金占比超过了20%,居于历史高位,俄罗斯央行一度不再购买本国生产的黄金。但有数据统计到,从2020年至2022年4月,约700吨黄金流到了境外——几乎是俄罗斯两年的黄金产量。而后俄罗斯央行恢复购买黄金,至少能保住俄罗斯国内的大型金矿。与此同时,俄罗斯还开放了私人出口黄金的业务。过去俄罗斯黄金出口均需通过银行体系,开放后增加了美欧监督的成本。

《莫斯科时报》报道,根据俄罗斯海关统计数据,5月份俄罗斯向瑞士出口了3吨黄金,但在瑞士被运走的俄罗斯黄金,消失得无影无踪。瑞士贵金属制造商和贸易商协会(AFCMP)也对5月从俄罗斯进口的这批黄金表示担忧。在联系协会所有成员后,6月23日,AFCMP发表了一份声明,确认其成员在俄乌战争以来,包括5月份,均从未从俄罗斯进口过黄金。瑞士是世界黄金的精炼中心,加工超过三分之二的世界黄金。所以,不排除这批黄金经精炼去掉原俄产标识后进入了欧洲市场。类似行为足以考验G7对俄黄金进口禁令的执行力。

就黄金进口而言,黄金主要买家为瑞士,2021年共买入923亿的黄金,占全佔球进口额的23.4%。第二位和第三位分别是中国(包括香港)和印度,分别进口高达728亿(18.5%)和558亿(14.1%)。

G7的“黄金禁令”顶多是限制俄罗斯黄金在国际市场交易(伦敦市场),但都是在终端进行。G7对俄发出“黄金禁令”,只是将俄罗斯供应转向亚洲的巨大市场,其他市场可以轻易补上。这些制裁措施并没有管到俄罗斯黄金的运输渠道、精炼以及私人交易黄金的行为。

更何况,俄罗斯即使不能直接把黄金出口,绕个圈卖出去又有谁知。最后可能只不过是让中间人赚了差价。正如俄罗斯黄金投资机构“金币之家”副总裁阿列克谢·维亚所说“西方对俄罗斯黄金的制裁并不会奏效。即便被禁止,俄罗斯也能通过变通的方式出口,比如像石油出口一样,与来自第三国的原油混在一起卖。”

从黄金市场反应来看,国际金价并未因此大幅波动,可见,市场也判断,这份黄金禁令实在无忧。

设定俄国石油价格上限,以限制俄罗斯能源收入,是这次G7领导人峰会讨论的另一个议题。实施限价策略的意思是,美西方国家企业将不得以超出限价标准的价格从俄罗斯购买原油。拜登试图以这种“联合买家市场强行定价”的方式减少俄原油收益,同时降低美国高涨的汽油价格。

彭博社对这一策略评价称是“天方夜谭”,几乎没有落实并发挥作用的可能。首先,基本上在这个问题上,G7达成一致又能怎么样?俄罗斯对限价肯定不会接受,也必然会做出相应反制。在天然气的问题上,俄罗斯强硬坚持以天然气卢布结算,不仅让欧美自以为的“杀招”功亏一篑,更使得欧盟内部裂痕、西方团结裂痕显示出来。G7在油气角度没有形成垄断市场,俄罗斯完全可以拒不接受,并将原油出口转向其他市场。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才是俄原油的主要市场。而可见的是,这场双方相互的极限施压中,欧洲经济将进一步遭受创伤。

另一个“技术性的讨论”是,在本身G7国家禁俄油的情况下,如何影响俄油的售价?美国财长耶伦6月20日介绍,还不清楚如何“诱使中国、印度和其他俄油主要买家合作”,但是想要控制俄油价格,最直接的抓手就是保险。全球约95%的油轮船队由位于伦敦的国际船东保赔协会集团(IGPIC)和一些位于欧洲大陆的保险公司承保。欧洲国家已经同意终止对俄罗斯石油运输的保险。西方政府可以尝试告诉俄原油买家,如果他们想继续使用保险,则必须同意在一定的价格区间内购买俄原油。这样就能达到设置价格上限的效果。

“想法”是说得通的,但完全没有考虑具体上是如何执行的问题。彭博社就指出,欧盟为了达成前几轮的对俄制裁,已经进行过非常激烈的内部争论和妥协。此前的制裁提案中,就曾包含拿保险做文章的措施。如果可行,早就拿出来了。此外,虽说绝大多数油轮公司都在英国、欧盟那里投保,但俄罗斯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

俄罗斯已经开始实施保赔协会的替代方案,通过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Russian National Reinsurance Company)提供保险。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是俄罗斯最大的再保险公司,俄罗斯中央银行100%持股。这个“保险”,对于,中国、印度这些俄油主要大户来说,更加放心。而欧美的盘算是,“这种制裁将允许中国和印度公司购买大幅折扣的俄原油”,利益可以驱使他们接受,如此控制俄油价格。但需知,中、印这样的国家,如何会以眼前利益计算一时得失?这也太小看普京、习近平、莫迪这些年的默契。而且,你不保我来保,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甚至可以在担保的价格之上,提供额外油价的额外保险,那从利益角度来看,对于中印也是更划算?

或许“限价令”还有另一个角度思考,是不是欧美不少国家实际上是不是也撑不住了,如何油“战”下去,欧美通胀已经一发不可收拾,都面对国内强大压力。如此嘴巴上说个“石油限价令”,但实际上是找个理由,变相撤消对俄油的国际制裁令——名为制裁、实为跪低的一招,旨在放生俄罗斯石油,这也是未知之数。

“俄罗斯一百年来首次出现外币主权债务违约,这是由于西方的制裁日益加剧,导致俄罗斯的支付渠道被切断”。6月27日,西方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俄罗斯今日将面临一个世纪以来的首次外国债务违约”。 上一次俄罗斯外债违约还是在1918年,当时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拒绝偿还沙俄时代的巨额债务。

今日“违约”的1亿美元利息,原本应该在5月27日到期。但由于它们的宽限期为30天,所以其实际到期时间为上6月26日。涉事钱款为1亿美元的两笔债券利息,他们分别以美元和欧元计价。虽然俄罗斯早前支付了有关钱款,但因为西方制裁的原因,这些资金不太可能流向国际上的债权人账户中,因此将构成所谓“违约”。

俄罗斯表示,他们已经履行了偿债等义务。但由于制裁原因,该国被限制通过国际银行系统进行钱款往来,因此资金无法流向海外债权人。据报道,俄罗斯已经将这笔钱发送给了金融服务机构Euroclear,随后由其发放给投资者。但根据彭博社消息,这笔钱目前处于滞留状态,债权人其实并没有收到。

明白人其实都很清楚,此次“违约”很大程度上仅仅是一个象征,并不会带来太多的、直接的实质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