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不修 拜登外交陷两难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美国总统拜登主导“七国集团(G7)”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高峰会议后,意气风发返回华府,马上面对的却是低迷的民调及层出不穷的内部问题,外交成绩无法拉抬国内政治声势,凸显拜登政府以“实力地位”为基础,“投资、结盟、对抗”为主轴的中国政策及整体对外关系,因内、外挑战相互牵制而陷入两难。

美国人更关心经济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挽救了美国的影响力与地位,在危机时刻,世界还是需要美国的领导;乌克兰战争催化了冷战结束以来,罕见的跨大西洋共识与凝聚力;拜登个人更是捡到枪,G7及NATO峰会获致重大外交成果,创造了他扭转政治颓势的黄金机会。

NATO峰会通过“2022年战略概念”首度确认“中国对欧洲大西洋安全构成系统性挑战”,美国一石二鸟,不但加强谴责、制裁俄罗斯侵略,增援乌克兰防御力量,以及全面扩大NATO军备与部署;也达到了建构跨越欧亚“反中联盟网络”的终极目标。

拜登的踌躇自满并不保证承诺与目标必然能够落实。除了乌克兰战争前途未卜,另一个重大变数就是美国与NATO都存在严重的内部问题。根据路透与CNN的民调,拜登的支持率仍徘徊在38%、39%,不认同者则高达57%,观察家分析,在11月的期中选举中,民主党至少会失去参、众两院中一院的多数,若孤立主义卷土重来,必然冲击美国的国际地位与影响力。

路透民调也显示,在12项美国民众最关心事务中,经济以28%高居首位,其次是犯罪的10%,战争/冲突则以2%垫底,换而言之,美国人最忧虑的是屡创新高的通货膨涨,飙涨的油价、物价,而这些又与乌克兰战争有密切的关连,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也助长了消费品价格节节高升,但以拜登政府强硬的反俄、反中思维,不会放弃利用乌克兰战争屈服俄罗斯的机会,美国外交政策没有任何弹性空间。

对台保有战略耐心

美中全方位战略竞争的设计也陷于相同迷思中,拜登一上任就宣示要以实力地位对抗中国,国务卿布林肯在阐释美国对华政策时提出“投资、联盟、竞争”策略,换而言之,美国最优先的政策应是厚植国力,联合民主盟邦与伙伴共同围堵中国扩张,突如其来的乌克兰战争及美国全面制裁,加剧全球性通膨、能源与粮食危机、也打破了拜登政府的战略构想与布局。但拜登拒绝调整中国政策,甚至利用乌克兰危机在NATO峰会形塑共同一致的反中立场,不惜同时挑起中、俄两条战线。

美中上个月举行国防部长、高层外交系列对话后,正积极安排两国元首在本月进行视讯对话,双方似有缓和对立的迹象,世界各国也寄望中国施压,抑制俄的侵略行动,但拜登在G7与NATO峰会又传达矛盾的讯息,如美中“战略互信”消耗殆尽,不但美中关系难以改善,反而将加速形成两大集团间的新冷战。

大陆也因乌克兰危机承受沉重的国际压力,加上美中在台湾问题上剑拔弩张,双方关系将持续处于高度紧张局面。但基本上,大陆仍然主张“和平共存”,以及“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三原则,对于NATO新版战略概念,主要由驻欧盟使团层级回应反驳,似无意激化双方对立。

著名汉学家黎友安最近在《外交事务》撰文指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并非不想统一台湾,而是对台湾保有“战略耐心”。混沌的世局,难有立竿见影解决途径,若美中能保持战略定力、战略耐心,至少可以维持现状,避免局部性冲突升高成全球性危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