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智坚论文门捅出的国安问题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台湾新竹市长、民进党桃园市长提名人林智坚,涉及中华大学和台湾大学两份硕士论文的抄袭事件;事件仍在发展中,但抄袭和剽窃状况明显。台湾政治人物被爆出的论文抄袭事件,近年来一件接著一件,透露令人忧心的信息:众多政治人物缺乏诚信,从担任学生时期就在抄袭欺骗,未来如何能以诚信带领国家和社会?此刻,是该对此议题痛加检讨,谋求对策了。

台湾的高等教育,特别是研究所教育,在过去非常严谨,不仅招生人数有限入学困难,毕业论文的高标准要求,经常让学生必须夙夜匪懈、专研数年,才能通过指导教授这关,召开口试审查获得学位。因此台湾的硕博士学位,过去都受到社会高度评价和信赖,找工作当然也相对容易;整个社会在用人取才上相当方便,只要看是哪个学校的硕博士毕业生,大概就可以判断其能力。

然而,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教育部引进欧美的“硕士在职专班”制度,原意是要让在职者有机会再进大学,充分利用周末和平日晚间的休闲时间进修,追求更高深的知识和学位,提升整个国家的效能。但是,这个立意良善的制度,却在“校园自治”的浪潮下,从教育部到各大学,一开始就因欠缺控管机制而走偏了。

由于它的学费和授课的酬劳较高,立刻成为待遇逐渐偏低的教授最直接的“斜杠”机会,各系所纷纷开设硕士在职专班,招收大量在职学生;甚至因许多在职生的工作权责可以和教授们产生“互惠”效果。例如可以延聘企业的独立董事或提供研究计划标案,部分受不了诱惑的教授们迅速降低学术标准,来经营个人人脉;特别是商学院的企业管理硕士在职专班(EMBA),以及和官僚体系较相关的社会科学科系。某些教授刻意巴结这类政经人物,从他们的入学到毕业,一路“罩到底”,培养出所谓的“X家班”或“Y家班”等等,学术逐渐成为私利争逐的对象,争相竞逐大企业干部或政治人物的指导教授,你争我夺勾心斗角,学术标准也每下愈况。

橘逾淮为枳,在西方国家操作相当严谨、规模和范围都极为有限的硕士在职专班,到了台湾竟然完全走样;机制设立才不到十年,全台湾每年招收的在职硕士生居然高达3、4万人,加上无视少子化未来冲击的高教大幅扩张,20多年下来,全台湾到处都是硕士生。不少教授收了大量指导学生,根本无力详加指导。

这些身分特殊的学生,既没时间念书,又想两年毕业,当然撰写的论文水准不堪闻问;甚至抄袭成风,社会评价逐年下降,但只要不出来选举,基本上也没人会处理。据查证,林智坚涉及抄袭事件的陈明通教授,指导了173位硕士生,只有五位愿意让论文线上公开。

这个问题在“少子化”的冲击日益扩大之下,已经变得更加严重。不少私校因学生逐年减少,硕士在职专班就成为维持学生数的招数,只要固定缴交学费,上不上课倒无所谓,两年下来随便弄本论文就可毕业,反正网络上可以找到“代写”,价码也不高,还有教“客户”如何应对的“售后服务”;“压榨”部属帮忙代写的更是稀松平常,认真指导、查核的教授有限,多为教授送礼物、请吃饭就“问题不大”。

这些“X家班”的成员在学校就投机取巧、利益输送;若是在企业界危害有限,但若在政界相互合作掩护、沆瀣一气,将成为国家向下沉沦的重大因素。

大学教授为了私利未能为学术品质把关,当然应负最主要责任;但教育部和大学以“校园自治”为名放任无为,间接助长了这种歪风,也难脱责任。而受害最大的,当然是整个国家的治理变成“帮派政治”,研究所的高等教育向下沉沦,国家高级管理人才素质下降,社会亦无由判定人才良莠。若这不是国安问题,那什么才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