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欧能源博弈,谁先眨眼?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林伯强

俄罗斯3日表示“北溪-1”的重要部件涡轮机仍然滞留德国,而“北溪-1”唯一可以运转的涡轮机需要进行维护工作,这意味着俄罗斯运向欧洲的天然气可能继续大减。而7月底,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减气声明和欧盟达成自愿减少15%的天然气用量协议,使俄欧能源博弈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目前的态势是双方均不肯让步。欧盟对俄罗斯的油气替代显然需要时间,俄罗斯则是采取减少供应的方式反制,基本上是双方各有痛处。未来一段时间的博弈,可能是双方有进有退。目前看,谁也不会先眨眼,博弈将加剧。

首先,欧盟需要时间。以往由于俄持续提供价格低廉的天然气,使得欧盟的工业企业或个人消费者形成了对低成本油气的依赖。欧盟企业需要面对高能源成本的负面影响,这将推高终端产品价格。欧盟能源危机由来已久,尤其是在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后,政府很可能还要面临债务违约危机。再加上由于当前能源价格飙升,欧盟面临愈发沉重的通胀问题。欧盟此次提出节能15%的计划,即使成功,也只能满足熬过冬天的最低限度,民众对于能源价格的反应是非常敏感的,届时民众因能源短缺引起的反弹情绪将影响欧盟对俄的态度。

其次,俄罗斯需要资金。据俄罗斯财政部公布的数据,其7月石油和天然气额外收入达到2590亿卢布(59亿新元),比预期低了747亿卢布。但由于国际能源市场价格的上涨,与去年同期相比收入仍有大幅上升。外界普遍认为俄罗斯经济对于能源出口的依赖很高,因为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占了俄出口的半壁江山。2020年石油和天然气在俄罗斯GDP中的份额为15%,在没有找到新的买主之前,俄罗斯对欧盟完全断供,会对其出口收入形成比较大的冲击。因此,在这场能源博弈中,俄罗斯方面通过天然气反制欧盟,其出口收入考虑是重中之重。

第三,后续的博弈将更为激烈。欧盟在俄乌冲突前就已经在积极应对能源转型,但突如其来的变局致其陷入两难。短期来看,欧盟清楚冬季能源短缺可能性极大,欧盟即使重启燃煤电厂等非清洁能源,也需要面对能源紧缺和高能源价格。德国近日已允许21家燃煤电厂在未来两个冬天重启,或在原定关闭日期之后继续运营。法国、意大利、奥地利、荷兰等国也宣布了重启旧燃煤电厂的计划。西班牙提出需要对能源市场进行干预,对碳排放价格设置上限。解决欧盟能源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提升可再生能源的供给能力,但这在短期内无法实现。

为了替代俄罗斯油气,未来欧盟将寻找更多的国际伙伴,尽可能实现供给多元化。例如增加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以及来自挪威的管道和液化天然气供应;加强与阿塞拜疆的合作,尤其是提升南部天然气走廊输气能力;与埃及和以色列等天然气供应商达成增加液化天然气供应协议;继续与海湾地区主要产油国(包括卡塔尔)以及澳大利亚合作;探索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出口潜力,如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安哥拉。但是,新的油气合作基本上都涉及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要的时间又可能与欧盟低碳转型的长期计划相左。

俄罗斯能源资源丰富,是世界上主要的天然气和石油出口国之一,而且能源出口是其对外贸易的重要途径。俄罗斯有足够动力为其能源产品寻求欧盟以外的潜在买家,以保证其出口收入,而且应该也可以寻找到足够的买家。但是,与欧盟面临同样的问题,即建设基础设施需要时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