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变哈尔科夫的噩梦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明报》

作者:季霆刚

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未有正式公布行程下访台,于8月2日晚抵达台北松山机场。佩洛西抵台后,解放军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施毅随即表示,东部战区将在台湾岛周边开展一系列联合军事行动。

2日晚对两岸上下而言可谓有惊无险,佩洛西这一程航班,比美国男星Harrison Ford的电影惊悚之作《空军一号》还要紧张,几乎引发世纪大战。最后,航班顺利降落,但这场中美剧斗并未告一段落,笔者恐怕这种对抗格局只升不跌。

佩洛西有如脱缰之马,在政治生涯尾声展开所谓最后之旅,正值中共二十大和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佩洛西在台期间称,希望此行能为其他美国高层访台铺路。

俄乌战争成美民主党决策转捩点

佩洛西一言,可能是进一步扩增美国2018年通过的《台湾旅行法》范围,在民主党当政下之美国,将进一步令“一中”政策空洞化,比特朗普执政时更甚,而且有加剧之势,这将令大陆更为惕厉。此已非战略模糊与否之问题,而是空谈“一中”,有意欺蒙大陆,如此一来将更不利两岸情势。

一直以来,除非涉及主权问题,中国大陆本着善意,相互管控分歧;但佩洛西在中美两国元首通话后依然来台,显示于重大分歧上,美国民主党的决策已经完全以意识形态来取决,而转捩点就在俄乌战争。

美国总统拜登在俄乌战争发生后的首个月,就称莫斯科的侵略是对民主的重大考验(the test of this moment is the test of all time);他又在演讲称“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人(普京)不能继续掌权(for God's sake, this man cannot remain in power)”。

其实在去年,拜登已对这种意识表态,他称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之间正展开一场“战斗”。拜登在担任总统后的第一次国会演说上,已表示“我们必须证明民主有效(we have to prove democracy still works)”。

拜登没有特朗普的商人风格,口口声声说习近平是他的好朋友,从没有猛批普京、习近平等人,不希望结怨。拜登与特朗普之殊异,在于公开挑战中俄体制,背后理念是具有煽动性、颠覆性。

对中俄而言,与美国关系难有好转空间,早前中国大陆与美国间的对话,有如对牛弹琴;再费时与美国辩析如何理解“一中原则”“一中政策”,有如缘木求鱼,因为美国一切目的就是希望证明大陆的政体有“差失”,比美国政体“不济”。

所谓民主伙伴 只是挟台借口

中美关系同样是因俄乌酣战暂且“斗而不破”。随着严冬降临,俄乌战争料将转向平稳,结局如何走向,将视乎美欧对乌克兰的筹决处置。俄乌战争终局等同将战场转移至东亚,台北变成导弹在上空横飞的乌克兰哈尔科夫,美国人毫不在乎。

美国人更不在乎乌克兰是否能战胜俄罗斯,只希望乌克兰能令俄罗斯连月亏累,美国付出最小成本使出制裁,这就是美国的计度。同样地,美国挟制台湾,但从不在乎台湾是否能抵抗大陆武攻。所谓民主阵营的一员,只是美国挟制台湾的借口,对其百姓死活置之度外。若细观美国如何看待当今成千上万哀鸣惨叫的乌克兰难民,便知晓其用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