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三白皮书谈第四公报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联合报》

作者:张竞

8月10日在中国大陆围台军事演习落幕之际,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对外以《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为题,继1993年8月另以《台湾问题与中国统一》以及2000年2月以《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为题,所发表两份说明对台政策之政府白皮书后,在经过22年后,发布第三份以台湾问题为主题之政府白皮书。

白皮书发表后,当然不免有多位研究两岸问题专家开始研读内文,更开始比对内容进行说文解字。但在此必须认真提醒,中国大陆对外发布政府白皮书虽然是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所负责主管,但是就台湾问题三度发表政府白皮书时,必然都会强调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在撰拟该等文件上所具份量,以便让各界理解其所代表之政策意涵。

诚然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业管职责来说,针对“政府白皮书”其职能为:“组织编写并发表中国政府白皮书,阐明中国政府对重大问题的原则立场和基本政策。”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亦是同时兼具中共党内“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之党政一体机构,其整体运作就组织上级机构而言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但就业务上级机构来说,却是中共中央宣传部。所以就中共以党领政之政治运作基本规则来说,其对外发表“政府白皮书”内容代表中共中央政策毋庸置疑。

但吾人必须认知,或许就第三份针对台湾问题之白皮书文字内容有所变化,但这并不代表此项政策系由业管机构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在草拟本份政府白皮书时,顺便提出修正;而是此等政策早就存在,只是透过发布政府白皮书时,顺势将其明确说明与定位。所以研究两岸问题专家若是依据白皮书文字表述内容,作为判断任何政策最新变化依据,显然就是以往在解读北京对台政策变化轨迹上有所疏失所致。

在过去数个月中,由于华盛顿与北京相互较劲,中国大陆多次表达对于美国政策充满怀疑,甚至毫不客气地指控美国刻意在掏空一个中国实质意涵,并且坚称拜登本人在与习近平高峰通联过程中,曾经承诺过“美国不寻求与中国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独,无意与中国发生冲突”,亦就是所谓“四不一无意”之政策宣示。

但在本次佩洛西来访触发台海危机情势时,却有学界先进数度表达华盛顿与北京不无可能透过签署“第四公报”,亦就是继“上海公报”、“建交公报”与“八一七公报”后,再度以正式外交文件,明确厘清双方关系架构,避免不断纠缠在战略清晰与战略模糊政策争辩,让北京与华盛顿互动陷入尔虞我诈互不信任僵局,最后让双方继续走入冲突之不归路。

其实就前三项美国与中国大陆所签订之外交公报来说,所有争议症结就是聚焦在台湾问题,特别是当北京已经将指控华盛顿刻意在掏空一个中国,所作所为已经到达翻脸冲突边缘,吾人不禁要问,传闻透过签订第四公报来缓和双方紧张情势,究竟可能性会有多高?

话说回来,在中国大陆单方面发布第三份对台白皮书前,几乎无人会预期到经过22年后,北京还要再针对台湾问题重新表态。诚然吾人都能够理解到,历史巨轮不断向前迈进,整个客观战略环境不断动态发展,所谓维持现状根本就是自欺欺人,但愿意诚实面对历史发展趋势者,还是要有相当道德勇气讲出真话。

两岸关系发展在政府官方层面,经过政党轮替执政以及冲突和缓冷热交替过程后,其实就整体两岸经贸与社会交流来说,就算绿营执政运用各种压制手段,希望将势头扭转重回两岸隔绝年代,其实根本就挡不住从量变累积逐渐迫近到质变摊牌之发展节点。所以依据实际发展状况,北京将立场明确表达,尽管对台北来说绝对是难以接受,但将丑话说出,其实会比乱打哑谜来得务实。

因此假若要从北京出人意表地发布第三份对台白皮书,来思考美国与中国大陆是否有可能会签署第四份公报;所有客观事实都显示,当年三份公报都是因为在冷战大格局下,华盛顿有求于北京,希望藉由各种手段来拉拢中国大陆,在联中制苏大战略构想下,才让这三份公报最后成局。

而目前在华盛顿政坛,反中是主流思维,要签署第四份公报来安抚北京,恐怕在华府要掀起轩然大波,恐无机会在事后能够顺利安抚对公报内容有所异议之政治阻力。特别是华盛顿同时在多方拉拢盟友,打算建构对北京相当不利之战略佈局,此时要用第四公报来取信北京,实在让人难以想像。

而且历史证明华盛顿面对北京也并不老实,在签署第三份八一七公报时,亦另行向台北提出六项保证,如此两面做人,又不愿公开负责手法,日后在有意大打台湾牌之际,刻意解密当年政策指示文件,端出来刻意与三公报与台湾关系法并列,作为诠释定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基础文件,就此种完全缺乏外交诚信品格过程来说,要想让北京再度同意签署外交公报,让其相信绝对没有另对台北有所暗盘交易,请问谈何容易?

所以尽管有传闻认为华盛顿会与北京再度签订第四公报,将四不一无意立场以白纸黑字留下纪录,以便取信北京,华盛顿虽有坚持,双方亦存在矛盾,但就其底线来说,确实是无意与北京为敌。

但就目前双方关系如此恶劣,拜登掌控华府政坛如此无力,民主党政治发展前景在经济表现并不理想物价飞腾下,恐怕未来行情更会下挫,北京究竟会有多大意愿与其妥协,认真将其视为对手签署第四公报,机率微乎其微。

不过就北京与华盛顿相互过招历史看来,确实是有很多出人意表跌破众人眼镜之发展轨迹,当年基辛格突然出访北京,不就是明显历史案例吗?所以说到底会不会有第四公报,或许在万分不可能之下,谁能知世事是否会再度无常呢?

(作者为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