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前嫌 两岸共打柬埔寨罪犯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二三十年前有句俗话“台湾钱淹脚目”,形容台湾的富裕,当年不仅黑手可以变“头家”,薪水阶级也很容易买房。当时台湾不仅是大陆人民向往的富裕宝岛,也是东南亚人帮佣或打工致富的宝地。曾几何时,台湾竟成为“诈骗王国”,年轻人前仆后继前往东南亚淘金,结果是求职不成反沦为奴工,女性更遭性侵,甚至被视为牲畜转卖,有的还被摘器官贩售。

政府无能 青年受苦

当总统的博士学位可以真假不分,政党提名的市长参选人论文抄袭,事发还企图蒙混,台湾变成“诈骗王国”又有何讶异?尤其是每到选举,就以“抗中保台”诈术获取选票,真正面临大陆对台围岛军演,却又没招可以因应,这样一个政府,又有何能力保护民众?

其实并非没有招,马英九政府时代曾和大陆签署《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依照协议内容两岸可以共同打击罪犯,针对这类跨国犯罪,只要两岸能够放下心结,透过互助协议的机制,两岸司法机关共同合作,就可以挽救在海外陷入困境的台湾人民。

可惜的是,执政党看不到台湾人到东南亚淘金所冒的风险,总是以跟柬埔寨没有邦交,难以施展救人的手段,也不愿意借助大陆的手,帮忙解救身陷危机边缘的人民。虽然警政署已经祭出在机场拦截被诱骗的民众出境,但是相较于外交部亚太司长周民淦所称,“相信有3000多名台人在柬埔寨”,这些人却是比拦截出境的人更为迫切需要救援。

3000多人在柬埔寨当然不可能都领高薪淘金,只要有一成的人是真正受骗待援,那么最少就有300人可能命在旦夕,相比8月15日幸运从泰国救回的九名台湾人,那可是小巫见大巫。执政党何其忍心为了选举继续拉拢美国国会议员访台,不断触怒大陆对台进行军演,却无法让两岸和气的坐下来谈谈如何共打跨国犯罪。

台北市长柯文哲对此就说,如果人人都能安居乐业,谁想冒险远走他乡,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怎会想去柬埔寨淘金,请蔡英文总统正视人民生活困境,务实执政、保护人民,不要让你的人民沦为诈骗集团刀俎下的鱼肉。

可恨的是,还有网红落井下石的痛批说,年轻人到柬埔寨遭诈骗事件,这群人又贪又笨,才会上当,不仅造成社会负担,还让家人担心,被拖累的家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还说那些执意要去柬埔寨的人,就当作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让不适者淘汰,“别妨碍天择”。

乐业无门 铤而走险

达尔文的进化论原本是指自然界的现象,但却被“社会达尔文主义”转化成人类也会“物竞天择”,所以才有二战以前纳粹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自然消亡,也才产生西方种族主义迫害有色人种的歧视。民主台湾岂容“社会达尔文主义”思维泛滥?任何一个人在海外受难,政府都有拯救的责任,否则谈什么民主、自由?

政府无能,百姓遭殃,寻求各国合作,共同打击跨国犯罪,应是当务之急。这几年多批在境外诈骗大陆人的台人被遣送大陆,人们以为台湾人是诈骗集团主谋,但“吹哨人”掀开台湾人被骗到柬埔寨遇劫,才知道台人也是受害者。东南亚诈骗大本营缅甸“KK园区”里,主嫌之一的大陆人“佘智江”传出被泰国警方逮捕,大家才知道大陆人才是诈骗集团更狠的角色。

既然如此,两岸就更有必要合作共打犯罪。正如国民党立委陈以信所称,马政府时期两岸之间有共同打击犯罪的机制,台湾也与东南亚各国有很好的犯罪相互侦查网络,现在两岸共打机制已经有问题,与东南亚合作管道是不是也中断?过去台湾与柬埔寨也有共同打击犯罪管道,蔡政府有责任重新打通管道。

如何打通从大陆到东南亚等国各个打击犯罪管道,应是蔡政府比胜选更重要的任务,政府保护人民是天职,绝不能以“物竞天择”来推卸责任。蔡政府如何跟大陆摒弃前嫌,共同挽救在危险边缘的人民,应该是比“抗中”更重要的“保台”任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