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战略自主如何避免“脑死亡”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赵永升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所长帕斯卡尔·博尼法斯不久前在该所网站发表《欧洲战略自主处于“脑死亡”状态》一文。文章认为,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北约已处于“脑死亡”状态,如今则是欧洲战略自主“脑死亡”了。这一观点在欧洲引发关注。

“脑死亡”的不是北约,而是欧洲战略自主本身。这一独特见解,一是显示法国学者尤其是独立学者,已开始对欧洲战略自主这一议题加以反思;二是反映出法国民众乃至欧盟部分民众,也已开始对这一关乎整个欧盟未来的主张加以反思。显然欧洲战略自主,这一原本由高高在上的欧盟成员和欧盟的决策者层面思考及辩论的议题正因其对普通民众的影响加深而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那么,欧洲战略自主究竟是否真的已经“脑死亡”了呢?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历史。戴高乐将军堪称法国战略自主实践的鼻祖之一,也是欧洲战略自主的一面旗帜,其对二战后至今的欧洲战略自主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实,戴高乐的战略自主思想和实践有其深厚的军事基础、国际地位和地缘政治优势,外加法国强有力的基于加工业的工业实力。在战后冷战的背景下,美国急需法国的援手,旨在抗衡以苏联为首的阵营。

而如今,尽管法国依旧是核大国和“五常”之一,但柏林墙的倒塌在显示苏联阵营严重削弱的同时,也使得美国在其全球霸权布局中对法国的依赖度大幅下降。加上法国在后来左翼执政的时代极力推行事实上的“去工业化”政策,使得法国的加工业产值在世界占比骤减。如此这般,今天的法国和欧洲若要效仿戴高乐将军的做法,显然已如刻舟求剑。

那么,欧洲如何才能迈出战略自主的步伐呢?笔者认为重中之重,还是急需加速推行有效的“再工业化”政策。诚然,所谓的“战略自主”有军事战略自主、政治战略自主、经济战略自主和文化战略自主等之分,但由于受限多种因素,在军事战略自主和政治战略自主方面,法国和欧洲实际已无太多可提升空间。而文化战略自主其实无论是法国还是欧盟其他成员国都已做得相当不错,那么剩下的只有经济领域。

其实,法国或是欧盟的经济战略自主目标并非空洞无物,是深深扎根于工业战略自主之上的。这也是为何马克龙在大选连任之前抛出“法国2030”计划,连任后即将其付诸实施。马克龙于去年10月12日公布该计划,尽管金额仅有300亿欧元(419亿新元),却将资金分配至认定的十大优先领域:能源和经济脱碳、交通、健康、农业和食品、电子和机器人技术等所需零部件供应、战略原材料供应、初创企业、针对战略部门的创新培训、文化、太空和海底。与其说“法国2030”是一个投资计划,还不如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法版“再工业化计划”。

在法国的带动下,欧盟也未落伍,今年5月18日欧盟推出一项金额约为3000亿欧元的投资计划。该计划名义上旨在未来几年内减少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并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然而究其本质,该计划也是一个十足的欧盟新版 “再工业化计划”。法欧这两个计划的区别,无非在于法国的投资计划为期5年,而欧盟的投资计划为期八年,在投资金额上欧盟是法国的10倍。二者的本质相同,都希望寻回昔日法国和欧盟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地位,在实现工业战略自主之后进而实现经济战略自主。

可见,欧洲正在积极避免战略自主出现“脑死亡”。无论是法版还是欧版“再工业化计划”,都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再工业化”了,而是依托新经济下的新产业,旨在推动基于工业战略自主,进而实现法国和欧盟的总体战略自主目标。

至于中欧关系,博尼法斯认为欧洲不应过分担忧中国的威胁,要和美国区分开来。笔者认为,欧洲对华政策不应该被美国对华政策或趋势所替代或控制。

正如前文所述,法国和欧盟已经迈上寻回战略自主之路,而要启动新产业,例如数字和智慧经济、绿色生态和气候变化,美国固然是一个选项,但美欧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一则在数字和智慧产业上,美欧之间尽管具有一定的互补性,但这种互补性更多表现为美国是以四大巨头(GAMA)为代表的数字产业服务的供应商,而欧盟则是数字产业服务的市场或购买者。此种卖方与买方之间的关系,对保护和提升总体尚处于成长期的欧盟数字企业并不利。二则在绿色生态和气候变化领域,拜登上台后尽管口头上批判特朗普政府的做法,但动作上基本还是“萧规曹随”。因而在这方面,欧美之间实际存有深层次的分歧。

相反,中法和中欧之间则具有很大的互补性和互益性。除了传统领域,《中欧地理标志协定》的签署和生效,大大提高了中法和中欧之间的品牌农村产业和农副产品的交易量。该协定尤其对如法国这样的欧盟农业大国有利。而新经济下的新领域如数字和智慧产业、绿色生态与气候变化,中欧之间合作的深度和广度都要远超美欧之间。毕竟作为世界上第一大新兴经济体,中国具有广大的数字和绿色产业服务市场。

总之,欧洲政治精英已经意识到战略自主“脑死亡”的说法带来的警示意义,同时欧洲学者和民间对该议题的关注也越来越凸显。从客观上看,欧洲正努力打造实现其战略自主目标的基础,并为此积蓄力量。而在这一过程中,中欧关系不应被美国对华政策所绑架,这样才能给欧洲带来更大的战略自主空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