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歧途赔上英镑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汤文诗

英女王要不是已经去世,她便得看着自己的身家在短短半个月内贬值了一成。英国政府上星期五(23日)公布迷你预算案后,资金“用脚投票”,英磅兑美元创下1.035历史新低。由于特拉斯政府没有修正政策的意思,才刚加息的英伦银行要到两个月后才再议息,市场普遍预期英镑将继续寻底,兑美元跌破一。

英国财政大臣克沃滕星期五宣布,入息税基本税率调低1个百份点至19%,取消目前45%的最高税阶,超过15万镑年收入人士的税率因而降至40%,住宅物业印花税的门槛由12.5万镑升至25万镑,原定的加税计划亦会取消。他预计这次减税会令库房到2026至2027年度总共少收450亿英镑,亦即是1972年希思政府减税以来规模最大。

撒切尔夫人经济学:减税效益终滴漏

这份迷你预算案不应令人感到意外。特拉斯早已矢言要做新一代撒切尔夫人,自然信奉滴漏经济。而克沃滕上任第一天便已开除服务多届政府的财政部常秘,明显要“虽千万人吾往矣”地推出激进的减税方案。按照两人的说法,这次减税虽然会大幅增加英国财政赤字及国债,但能够改善营商环境、吸引生意和投资,最终实现经济增长。

向来亲保守党的《每日电讯报》更在社论批评外界不懂得经济,看不明白财相的如意算盘,反问“贫富差距会扩大,但只要整体经济增长,那又如何?”如此口吻,与当年撒切尔夫人的如出一辙。1990年撒切尔夫人在国会面临不信任动议时,比手势地说“他们希望差距是这样,而非这样,只要差距较小,他们不介意贫者较贫,但这样无法创造财富与机遇”。历史证明,撒切尔夫人虽然推动了经济增长,却令贫富差距扩大,影响的更是几代英国人的生活。

不论是特拉斯、克沃滕抑或保守党政府的支持者再三游说,市场和社会的反应说明了一切。这是因为英国正面对双位数的通胀,理论上和事实上富人省下的钱并不会滴漏多少到整体社会,而且英国国债率较希思政府当年的高出不少,难有足够的信用底气支撑财赤。虽然英镑贬值有利货物出口,但英国的制造业比起半世纪前又已再萎缩一截,贸易逆差在1990年代后期起愈加扩大,英镑贬值因而势令进口货品更加昂贵,加剧通胀,基层尤其首当其冲。

增加支出好过减少收入

若果减税便能推动经济增长,那么事情简单得多。撒切尔夫人和里根的经济政策不但给社会带来伤害,德国以及北欧国家的经济成绩亦证明,不减税亦都可以实现增长。推动经济增长的方法可以很多,例如采取更长的工作时间,但亦可以透过资源分配、引入技术等方法令生产过程更加有效,从而实现经济增长。而要做到后者,需要的恰恰不是减税以交给市场自理,而是政府的积极参与,例如改革竞争政策、制定人才和产业政策、促进企业管理。即使同样带来财赤,政府应该谨慎地增加支出而非粗糙地减少收入。

中国虽然没有撒切尔夫人经济学,但亦曾经历大水漫灌的时期,面对产能过剩的问题。及至2015年起中央作出供给侧结构改革,积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有效地挽救了中国经济。如今英国政府虽欲增加供应,但只得的减税板斧,滴漏效应恐怕只是一厢情愿,好比约翰逊的脱欧愿景那样,终归镜花水月。《每日电讯报》社论中的一句“这正是克沃滕希望会发生的”,正好折射出特拉斯政府一厢情愿,减税的赌注却是英国社会及其经济。

英女王登基那年,英国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每一英镑可兑2.8美元;如今英国跌至第八,按走势看今年内还会被其前殖民地印度超越,英镑更很可能比起美元还不值钱。大英之风光不再,根本原因不在于英国君主地位不再、殖民地独立等政治因素,而是其经济实力大不如前,应付不了时代的挑战。这对汲汲于国际地位、金融中心的香港,教训尤其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