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再访台湾的美国式算盘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郑真、高君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继3月访问台湾后,9月26日再次赴台。他的行程是9月27日参加“全球台商经贸论坛”(Global Taiwan Business Forum),9月28日参加世界台湾商会联合总会年会,并参访一些台湾企业。期间他还与台湾副总统赖清德进行会面。

在美国众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掀起访台高潮后,“访问台湾”显然成为部分西方反华反共政客必备的行程。

不只是美国利益维护者那么简单

蓬佩奥年内二度赴台,最重要的目的有三:一是借助台湾问题,为能够参与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塑造所谓对抗强权的形象;二是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更多筹码;三是为有着“共同价值观”的民进党加持,以便其赢得年底进行的“九合一”地方选举。

当然,每一次来台湾他都会获取不菲的出场费。蓬佩奥3月与妻子等一行人到访台湾时,有公开报道指其向台湾索取15万美元(21万新元)演讲费。此次再次赴台,并接受民进党的“邀请”在全球台商经贸论坛上演讲,必然又是一笔不菲的演讲收入。

为了能够在地方选举中彻底翻身,早前民进党当局就已经增加了邀请“外宾”访台的预算,而蓬佩奥是前国务卿,且有可能竞选下届美国总统,让民进党充满了想象。

政治与资本的结合,是西方公开宣称的“民主与自由”的重要组成本部分。台湾有媒体报道称,蓬佩奥为台当局摇旗呐喊,不会仅仅收取演讲费用这么简单,他一定会要求更多的回报,比如要求台当局管理的“退抚基金”及“劳退基金”投资其开设的私人公司等等。3月访台时蓬佩奥就曾希望台湾能投资与其有关的一家公司。

“民主与威权”还是“民主与治理”

不可否认,蓬佩奥的确是有着强烈维护美国利益的动机。但是他能够以台湾为切入点撬动政治经济红利,在于其意识形态领域的反华操弄。蓬佩奥作为卸任官员不断攫取意识形态对抗红利的同时,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继任者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将意识形态制华的事业越做越大。

2021年3月拜登在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上就宣布世界如今面临着“民主与专制的较量”,而“我们必须证明民主是起作用的”。 2021年12月拜登召开了有超过100个国家参与的线上“民主峰会”,宣称世界正处于民主与专制较量的“拐点”。 2022年9月21日拜登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再次谈到民主专制较量。

将中美博弈定义为“民主对抗威权”的叙事,是拜登上任后的新话术。意图用不民主一棒将中国体制打倒,用不民主将中国放在美西方的对立面。在这样的叙事逻辑下,利益分化日益严峻的西方似乎实现了团结,中国似乎被钉到了万劫不复的耻辱柱上。

事实终会证明,用攻击中国来捍卫美式民主,只是蓬佩奥和拜登们的一厢情愿。美国的制度焦虑背后是美国式民主面临危机,这不是中国崛起带来的,而是其内生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小心的维护着自殖民和冷战时期建立起来的利益主导地位,但他们恰恰忽视了其自身的治理能力,所谓的民主自由并没有不断发展与完善。

日裔美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宣称民主自由就是“历史的终结”。但近来福山不得不收回“历史终结”论,他今年初在美国《民主季刊》(Journal of Democracy)上发表文章《为何民主表现得如此差劲》,说西方社会正在形成一种认知,近年来全球民主国家表现差劲始于最发达、最成功的民主国家。

福山的言论代表美国社会最起码学界开始有一定的清醒认识。现如今政客们通过对中国进行各类制裁、造谣与抹黑,来吸引选民的注意力,并持续营造美国这样的伟大国家是没有自身治理问题的假象,最终只会是骗人的把戏和皇帝的新衣。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