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与外交决策之间的差距很大

字体大小:

来源:旺报

旺报社评

最近有两份跨国性的民意调查显示,一些国家民众对中国大陆的观感有每下愈况的趋势。部分台湾人在民进党鼓动抗中保台情绪的影响下,认为反中已成为世界“主流”,可以成为台湾抗中的助力。这种想像是对民意的形成、民意与外交政策关系的错误理解。不但让我们对国际政治产生误判,也容易被海外政客利用,造成外交资源的错置与浪费。

反中非挺台 误判更加危险

这两份跨国性民调,一份是美国大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所公布的《习近平时代全球舆论对中国态度的转变》,一份则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和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联合发布的《跨大西洋趋势2022》报告。

皮尤研究中心今年在19国进行调查,其中美国、日本、加拿大、德国、荷兰、瑞典、韩国、澳洲等国,都有超过7成民意对中国大陆反感,只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以色列3国的多数民意仍对中国大陆存有好感。美国和德国智库的研究是对跨大西洋地区的14个国家(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波兰、立陶宛、罗马尼亚、西班牙、葡萄牙、瑞典、英国和土耳其)进行调查,其中9个国家超过半数持负面观点。

但是我们若就这两份报告去形塑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并认为对中国大陆的反感会转化成对台湾的友好与实质支持,无疑是简化且危险的。首先,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反感,除了部分出于中国内政与外交的作为,部分跟近年来西方国家民粹主义兴起有关。在西方,种族主义与民族主义大行其道,心态逐渐转向排外与封闭。更由于冠病病毒的流行,在政客的操弄下,变质且扩大成对亚裔普遍的歧视与攻击。皮尤中心的报告有五分之一的亚裔美国人认为对亚裔的攻击与特朗普将冠病病毒污名化有关,台人亚裔面孔自然不能幸免。

第二,我们常说,民意如流水。民意的形成往往受到新闻事件或政治人物与媒体的影响。皮尤长期以来的调查,不喜欢中国的比例从未超过5成。2018年特朗普开始对中国大陆进行贸易战,民意出现巨大变化,不喜欢中国的比例开始超过5成,来到60%,喜欢中国的比例急速下降至26%。可见不能说政治菁英对于民意没有产生一定的影响,政治人物影响舆论来支持其行为与利益,举世皆然。而美国又掌握了全球的话语权,间接影响了特别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观感。而这两份报告都显示,年轻世代对中国的反感不如老一辈强烈,这是值得观察的趋势。

轻信了承诺 台湾成冤大头

第三,更重要的是,对中国大陆的反感未必会成为对台湾的实际支持。2017年韩国因为部署萨德导弹(THAAD)引发中国抵制报复,韩国反中情绪就持续升高,皮尤中心调查今年更高达80%。但是日前韩国总统尹锡悦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当他被问到“如果大陆进攻台湾,韩国是否会支持美国在台的防御工作”时,他说,“一旦大陆进攻台湾,朝鲜也极有可能发起挑衅。届时对于韩国而言,以强有力的韩美同盟基础应对朝鲜挑衅应该会成为最优先课题”,巧妙地回避了敏感话题。

尹锡悦深知台海问题不仅是两岸内战,而且是中美争霸的代理人战争,韩国应该避免被卷入才是上策。而美德智库的调查也显示,涉及到台湾问题,受访者明显表现谨慎的态度。在被问到如果中国大陆攻打台湾,自己的国家应该如何应对时,大多数受访者还是支持通过外交手段或者是制裁,支持向台湾输送武器或者是派遣军队的意愿很低。

西方所做的这些民调有广泛的参考价值,但外交政策主要取决于国家利益,而非民意,民意与外交政策之间的差距往往非常大。但ㄧ些政客喜欢利用民间反中排外的情绪,提高抗中的声调,博取民众的支持,甚至对台湾做出虚华无实的口头承诺,台湾不可轻信而当了冤大头。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