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贬值困境 台湾应借镜

字体大小:

来源:联合报

作者:吴芳铭

近期日元对美元汇率一度逼近146关口,创24年来新低,政府对汇市进行干预,以阻止日元续贬,这是自1998年由日本与美国协同“日元买入型干预”后首见同型干预。但不同的是,这次是日本单边干预。

在安倍经济学及日本单方干预下,预料仅能放缓贬值步调,难以让日元扭转弱势。尤其日本上世纪末成功捍卫日元贬值,是美日利差正向趋同的协同作战;这次单边干预只是“以时间换取空间”的缓兵之计,预计短期内美元对日元汇率,保持在140至145区间波动。若无外力应合,日元低迷价位还将蔓延。

其实,日元贬值主因,是日本银行始终坚持殖利率曲线控制政策,且在联准会照表操课加速货币紧缩的美元流动性收紧政策下,美日货币和利率政策背道而驰,日元贬值状态不易改变。要解除日元贬值警报的对策是,放松殖利率曲线控制政策,驱动日元汇率重新定价,或才能有缝隙让日元止贬促升的阳光洒进。

值得关注的是,日银仍决定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变,将短期利率维持在负0.1%水准,并持续购买长期国债,使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持续为市场提供宽松和近零利率日元,形成与“日元买入型干预”共存的矛盾现象。“日元买入型干预”会减少日元在市场中流动性,为缓解这副作用,日银必须消耗更多外汇储备来达成预期效果。

日本尚有1.33兆美元(约1.9兆新元)外汇存底,其中,作为美债的“第一大债主”,日本是否会抛售美债来筹集美元力阻日元续贬?目前在联准会逆回购协议安排下,美元回购池中已存放逾110亿美元,在这些储备耗尽后,或许才会卖出美债。

一旦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跳升至4.5%,美元兑日元可能达到155,超过金融危机前的146防线,日本恐将抛售美债因应。

面对“消失的30年”经济长期衰退困境,尤其安倍经济学兴起后,日银坚持宽松政策以刺激和复苏经济,以期待“需求拉动型”通膨。此目标不易,反而带来日元大幅贬值及加速“成本推升型通膨”的坏处。上个月日本通膨率窜升至31年高点,连续五个月高于2%目标。但这是“成本推动型通膨”,和追求的“成本推升型通膨”不同,这也是日本长期为何不肯升息及维持量化宽松的根本原因。为了避免日元再大幅贬值,或只能选择单边干预,先求短暂稳定汇率,刺激经济复苏。

日本目前和未来的通膨率均远低于其他国家,这是源于薪资涨幅有限,反映日本经济需要结构性改革,尤其就业流动性不足,使薪资无法有效拉升,为增加就业市场流动,也需要宽松货币政策支持。

借镜日元贬值凸显的经济困境,及强势美元对抗高通膨时代,台湾如何因应其引发的负作用,如贬值、刺激景气,及走出长期低薪,快速经济结构调整等,不步入日本后尘,远比此刻台湾大选的“斗嘴鼓”重要得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