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积电布局 看地缘政治风险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台积电曾几何时,一度从“护国神山”变成人见人怕的将崩悬崖,这因为身处在美中竞争的地缘战略风险之下,成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对经济的重要性而言,21世纪的半导体形同20世纪的石油,而整个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也只有全球四成原油市占率,台积电一家公司,却能吃下55%晶圆制造的市场大饼,先进制程占比更高达92%,美国政府认为,让一个外国企业独占这么大的市场,又在国外生产,有太高的地缘政治风险。

美中对抗升高,台湾海峡战争风险增加,美国战略上要达到两个目标,其一是减少对台湾芯片的依赖;其二是切断台湾对中国大陆的芯片供应。这两个目标都对台积电不利,而台积电认定在台湾生产最有效率,这也与美国想法相悖。

在美国与台湾政府的强大压力之下,台积电最后终于同意到美国亚利桑那州设厂,预计2024年竣工,同时启动日本熊本的新厂计划,并已要到德国去探勘新厂址。可是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却是反对到海外设厂的,他认为台积电的晶圆代工,是他独创的生产模式,其中需要很多配合的条件,包括周边IC设计、封装测试等业者,最重要的是台湾的人才素质;一旦分散到别的地方生产,必然增加生产成本。

台湾股市中,台积电是外资的宠儿,可是就是由于地缘政治风险,外资开始抛售,股价直直落, 10月7日美国发布十年来最重的对中国半导体禁令,台积电股价更多次跌破400元大关,与年初688元高峰相比,让股民情何以堪。

然而从国际投资大腕的角度,台积电的地缘政治风险,已经降低,今年股价跌幅近四成,正是捡便宜的好时机;今年第3季,股神巴菲特旗下波克夏海瑟威投资公司,首度买台积电就一口气购入6,010万股ADR股票,总价超过41亿美元,台积电成为波克夏第十大投资标的,也让波克夏持股比重近1.4%,成为台积电第五大股东。

同时跟进的,还有知名投资公司老虎全球管理(Tiger Global Management)、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和美国亿万富翁索罗斯的投资基金,都纷纷增持台积电ADR,台北股市的台积电股价,几天来也因此大涨10%。

如果国际投资人透露的讯息还不够的话,张忠谋在21日领袖代表返国记者会中的谈话,更显示地缘政治的忧虑的确已经大大减少。张忠谋透露,台积电在台湾仍然保有最先进的制程,以及最大的产量,他现在已不再反对到美国设厂,自己将参加亚利桑那厂的上机典礼,还提到除了5奈米晶圆厂,台积电还将在美国增建第二厂,切入3奈米制程。

不过台积电在台湾的先进制程还是领先美国,最先进的12吋晶圆制造厂,仍在台湾,其后台湾还将往1.4奈米和1奈米推进,而且即使不论美国厂第一期月产能2万片,未来配合3奈米完成推升至月产4万到5万片,都只占台积电整体先进制程产能的一小部分。

美国目前虽然以芯片法案,以及半导体禁令,要求盟国防堵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兴起,但是成功的机会并不大,不仅是因为中国大陆能够发展得出来,更是因为美国很难防止其他国家继续输出半导体技术给大陆,目前荷兰已经公开宣称会有自己的政策,不会完全遵照美国禁令。台积电的南京16及28奈米厂,目前已经获得美国商务部一年豁免许可,让台积电与大陆客户在这一年中,逐步调整适应,现在看起来冲击有限。

美中冲突是台积电最大的地缘政治风险,目前分散各国生产,虽然增加成本,但仍然在可控范围之内,现在风险还不能算是完全过去,但所幸已经逐步减少中,对台湾与台积电都是好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