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可以,台湾没有理由不行

字体大小:

来源:《工商时报》

《工商时报》社论

今年2月,俄乌突如其来爆发战争迄今未熄,冲击全球粮食及能源供应所延伸的通膨危机,加上冠病变种病毒持续蔓延,让各国经济正迎接最严酷的寒流。在这些不利因素影响下,最近国际货币基金(IMF)、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等国际经济机构无不大幅下修美国、中国大陆、欧盟及日本等国家今明两年经济成长。

台湾经济难以幸免,遭到此波寒流冲击,不但出口金额受挫,而且外销订单呈现前所未有衰退,使得中研院、中经院等经济机构更是先后调降今年成长预测,甚至对未来的展望颇为悲观。尤其近年以来台湾经济依赖于被称誉为“护国神山”的半导体产业荣景,在各国采取补贴本土厂商政策竞争下,势必对台湾半导体产业之优势造成威胁。

诚如彭博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在全球晶片供应短缺时,台湾经济对微小电子元件的依赖反而不断加深,导致经济成长日益与电子零组配件产业的景气,呈现密切连结,已逐渐显示初期的“荷兰病(Dutch Disease)”现象,使得台湾经济未来是否可能产生荷兰病风险,已成为最近社会各界讨论之焦点。

尽管稍早之前,中央银行以台湾传统产业与科技产业出口年增率,与全球市场进口年增率之动向同步,而且传统产业附加价值率不断上升,并未造成竞争力下滑;近年台湾传统产业较科技产业之薪资涨幅为低,反映其劳动需求减少,与荷兰薪资上涨之病症不同;台湾各项产业出口表现,受全球需求变化影响,并非受到汇率走势影响等数据为理由,说明台湾经济与1960年代荷兰经济之状况完全不同,并未呈现荷兰病现象。

其实,许多学者专家曾经指出,台湾经济过度倾斜依赖于“单一”或少数项目的产业结构型态,极易因全球环境急剧变化而陷入荷兰病危机,建议借镜新加坡、韩国,或是以色列、德国等国家发展模式,作为经济转型典范。然而,新加坡采取量身打造“图利”特定产业模式,韩国以“跨业财团”为经济主轴,以色列培育“高阶中小企业创新”吸引顶尖科技公司设置研发中心模式,德国以“完善技职体系”构筑坚强制造为经济主轴,恐将难以让台湾产业在喜欢追求短期利益的氛围下复制成功。

虽先进国家典范并不完全适用台湾,但我们已经来到历史交叉路口,面对未来经济展望持续低迷、实质薪资所得陷入停滞,许多被引以为傲的产业不断遭到新兴国家迎头赶上,经济前途呈现茫然之下,台湾需要一个幅员规模接近、产业结构类似国家作为经济转型典范。在此同时,与其担忧经济可能陷入荷兰病,不如借镜荷兰于面对经济病症时,如何利用位置于欧陆前缘的优势条件,从事制造兼具服务、农牧加入科技元素高值升级,配合欧陆第一大的鹿特丹港口及第四大之阿姆斯特丹机场利基,让经济摆脱荷兰病成功转型之发展经验。

事实上,荷兰制造业仅占其GDP的两成,却又以环境永续、城市治理为前提,同时以追求技术升级、设计创新为目标,开拓更具有竞争利基的产业,例如培育飞利浦(Philips)电子、艾司摩尔(ASML Holding N.V.)半导体设备、联合利华(Unilever)消费品、安科智诺贝尔(Akzo Nobel)化学等全球著名跨国企业。比较台湾,虽已培育全球领先地位的晶片制造相关产业,却同时因资源独占而牺牲其他产业资源合理配置。

至于在农牧业方面,虽荷兰幅员狭小,但透过资本及技术密集打造花卉、酪农产品输出,成为全球第二农业出口大国。反观台湾,除了已享誉国际的兰花,包括品质极优秀的水果、稻米、蔬菜等更是非常可观,如果能够加入科技元素,没有理由不能成为促进经济成长支柱之一,而是长期以来在农牧发展政策上缺乏前瞻思维,导致沦为需透过补贴始能生存地步。

由于台湾属于小型开放经济体系,市场难以达到经济规模,而荷兰的产业发展背景类似,又能利用位于欧陆前缘的优势条件,积极发展物流、运筹、石化、电子、绿能、农业输出闻名世界。在全球中是适合台湾学习的典范,因此荷兰可以,台湾没有理由不行!尤其我们长期累积建立许多颇具有国际竞争条件的产业,加上位置于亚洲大陆前缘的枢纽,只要我们有决心推动,未来一定可以让各类产业平衡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