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出卖台湾的国安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中时新闻网

作者:尹启铭

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证实该公司在美国设厂的第二期计划将切入3奈米制程,第一阶段是当前台积电已达量产的最先进5奈米制程。

美国的计谋是先押着台积电去设5奈米厂,接着得寸进尺,要求进入3奈米制程,然后第三阶段决战2奈米,取台积电而代之。过往张忠谋始终在抱怨美国的生产成本太高,那么,台积电为何还要去投资设厂?

美国将先进半导体视为经济与国安攸关的策略性项目,难道台湾就不是?有人说,台积电第一期厂5奈米制程是为了配合赛灵思公司等包括战斗机军用晶片的需要,但是军用晶片的数量对5奈米厂的产能只是戋戋之数,能养活这庞大的投资吗?为了养活这重大投资案,分掉的不就是台湾的产能、削弱台湾的竞争力?

为了防堵大陆半导体的进一步发展,美国对大陆公布新的出口管制,将所谓的先进制程定义为16/14奈米以下,5奈米、3奈米不就是领先好几代的最尖端制程,为何还有官员在为台积电美国第二阶段3奈米制程擦脂抹粉,宣称届时台湾台积电已进入2奈米制程?技术的推进谁敢保证?为了国安,美国压迫台积电前往设厂,台积电无法抗拒;相对地,台湾把最重要的国安支柱移往美国,甚至带走台湾的供应链,请问:是谁在出卖台湾的国安?

对大陆全面管制出口必须其他国家配合,美国鸭霸地采用“外国直接产品规则”(FDPR)拖盟友下海,包括外国企业,凡是使用到美国的技术、软体、设备等生产的晶片、设备等均不准出口到大陆。比照FDPR的设计,美国的军用装备使用了台湾生产技术的晶片,台湾难道不能要求美国销售该等战机、飞弹给台方?台湾真的软弱到手中握有谈判筹码,却只会卑躬屈膝?12月6日台积电美国厂设备进厂典礼,台湾受邀参加的政府官员现场还能挤得出璀璨笑容吗?

日本为了推进先进晶片制造,经产省于11月宣布由丰田汽车、索尼集团、电装公司、铠侠、NEC等8家企业共同成立名为“Rapidus”新公司,以“Beyond 2 Nano”次世代运算逻辑半导体制造技术为目标,计划2027年完成建厂生产、2030年前后投入代工领域。显示未来2奈米竞争将是比现今3奈米更激烈的局面,但我们的政府呢?

日前台湾行政院会通过被称为“台版晶片法案”的《产业创新条例》修正草案,行政院会后的新闻稿充分暴露出相关官员的无知和信口开河。依该条例修正草案规定,符合严苛条件的极少数企业其研发费用可以享受25%、设备5%的所得税抵减,其他企业抵减率则只有15%和5%,号称是史上最高研发及设备投资抵减,却不知2002年1月实施的《促进产业升级条例》规定研究发展及人才培训支出可抵减35%、设备抵减5~20%,才是历史最高,且无附加严苛条件的限制。

最可笑的是,把《产创条例》修正草案当成“台版晶片法案”的人,根本不懂美国《晶片法案》的内容。除了税方面的奖励,美国《晶片法案》最大的一笔钱是用于补助先进晶片厂投资,此外,还包括对研发和人才培训的支持。在研究发展补助方面,最主要的是要成立国家半导体技术中心(NSTC)和国家先进封装制造计划(NAPMP)两个机构,强化美国的研发生态体系,目标就是要取台湾半导体而代之。

而台湾呢?台湾的研究机构在哪里?台湾最重要的产业技术研究机构工业技术研究院早就被政府晾在一边了。在半导体技术推进到摩尔定律的接近极限,技术创新的突破迫切需要跨领域技术的整合,突破美国的锁喉是国安的关键,拥有跨领域的技术和人才的工研院必须要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如果政府只会欢送“护国神山”外移美国,什么事都不会、也不做,这与出卖国安有何差别?

(作者为台湾前经建会主委、前经济部长)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