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政治混乱,病根在华盛顿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罗思义

几个世纪以来,英国以无情但稳定而有效的政策为人们所熟知。“背信弃义的英国”这个国际绰号就表明了它的无情,但它曾经建立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帝国。

这与今年困扰英国政坛的混乱局面形成鲜明对比,伦敦几乎沦为国际笑柄。这一年里,英国换了三任首相。第一位是约翰逊,他违反了自己颁布的疫情期间的防疫措施,在遭受警方调查后被赶下台。第二位是特拉斯,只任职了44天,这是英国历史上最短的首相任期。第三位是苏纳克,尽管就任的几周前仍被执政的保守党大多数成员不认可,但他还是就职了。

雪上加霜的是,英国在4个月内换了4位财政大臣。其中,克沃滕仅上任38天,他是英国历史上任期最短的财政大臣(在任上去世的另一位财相除外)。在此期间,克沃滕提出一个灾难性的预算,造成全国性的财政危机,并导致特拉斯首相任期的结束。

在这场混乱之后,执政的保守党在民意调查中落后反对党工党超过30%。在苏纳克执政后的第一次补选中,执政党遭遇自1832年以来最糟糕的选举结果。

从无情的政治效率下降到这场混乱闹剧,一个解释是,英国已经成为美国政策带给欧洲混乱的最新案例。这非常符合逻辑,因为英国历来是美国在欧洲最忠诚的盟友。

不言而喻,欧洲目前的混乱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率是20年来最高的,经济增长是二战以来最慢的,一场大的冲突正在欧洲大陆的乌克兰进行着。无论政治立场如何,不少欧洲国家政府都很不受本国一些民众的欢迎,这反映了他们的不满。除了已经分析过的英国,在瑞典和意大利,极右翼取得重大选举胜利,取代了中左翼政府。在法国,总统所在政党联盟未能获得执政所必需的议会绝对多数席位,而极右翼政党在议会选举中成功扩大了实力。

这种席卷整个欧洲的混乱直接归因于美国在欧洲的政策,其中许多政策是华盛顿对华冷战思维所致。英国的情况尤其严重,因为它遵循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在经济上非理性地退出欧盟,以寻求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此前美国在欧洲的政策虽然具有破坏性,但不足以破坏局势的总体稳定。例如,美国阻止华为参与欧洲电信网络的举动在英国取得效果,这意味着英国将为其5G建设支付超额费用。这具有破坏性,但没有大到足以破坏英国的稳定。然而,美国的政策现在已经变得足以破坏欧洲的稳定。首先是执意要将乌克兰纳入北约。美国明白,这是对俄罗斯的“直接军事威胁”,也是导致乌克兰冲突的真正原因之一。美国推行这一政策是为了削弱俄罗斯和德国,迫使德国购买昂贵的美国天然气,而不是廉价的俄罗斯天然气。美国也试图恐吓俄罗斯与中国断绝良好关系。但相反,俄罗斯抵制了这些对其重要国家利益的攻击。美国的这些做法导致了1945年以来最大的欧洲冲突。

第二,破坏欧洲稳定的通货膨胀是美国而不是乌克兰造成的。美国的通胀率从2020年5月的0.1%飙升至乌克兰冲突爆发前、2022年1月的7.5%。欧洲通胀率的高涨只是紧随美国之后,延迟了3个月而已。

美国的高通胀是为跟上中国的经济增长而采取了过度刺激措施,但未能成功。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在一年内增长27.0%,而政府经常支出超过经常收入的部分飙升至GDP的26.0%。这创造了巨大的需求侧刺激: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2年第三季度,美国消费增长3.436亿美元。但在供应方面,美国同期净固定投资下降520亿美元。大规模的需求激增,供应却没有增加,这就造成美国40年来最大的通胀率。这不可避免地蔓延到了欧洲。

由于英国政府拒绝表现出独立于美国的政策——在乌克兰问题上,它是美国最大的支持者——英国经济和英国人民都遭受到来自美国高通胀的沉重冲击。英国人的预期寿命已经在下降,官方预测未来两年民众的平均收入也将下降7%。政治混乱让英国失去了曾经称霸世界的能力。因此,英国成为当前美国政策在欧洲制造混乱的第一个“受害者”。除非欧洲各国政府表现出之于美国的某种独立性,否则英国将远非最后一个。(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