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姓修还是姓金?

字体大小:

来源:风传媒

作者:公孙策

中国特使李辉访问五国结束,俄罗斯外长表达正面态度,欧洲乐观其成但态度保留,美国媒体则提出多种质疑。另一方面,美国从拜登到阁员都释出希望跟北京低荡(Détente,缓和紧张关系)的讯息。

两件事情连起来看,当前的世界可以暂时免于两大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伯格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谈得多了,不赘述,这里简单说明“金德伯格陷阱”:美国经济史学家金德伯格提出“霸权稳定论”,认为国际体系的稳定必须仰赖霸权来制订并执行体系的规则。他曾经担任二战后马歇尔计划的顾问,这个理论当时无疑是美国霸权主导世界的重要理论基础,但在苏联垮台美国独霸之后,这个理论就一边凉快了。直到近些年中国崛起,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蔚为显学,另一位哈佛大学教授奈伊对当时总统特朗普提出,应该警惕两大陷阱,除了修昔底德陷阱之外,另一个就是金德伯格陷阱。

奈伊的文章对金德伯格陷阱的定义是:如果没有大国愿意且有能力承担领导责任,将导致国际体系的失序困境。他的重点在于,美国不但要注意中国争夺盟主,还要注意中国不愿承担大国责任。今天来看的话,后者显然无须担心了,因为中国实际做出了调停俄乌的动作,甚至包括之前它居间促成沙乌地与伊朗的和解,二者都是美国力有未逮(或不乐见其成)的工作。

春秋时,周襄王遭遇王子带(庶弟勾结狄人)之乱,王城陷落逃到郑国。秦穆公动员大军开往雒邑勤王,想要效法齐桓公尊王而成为诸侯盟主。孰料,大军开到黄河边,看见对岸旌旗招展,晋文公率领军队挡住秦军去路,说:“姊夫(秦穆公娶晋文公的姊姊)不必辛苦了,这件事我来就好。”秦穆公无奈撤军,晋文公接着讨平王子带之乱,迎回周襄王,终于建立霸业,而秦穆公只能称霸西方,未能成为中原霸主。

重点在于,晋文公在未即位之前,流亡国外19年,最后是秦穆公派兵护送小舅子回到晋国即位为君。当他被晋文公挡住去路时,心情大概跟现在的美国近似——美国当年帮助中国加入WTO,才造就了今天的中国。

时空当然大不同,而处境的不同更在于,美国现在是世界独霸,看着中国崛起,却一点也不想跟它平起平坐。问题是诸侯愈来愈不受节制,原因则在于美国这些年霸凌盟友劣迹斑斑,以欧洲而言,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他们倍感威胁,不能不忍受美国趁火打劫(例如北溪气管被炸),可是阿拉伯世界却在此时表态不甩美国,重叠性甚高的伊斯兰国家更已成为反美浓度最高的世界——欧亚大陆桥的霸权真空,给予中国经营一带一路很大的空间。

简单说,美国此刻不会蹈入修昔底德陷阱,因为跟中国打不起(盟友很可能不出兵而作壁上观),而中国不会主动挑起太平洋上的战争,只会守住第一岛链,然后经略欧亚大陆桥——景况有一点像前述故事中的晋军西面阻挡秦军于黄河边,然后东向勤王。

至于金德伯格陷阱,由于美国本身泥菩萨过江(包括国债违约危机与基础建设落后),而中国“勇于承担”济弱扶倾责任(西方媒体的诠释是债务陷阱),所以不存在蹈入陷阱的风险。

也就是说,美国此刻不能“姓修”,也无从担忧“姓金”——就怕一旦回神过来,只剩下西方地盘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