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浩临刑遗言:让弟妹多读书

记者昨天下午获悉,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被告林森浩已被依法执行死刑。昨天上午,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与儿子进行了最后的会面。林尊耀直到此刻,依然在追问林森浩投毒的细节。

从12月8日最高法通过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通知林森浩父亲来与其见面,至林森浩最终被执行死刑,仅过了不到四天,而这个案件从案发至最终尘埃落定,经历了近三年。

临刑前遗言:

“让弟妹多读书,不会差”

据了解,在临刑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会面。11日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林森浩执行死刑。

据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介绍,在看守所的岁月里,林森浩看了不少文学类书籍,如经典名著托尔斯泰的《复活》。林森浩曾表示:“希望自己平静下来,让灵魂找到比短暂的生命更长久的东西来寄托。”在给父亲的信件中,林森浩推荐家人看《心理控制术》,并希望家人多读书。他写道:“请将我写予你们的书信给我的兄弟姐妹们看看,告诫他们要多读书,开卷有益。请将我银行卡中剩余的钱用于购买一些书籍,置于家中,供兄弟姐妹及他们的后代阅读。从小养成一个阅读的习惯并终身坚持,不会差的。”

记者曾与此案双方父母都有过深入接触,被害人黄洋是家中独子,而被告林森浩家中有兄妹数人,但他是家中学历最高的孩子,一直被当作弟妹的榜样。林父林尊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最初根本不相信孩子会杀人,所以“耽误了许多本该做的事情”,但他至今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从一审开始,林尊耀为儿子的案情多地奔走,即便在12月8日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后,林尊耀也没有第一时间赶往上海,而是飞往了北京,希望做最后的努力。

最后的会面: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记者了解到,12月9日晚,律师唐志坚和林森浩的叔叔分别从上海和北京飞抵成都,连夜驱车前往黄洋的老家四川自贡,试图与黄洋的家人进行沟通,做最后的努力。唐志坚事后回忆,这次会面并不顺利,林森浩的叔叔为了不留下遗憾,10日先行返回上海,等待11日与林森浩的会面。而唐志坚则留守自贡,等待和黄洋父亲沟通。

昨天清晨,林尊耀在家人和律师的陪同下,进入法院与林森浩会面。据悉,林尊耀直到此刻依然在追问林森浩投毒的细节,会面一度被中断。林森浩反复表示“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根据上海当地媒体的报道,林尊耀在会面后回忆说,会见时因为他和儿子用潮汕话交流,被法官告知不能用方言会见。结束会见后,有法官告诉林家人,这几天都不要离开上海,更进一步的情况等法院方面的通知。在法院,林父向法院索要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但法官没有给他,也没有谈到执行的事情。

这是除庭审外,林森浩在案发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面对面见到家人。而自从林出事后,林森浩的母亲一直卧病在床,家人表示,林家一直对其隐瞒最终宣判的结果,怕林母无法承受。

法官释林森浩被判死刑理由

记者: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被告人林森浩死刑的主要理由是什么?

法官:本案中,被告人林森浩作为一名医学专业的研究生,本应利用专业知识服务社会,且尊重生命、关爱生命更应是其天职,但林森浩仅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不满,为泄愤,即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蓄意向饮水机内投放剧毒化学品,故意杀死无辜的被害人,漠视他人生命。林森浩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属罪刑极其严重,论罪应当依法判处死刑。

记者:本案复核过程中,辩护律师曾经提出了一些辩护意见。对于这些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是如何审查及判断的?

法官:辩护律师提出,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开始对黄洋尿样未检出二甲基亚硝胺,而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却在从司鉴所调取的黄洋尿样中检出二甲基亚硝胺,两家鉴定机构对黄洋尿样的检验结果相互矛盾。

最高法审查认为,物鉴中心从黄洋尿样中检出二甲基亚硝胺,与林森浩在饮水机投放二甲基亚硝胺,后黄洋从该饮水机接水饮用后中毒死亡的事实能相互印证,且司鉴所相关鉴定人员在侦查阶段的证言已对前后两次检验结果的差异作出了合理解释。该证言经一审当庭质证,一、二审法院均予采信,故对辩护律师的该项辩护意见依法不予采纳。 (新华社)

最高法还原事实真相

昨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本案的主审法官就公众关心的问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

法官: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被告人林森浩与被害人黄洋分别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同住一间宿舍。林森浩因日常琐事对黄洋不满,决意采用投放毒物的方式加害黄洋。

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设法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此前存放于此处的、内装有剩余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趁宿舍无人之机,将试剂瓶和注射器内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投入该室饮水机内。

4月1日9时许,黄洋从饮水机接水饮用后出现呕吐等症状,当日中午到中山医院就诊。此后数日,黄洋多次到医院就诊,且病情趋重,转至重症监护室救治。4月12日零时许,公安机关确定林森浩有作案嫌疑并对其传唤后,林森浩才如实供述了其向饮水机投放二甲基亚硝胺的事实。

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黄洋系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林森浩:核准死刑对我是种偿债

记者:“假如说判你死刑,你能接受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一个偿债。我希望黄洋父母明天就能够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活下去。”“我觉得社会现在应该也是要把舆论往这方面去引,不要再纠结在一个愚蠢人的一件愚蠢的事,一件可恶的事,再怎么骂我,在那里骂,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我觉得社会舆论呢,帮助黄洋父母积极地活下去,积极生活每一天这是最关键的。”

来源:法制晚报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