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非妈妈细数孩子跨境上学辛酸 愿弃港籍返内地读书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网引述《南方都市报》报道,有内地孕妇千方百计来港产子,但内地传媒找来多名早年来港产子的“双非”母亲诉说感受,称“去香港生孩子,说实话我现在很后悔”;更有人指若孩子能回深圳公立学校接受义务教育,“放弃香港身分也是愿意的”。

香港终审法院2001年处理“庄丰源案”,确认中国公民在香港出生均可享有居港权,自此10年间超过20万“双非”婴儿在港出生,一度激化中港矛盾,至2012年推动“零双非”政策,情况才得以纾缓。

算算日子,2012年最后一批出生的“双非”儿童,已到了适学年龄。《南方都市报》追访了多名“双非”母亲,细诉上学艰辛。

指有跨境小孩遭水货客利用

家住布吉的刘女士,女儿就读元朗幼儿园下午班,女儿每天早上10时出门,才刚好准时下午1时到校上第一堂课,一程已花约3小时,来回计更需逾5小时。为了送女儿到关口坐跨境保姆车,她辞了工作,“中午12点才能空下来,下午3点又要出发来关口接,没有公司会让你只工作3个小时”。

刘女士亦提到,有时会有意外发生,“上个星期我女儿学校的校车在路上跟人撞了,老师打电话来差点没把我吓死。之前也有朋友家的小孩书包里被人塞东西,被水(货)客利用”。

家住西丽的萧女士,花费4万多港元来港产下儿子,为保儿子安全,她坚持亲自跨境接送儿子到学校,一程已需数小时,如果碰上内地节日但香港不放假的日子,排队过关更是一大烦恼,“排队过关一度崩溃到想哭。夏天在关口等公交车被暴晒,好几次孩子也受不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扛过来的”。

除了上学问题,教育制度不同亦带来困扰。萧女士称,来港上学的儿子用繁体中文和英文,姐姐帮不到手,而且家里不说粤语,沟通能力与香港本地生有差距。她又说,儿子因赶跨境校车回深圳,参加不了兴趣班,久而久之在香港难以融入。

来港上学辛苦,但想返回深圳公立学校上学,并非易事,事关香港“零双非”政策推出后,深圳公立学校开始拒收港澳籍外籍学生。“双非”母亲刘女士直言,“早知道这样,我说什麽都不会去香港生(孩子)的”。

报道亦称,不少“双非”家长私下透露,希望内地建立“返回机制”,让孩子能返回内地上学,更称“如果孩子能回深圳公立学校接受义务教育,放弃香港身分也是愿意的”。

深圳教育局指研究“双非”入学问题

针对这问题,深圳政协委员陈昳茹早前于深圳“两会”上,提交了将港澳籍学童纳入公办学校教育议案。她表示,“双非”儿童一方面不能融于香港、澳门,又难恢复内地身分,得不到三地社会身分认同,担心长此下去带来更多社会问题。

深圳教育局则称,正研究“双非”儿童入学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