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关注中国“文胸镇”困境:成本攀升 转型困难

字体大小:

外媒称,在广东谷饶和内衣工厂云集的汕头周边,人们都忧心忡忡。专门生产内衣和游泳衣的鹏盛内衣厂表示,成本上升了,但顾客却不愿意多掏钱。去年,谷饶有不少工厂主选择跑路,留下了一屁股债,也不给工人开工资。附近的陈店镇也有数家内衣工厂关门大吉。

据英国《经济学人》网站4月16日报道,中国广东谷饶,洪基内衣厂里,每个工人身旁的胸罩都堆成了小山。车间里回荡着缝纫机噼里啪啦的响声,工人们不断重复着简单的动作,然后将衣服交给下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这里生产的2.2万件厚垫胸罩都会被运送至全国各地的商店中。在这个当地政府官员口中的“内衣镇”里,有数千家同类工厂。谷饶一年生产3.5亿件胸罩,4.3亿件背心裤衩,产品销往全国各地以及海外。在谷饶的工业产出中,内衣占到了80%。

报道称,在谷饶,到处都是穿着各式内衣的大胸女子——多是外国模特——搔首弄姿的内衣广告展板。

过去30年来,中国经济经历了快速增长。像谷饶和陈店这种依靠单一工业发家的城镇如雨后春笋般遍布中国东部沿海地区。香港和台湾的投资,加之中国内地源源不断的民工潮,这些城镇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出口业的繁荣。如今,此类城镇超过了500个,它们所生产的东西五花八门,纽扣、领带、塑料鞋、汽车轮胎、玩具、圣诞礼物和马桶,无所不有。

谷饶等诸多内衣制造枢纽让中国一举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内衣制造国。弗罗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生产了29亿件文胸,占全球文胸总产量的60%。在很多工业领域,类似工厂云集同一个地方,不仅催生了大量优秀的供应商,也造就了很多具有相关技能的专业工人。如今,全球63%的鞋子、70%的眼镜和90%节能灯泡的均来自中国小镇。

所有这些经济增长都有环境代价。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2010年报告称,谷饶的匹染工厂对水源造成了严重污染,当地的水已经不适合饮用了。不过,谷饶的文胸制造商对外国竞争者的担忧要远远超过对外国环保斗士的担忧。

报道称,中国制造的商品之所以能够在全球市场占据大量市场份额,要归功于其价格的低廉。自2001年开始,中国工人的薪水每年都会上升12%。相比之下,泰国和越南的人工成本价格低廉而且税收更低。如今,维多利亚的秘密和娜圣莎这样的全球知名品牌很多都在泰国和越南开设工厂。中国最大的内衣公司维珍妮国际今年也将在越南开设两家工厂。这是该公司首次在国外建厂。公司计划在2018年前再开两家境外工厂。此外,柬埔寨和缅甸也加入到了胸罩生产大军中来。日本内衣品牌华歌尔2013年在上述两国分别开设了工厂,去年又在缅甸增开了一家工厂。

不过尽管如此,谷饶仍有优势,例如完善的供应链。那里有许多专门生产内衣配件的工厂、专门匹染布料和蕾丝的工厂,还有专门生产聚拢功能文胸衬垫的工厂。这里还生产各式各样的内裤用松紧带。同时,谷饶的商标管理也相当松散。很多松紧带的商标故意拼错字母,比如Calven Klain或是Oalvin Klein,以山寨著名品牌CK。

谷饶的官员坚称,这座城镇能够通过技术升级和使用机器替代人力来克服困难。不过如今,通过吸引资金和技术令谷饶完成转型或许要比1982年在谷饶开设第一家文胸工厂还要难。在当时,开私人买卖是会招致非议的,因而开设文胸工厂算是个相当大胆的举措了。

即便是中国最大的内衣制造商也会头疼一个问题,即要获得顾客的长期专一,是很难的事情。这也使得他们不愿在研发和技术上花费资金。谷饶的一些工厂正在尝试技术升级,例如用激光裁剪制造无缝内衣,或是使用更新、更舒服的材料来制造文胸钢圈。不过,这里的大多数工厂仍保持着低技术含量和劳动密集型的运营模式。

报道称,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像谷饶这种充斥着大量私营企业的中国城镇,适应能力或许要比中国的钢铁和煤炭城市强。未来数年,这些钢铁和煤炭城市计划将裁员180万人。2013年,在谷饶的16.1万人口中,外来务工人员占了将近一半。这些外地务工人员很多都是低技能工人,经常换工作,在一个工厂缝制文胸的某一部位,到下一个工厂还是缝制同一个部位。他们中的很多人中学都没有念完,而且也没有接受过服务业方面的培训,而中国政府一直希望服务业能够取代制造业的地位。不过幸运的是,大多数外来务工人员在老家都有房子有地,即便丢了工作,也能回农村务农。

报道称,对于一些依靠某样商品发家的城镇来说,辉煌过后,除了人去楼空的工厂和受到污染的土地,所剩无几。谷饶和其他类似的城镇在曾经贫瘠的土地上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如果想要将繁荣延续到未来,他们还需要将眼界放宽,把目光对准消费品以外的东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