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假第一人"起底医骗伎俩 莆田系包装假医生敛财

字体大小:

作为“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18年前就开始对莆田系医疗机构进行调查,当年在为客户调查一宗假药案时,他顺藤摸瓜发现了莆田系的隐匿帝国及医疗诈骗等问题。王海接受专访时起底莆田系利用信息不对称欺骗患者的伎俩,认为魏则西的悲剧只是莆田系医院惯用伎俩不断得逞的冰山一角。他说,莆田系医院惯于虚假宣传包装假医生,向患者夸大仆虚构病情敛财。王海指出,莆田系的野蛮生长得益于过于轻微的行政处罚、难以落实的刑事责任追究以及卫生部门的监管缺失,也是内地相关部门制度建设以企业利益为重而非以消费者利益优先的必然结果。

王海说,最先关注到莆田系是在1998年对一种名叫“淋必治”的假药进行调查,打假到后期,药店里已不敢卖这种药。王海团队的调查员随即来到一家民营医院开药,医生却“诊断”出该调查员患了淋病。然而该调查员去正规公立医院复查,并没有问题。

魏则西悲剧仅冰山一角

类似以虚构病情进行医疗欺诈的案例,王海团队陆续还在北京、武汉、长沙等地的20多家医疗机构找到证据。而这些游医机构基本上都是来自福建莆田市。1998年,王海将他的调查情况向卫生药监部门进行实名举报,并将此事曝光于媒体。这是莆田系医院首次以负面形象走进公众视野。

“由于医学有很强的专业性,患者对疾病、对治疗方案仆者药品并不了解,莆田系就是利用了这种信息不对称进行欺诈。”王海说,他们往往会忽悠患者,称自己的治疗方案是祖传秘方仆者国际最先进技术,通过制造权威、虚假宣传包装假医生、假专家,夸大仆者虚构病情,拿假的X光片告诉患者有肿瘤,必须手术治疗等。王海认为,此次魏则西的悲剧,依然是莆田系医院惯用伎俩不断得逞的冰山一角。

违法成本过低助长扩张

王海告诉记者,1998年,他就有关调查向卫生药监部门进行实名举报后,卫生部随即发文,取缔各地游医机构,并要求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投资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营利性的“科室”。

然而,随着内地对民营医疗的政策逐渐放开,莆田系改头换面,卷土重来,通过出资新建仆者并购等形式大规模登陆内地医院。分析其原因,王海认为,首先内地公立医院制度本身就存在缺陷,很多公立医院的诊费根本无法支撑医院的正常运转,这就给莆田系留下可以钻的空子。其次,法律对虚假宣传的惩处力度不够,并不会以诈骗罪仆者非法行医罪论处,这使违法成本过低;同时,执法也不严,明令禁止的承包科室可以通过“设备投资、技术合作、管理顾问”等文字包装绕过监管,堂而皇之存在。

此外,王海强调,内地相关部门在制度建设中往往以企业导向,即立法、行政和司法往往以企业利益为重而非以消费者利益优先,这助长了寻租(获得垄断地位从而得到利润所从事的非生产性寻利活动)空间和腐败温床。“这种制度缺陷与监管缺失助长了莆田系野蛮扩张,消除了他们的负罪感。据我了解,他们甚至认为这不是犯罪,而是一项事业。”

来源:大公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