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干了《欢乐颂》这碗鸡汤!

字体大小:

作者:陈航英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欢乐颂》这部已经刷屏的电视剧,无疑是对当代都市青年工作、生活状况的绝佳呈现。从这个意义上讲,《欢乐颂》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部活脱脱的现代“样板戏”。正如有人评论到,对于城市工薪阶层来说,他/她们虽然观看的是一幕戏剧,但又带有一丝亲切,仿佛就是发生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故事。所以,对于当前绝大部分都市青年来说,剧中的五个角色“总有一个适合你”。艺术创作就是如此,既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并且试图让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升腾出一种“共情”。《欢乐颂》也不例外。

不可否认的阶层差异

无论承认与否,《欢乐颂》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其对当下社会阶层之间存在的差异的坦然。这个差异不仅存在于财富之间,也存在于文化修养之中。

无疑,海归高管安迪是五位角色中最为成功的一位,年纪轻轻就鏖战华尔街,并被高薪聘请回国出任公司CFO,成为了精英阶层的一员。不仅如此,安迪还才华横溢,对于莎士比亚也是信手拈来。处在这一阶层的还有“赵医生”、“奇点”和“老谭”。他/她们看的是诗经、王小波和东野圭吾,听的是室内音乐会和德沃夏克,品的是私人会所的有机蔬菜,穿的是低调、奢华、有品位的阿玛尼,住的是别墅或者布置得当的公寓。他/她们是令人羡慕的经济、文化精英阶层。

而曲筱绡代表的则是先天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虽然出生使得他/她们成为了精英阶层的一员,但出生并没有传承给其文化资本。曲筱绡游手好闲的同父异母哥哥曲连杰、家族企业继承人包奕凡等都是这一群体中的。他/她不知道“麦克白夫人”和王小波,他/她出入的是各种夜场酒吧,穿的是那么的金光灿灿和珠光宝气,过着觥筹交错、灯红酒绿的生活,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富有。所以,当曲筱绡不知道“麦克白夫人”是谁的时候,直接就被“赵医生”给鄙视了。这是经济文化精英对这些经济精英的鄙视。

另外一个阶层就是合租在2202室的三位姑娘。就年龄而言,樊胜美代表的是“80后”。樊胜美大学毕业后成功留在大城市,经过打拼成为了外企资深HR,有着较高的薪水。如果没有原生家庭的负担,樊胜美或许早就已经做上“房奴”了。正因如此,所以樊胜美虽然工作这么多年,但仍旧没有存款,住的也是合租房中最便宜的房间。无疑,樊胜美是合租房三位女性中为改变自身阶层位置拼搏时间最长的一位,但这一经历也使得她深知“找得好,不如嫁得好”的道理,所以她各种的打扮自己、混迹于有钱人的场所,希望钓个金龟婿。

而关雎尔和邱莹莹则是刚入职场不久的“90后”。显然两人都是来自于小城市的普通家庭,但不同于樊胜美,她们两个没有养家的负担,还不时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接济。和今天绝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一样,尽管两人仍有回到中小城市的可能性,但她们都没有选择回去,而是选择在大城市拼搏:关雎尔是自己不想回,而邱莹莹是父亲不让回。所以,她们首要的目的就是先在大城市找到一份工作,并且希冀以此在大城市立足下去。但如果没有重大的发展机遇的话,“80后”的樊胜美应该就是几年后的她们。

虽然其内部也会因为文化资本而存在些许差异,但无疑安迪和曲筱绡共同代表的是当今社会中极少数的那部分精英阶层。相比于她们,合租房中的三位姑娘代表的才是都市中的绝大部分的工薪阶层。虽然阶层内部也会有所差异,但相比于阶层之间的差异,前者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樊胜美对安迪说的那句话——“你和我们不一样,你买套房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毫不遮掩地道出了两个阶层之间的差别。

中产价值的呈现和崇尚

都市题材的影视作品,一个重要的内核就是对中产阶层价值的呈现和崇尚。显然,《欢乐颂》也没有摆脱这一套路。“欢乐颂”小区应该是一个中产阶层住宅区。那么当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物被安排到22层之中的时候,其背后的中产阶级价值指向已然是非常明显了。各类评论文章也已经新鲜出炉,但对于《欢乐颂》背后所要呈现的中国中产阶级的价值则是褒贬不一。

有歌颂赞美的,认为《欢乐颂》是用“立体的新套路”细致入微地刻画和描绘出了当下中国中产阶级真实的工作、生活状况:对安迪洒脱、干练毫不吝啬的褒美之词;对樊胜美虚伪、世俗的大加讽刺之词;对各个角色背后的羡慕、纠葛、焦虑之情,人性的矛盾之处的真实展现。所以对于这样一部作品,有人认为它堪于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相提并论,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欢乐与偏见颂》”。显然,这背后是对《欢乐颂》这部呈现中国中产阶级自身价值的较为优秀作品的、一种民族主义式的骄傲之情。

也有批评贬损的。比如,署名“之琪”的《一部,一场中产阶级的自我意淫》一文,认为《欢乐颂》“无疑是一部被中产价值主导的电视剧,在某种程度上,它体现了这一新兴阶级不断成熟的自我意识,以及为寻求更大的话语空间所做的努力”。在作者看来,这一目标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追求方式有极大的问题。中国中产阶级采用的是一种进一步制造“阶级分化”的方式来纾解其现实生活中的风险、焦虑和不确定性。所以在电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到“凤凰男”“凤凰女”这类暴力和污名化的话语和流行文化,以及以教育、兴趣和生活方式呈现的、充满阶级属性的“中产的文化政治”。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作者才认为《欢乐颂》中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是中国“中产阶级的自我意淫”。因循“国外月亮比国内圆”的老套路,作者在批评完之后就直奔其心目中的“更自由的个体生存环境和更多对于他者的包容”的“美国式”的、真正的中产价值。

当然还有《中的新中产:他们的集体时代气质是‘不敢任性’》一文为代表的中产阶级感怀之情。通过对都市青年生活剧的回溯,作者怀念的是《奋斗》中“心心念念着‘法国’这个浪漫的变,坚定地相信可以通过奋斗获得成功,并且在这个充满规则的社会中任性地横行霸道”的那群生活在北京的青年男女;感慨的是在“诗和远方”被现实生存压力替代之后的、都市青年的“不敢任性”;但更让作者欣喜的则是《欢乐颂》中所展现出来的,中国中产阶级在社会阶层差异存在和固化情况下仍旧“相互鼓励、相互帮助,为自己的生活富裕价值和意义”的,“寻求自身定位、创造自我话语的顽强努力”。

尽管对《欢乐颂》本身褒贬不一,但对于其背后所呈现出来的中产阶级价值,这些作者无疑都是极为认同和崇尚的。

“美国梦”的心灵鸡汤

除了呈现中产阶级价值之外,《欢乐颂》更想要告诉广大都市青年的一点是,如何成为中产阶级中的一员?因为对于2202室中的三位姑娘来说,她们显然还没有进入到城市中产阶级的行列,还在奋斗的道路上。当然,最终她们肯定是可以进入到中产阶级行列之中的。而这实际上是“美国梦”的中国翻版——只要努力、勤奋、有勇气和创意,任何人都是可以摆脱先天社会阶层的限制而获得成功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欢乐颂》是给当代都市青年的一碗励志“心灵鸡汤”也是不为过的。

这碗“鸡汤”一则是通过精英阶层来灌输的。如果从家庭出生来讲,安迪无疑是五个女性之中最为悲惨的,从小被送进福利院。原本这样的悲惨或许要伴随安迪一生,正如其在养老院的弟弟一样,但由于被领养和带到美国,安迪成功逆袭、跨越阶层之间的鸿沟,改变了其出生的烙印,终而成为海归精英。当她回国的时候,她也就不自觉的将“美国梦”这套理念灌输给了还是实习生的关雎尔:文凭只是一个最低门槛,公司看重的是个人能力和工作态度,所以只要你关雎尔以工作为重、想公司之所想、急公司之所急,那么得到这份工作就完全没问题。当然,观众也不时的会被提醒:除了个人奋斗之外,安迪的成功还源于其高智商。好吧,难道这还不够明白吗?“安迪们”这么聪明还那么努力,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还有不努力的理由吗?

虽然曲筱绡是个“富二代”,但她并没有像其那群“富二代”朋友一样游手好闲,她反而是被塑造成为一个仍旧要依靠自己能力进行拼搏的有为青年形象。当然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先天的家庭背景优势存在,她哪能那么快就创办起公司、赚到“第一桶金”,而且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曲筱绡一个千金大小姐,每天还那么努力追着客户,低三下四地讨要生意,你们这群没钱没背景的人类,还有不努力的理由吗?

自己干了这碗鸡汤的还有“邱莹莹们”这样的城市青年。在邱莹莹失去公司小文员这一工作之后,她幸运地找到了一份看似并不适合自己的咖啡店的工作。但邱莹莹并没有就此气馁,而是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性地开发出了一套“互联网+”的咖啡营销模式;并且在曲筱绡的指点下,线上线下同时营销,终于获得成功。这应该就是要告诉各位“邱莹莹们”:暂时的失败不要紧,主要是你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即便看似不适合的位置,只要你发挥创意,不适合就会变适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最有意思的是第23集中关雎尔和安迪在车上的一次对话。关雎尔说道,“可是我不明白啊,这种档次的活动,她(樊胜美)去了又能怎么样呢?虽然人跟人是平等的,可这社会就是有阶层之分,你无视阶层就会碰壁。努力做事,克服局限才是真的”。安迪语重心长地回答道,“很多时候所谓的阶层,其实就是自己内心的一片魔障”。关雎尔接话道,“话是这么说,可是一个人得多有勇气,才能无视这些客观存在的阶层呀。而且现在很多人都是只敬罗裳不敬人。你就算无视,那又能怎么样?……就像樊姐,她老是一门心思地想挤进更高的阶层,可那有什么意义呢?”

关雎尔已经说得够好了:我坦然面对客观存在的阶层壁垒,安于现实、做好自己,不像“樊胜美们”那样一门心思往上爬。但安迪的回答则更精妙: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啊、阶层啊,那就是心里的一道魔障,是有些人想多了。多好的一碗鸡汤啊!

啥都不说了,来!干了这碗鸡汤!

来源:澎湃新闻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