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3岁女童被抢 母亲称在陌生妇女问路后被击晕

字体大小:

从5月9日起,截至到11日下午5点,南充嘉陵区一名三岁小女孩被抢,母亲被击晕的消息,在网络上被纷纷转载,不少网友对其安危和事情进展表示关心。

通过多方努力,11日下午,四川新闻网记者找到了被抢女孩的父母,据他们讲述称,小女孩母亲杨女士被击晕前,从一辆银白色(白色)面包车下来一位年约40岁的中年妇女向其问路,但她没听懂对方语言。在回家过程中,杨女士被人从背后击晕,醒来后便发现女儿不见了,遂向金凤镇派出所报案。

对于调查工作进展如何,南充嘉陵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杜仁华表示,目前,南充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组成的专案组正全力开展查找女童下落和案件侦破工作。

遭遇陌生妇女问路 面包车没车牌号

5月9日上午11点左右,在嘉陵区白家乡代陇宴村10队,杨倩与3岁女儿李若析一起在村公路散步。这时,一辆银白色面包车(一说是白色)从远处开来,经过杨倩母女二人附近时,从车上下来一位年约40岁的中年妇女,身穿一件黄色外套和一条牛仔裤。中年妇女下车后,便向杨倩问路。

“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就说了‘带我去’几个字,声音像普通话,又有点方言。”对于事发当时场景,杨倩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由于没听懂对方说什么,自己便没再搭理,遂往回走。谁知,正要走时,中年妇女上前,欲拉住杨倩。

“拉了有三次。”杨倩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第一次上前拉自己时,陌生中年妇女拉着了女儿李若析的手臂,被女儿拒绝,甩开了。谁知,中年妇女又开始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拉扯。

在拉扯中,杨倩回头瞄了一下车辆,发现没有车牌号,只知道是一辆银白色面包车(女儿说是白色)。由于不知道对方要求,当杨倩离开面包车不到20米远距离时,其头部突然受到一下重击,瞬间便失去意识。

等到醒来时,她发现女儿不见了,自己倒在了路边的草丛里,腿上还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见此情景,杨倩遂打电话通知其外婆和舅舅。同时,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丈夫称妻子做人本分 与他人没任何过节

见女儿不见了,妻子又受伤,正在重庆上班的老公李强,立即驱车赶往南充。5月11日下午,四川新闻网记者在嘉陵区一酒店见到了李强和妻子杨倩。

事发当天,除了寻找女儿下落,李强还要照顾受伤的妻子。李强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妻子受伤后,伤口呈血点状,“有点像狼牙棒,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从伤口形状来看,肯定不是路边石头所伤。”看到妻子的伤口,李强认为,伤人的钝器和击打程度,都非常专业,既不伤人命,又不致残。因此,李强臆测是人贩子所为。

当四川新闻网记者问及孩子被抢走,是否涉及一些个人恩怨纠葛时,李强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妻子人很本分,除了自己外,很少接触其他人。所以,李强断定这次孩子被抢走,肯定另有原因。

据了解,杨倩,今年22岁。去年4月份,由于女儿股骨骨折,杨倩便带着孩子从广东惠州回到重庆。由于距离内江较近,回家后,便把孩子送往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

事发前几天,女儿李若析做完修复手术,刚出院不久,杨倩便带着女儿从重庆来到南充嘉陵区白家乡代陇宴村看望外婆,“她(杨倩)跟外婆关系好,从小就由外婆带大,直到11岁,才离开外婆跟着父母到广东。”丈夫李强这样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

女孩被抢走已超过48小时 警方正全力侦破

截至11日下午发稿,小女孩被抢走已超过48小时,家人正在焦急地等待中。既无个人恩怨纠葛,又无任何消息。那么,事情调查到底有何进展?

11日上午,南充嘉陵警方发布警情通报,其内容显示:2016年5月9日15时47分,杨某向110报警称,上午11时30分,自己带着三岁女儿李某某在嘉陵区白家乡10村村道路边,突然被人从身后打晕,醒来后发现女儿下落不明。接警后,南充市嘉陵区公安分局金凤派出所、刑侦大队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展开调查。

对于调查工作进展,四川新闻网记者联系上南充嘉陵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杜仁华表示,目前,南充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组成的专案组正全力开展查找女童下落和案件侦破工作。

另外,对于小女孩父亲李强臆测系人贩子所为这个说法,嘉陵公安相关负责人介绍,事情没有结果前,不能下任何结论。

来源:四川新闻网

官方称草原天路收费合规 河北省政府对收费很支持

对于张北县“草原天路”收费一事,河北省物价局首次向媒体表态,称河北省向张北县下放部分行政权限,张北县有权制定草原天路的门票价格。

张家口称省政府对收费很支持

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草原天路5月1日起开始收门票,昨天,张家口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草原天路收费,河北省和张家口市两级政府都很支持,态度也很明确。

根据《河北省风景名胜区条例》第35条规定:“风景名胜区门票价格由省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会同财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等有关部门制定。”那么,作为张家口市批准的市一级风景名胜区,张北草原天路的门票定价权为什么会在张北县呢?

昨天,河北省物价局经营收费管理处副处长刘志国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河北省价格部门实行的是定价目录管理的方式,河北省的定价目录是经过省政府审核批准,并报国家发改委审定同意的。“依据河北省的定价目录管理,在旅游这一块,除了省里面管的景区外,其他的景区就授权设区市、直管县、扩权县等来制定。”刘志国说,河北省下放了一部分行政权力到县一级政府,这样的县就是扩权县。张北是省的扩权县,有权制定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的门票价格。同时,刘志国表示,要定价就须经过成本审核、价格听证等规定的环节,而这些环节均可由有定价权的政府来主持召开。因此,他表示,张北县召开的草原天路价格听证会也不违规。

张北县承认收费存不规范问题

张北县物价局负责人昨天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河北省政府定价的公布目录里面没有这个(风景名胜区)科目,只有景区这个科目类似,所以张北县财政局只能参照景区这个科目来进行。“同时这件事我们咨询过省物价局,主管领导说,‘风景名胜区就是景区’。所以我们就这样过渡过来了。”上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此前张家口市政府已经批复了天路为市级风景名胜区。

新京报记者前日到草原天路实地探访时发现,一张50元的门票上写着“环境资源维护费”,对此,张北县物价局负责人说,物价部门批复的是门票。“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们批复的就是叫门票。估计是刚开始收费可能还存在不规范的问题。不合适的我们再整改完善。”张北县物价局局长王葆在接受“国际在线”采访时表示。

■ 解读

扩权县不是天路收费通行证

对于张北县是否有权给草原天路制定价格,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李国平表示,从目前我国的《公路法》以及《风景名胜区条例》等上位法来看,张北县根本无权给“草原天路”制定门票价格,即使张北县是河北省的扩权县,但所扩大的部分行政权限也不是无范围适用的。

根据河北省政府关于扩大部分县(市)管理权限的意见 冀政[2005]8号文件,张北县是河北省第一批扩大权限的县。文件中也明确说明,“对扩权县(市)赋予与设区市相同的部分经济和社会管理权限。”也就是说,张北县在部分行政事务上具有与张家口市相同的权限。

但根据我国《风景名胜区条例》以及《河北省风景名胜区条例》,张家口市也无权对风景名胜区制定价格。

李国平认为,张北县是比较早一批成为河北省扩权县的。扩权县其实是根据地方经济和城市化进程需求进行的一种探索,扩大县一级地方政府的部分行政权限。他表示,扩权县享有的扩大权限也是有边界的,如定价权是部分下放的,不是说没有范围的随便适用。“不管是不是扩权县,就算是具有省一级行政权限的,也不能这么做。”

李国平说,“草原天路”从建设之初,其性质就是一条通行公路,由地方财政出资建设,作用是为沿线的居民带来交通便利。“这条路跟景区里的路还不一样,景区的路是先有景区,为了游客通行才有了路,而这条路则相反。”他说,如果是路,那只能是按照公路的性质依法收通行费,根据我国的《公路法》,目前这种设卡收费行为实际就是在非法占用公路资源。

来源:新京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