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两年拆上千十字架,中国或进一步限制基督教

字体大小:

中国政府正在东部沿海的山峦起伏地区开展一项运动,拆除教堂尖顶上的十字架,这场运动让这一带的村庄看上去像是经历了一场台风的袭击,建筑物屋顶被随机地剃了光头。

在水头镇,工人用喷灯将一个3米多高的的十字架从基督教救恩堂36米高的尖顶上切割下来。这个十字架现在用一块红布包裹着,躺在教堂的院子里。

在往东大约15公里的麻步镇,防暴警察阻止教民进入大厂教堂的场地,同时,工人搭建了一个脚手架,把教堂顶上的十字架锯了下来。在附近的溪美、鳌江、山门和藤桥等村,教堂上原有的十字架现在或倒在屋顶上,或倒在院子里,或是像尸体一样被埋了起来。

在中国浙江省这片郁郁葱葱的土地上的四天旅行中,我从当地居民那里听到了有关这项规模惊人运动的新细节,这是一次让基督教最有力的象征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的努力。官员和居民说,在过去的两年中,当局拆除了1200到1700所教堂上的十字架,有时由于教徒试图阻止拆除十字架,还发生了暴力冲突。

“这让我们很难办,”水头镇的一位教会长老说,他和其他人一样,由于害怕当局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我们只能跪下来祈祷。”

虽然这场运动只限于浙江省,这里有中国最大、最有活力的基督教信徒群体之一。但熟悉政府考虑的人说,拆除这些十字架的工作,是为在全国展开一项新的、更严格地规范中国精神生活的运动作准备,反映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喜欢的对社会采取更严格控制的做法。

习近平在上个月就宗教政策发表了一篇重要讲话,呼吁执政的共产党“坚决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他警告说,中国的宗教必须“中国化”,也就是说要变成中国的东西。他的讲话反映了政府长期以来对基督教可能破坏党的权威的担忧。中国的许多人权律师是基督教徒,许多异见人士表示,他们受到了权利是上帝赐予的思想的影响。

近几十年来,共产党容忍了中国的宗教复兴,允许大多数中国人按照自己的选择做礼拜,甚至鼓励过教堂、清真寺和寺庙的建设,虽然政府对未注册的教会进行经常性的打击,并且禁止了诸如法轮功等精神团体。

有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接受了国内的主要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以及基督教。中国目前有6000万基督徒。许多人加入了在政府登记注册的教会,但至少有一半基督徒加入了未曾登记注册的教会,地方政府对此往往睁一眼闭一眼。

但是,习近平在上个月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决定表明,他对有些政策并不满意,这是15年来领导人首次召集这种会议。熟悉党的讨论的人说,会议打算把浙江省运动取得的经验应用到控制全国的宗教团体上。

消息人士表示,虽然政府不大可能开始在全国各地拆除十字架,但地方当局预计将开始审查教堂等精神机构的财政及其与国外的关系,这是限制共产党认为构成威胁的宗教影响、尤其是基督教影响的努力的一部分。

“浙江发生的事情是一次测验,”北京的独立法律学者范亚峰说。“如果政府认为其成功的话,那种做法将会得到推广。”

把规范宗教的运动扩大化可能会给习近平带来事与愿违的后果,让信徒脱离政府管理的教会,加入地下教会,这类教会通常在办公楼或家中不张扬地活动。也可能会与城市的许多信奉了基督教的白领专业人士制造对立。

“把基督教作为一种外来宗教对待,可能会让这些人产生疏远感,”在瑞典的哥德堡大学研究中国基督教的学者杨富雷(Fredrik Fallman)说。“但是,这也可能正是其目的,是对这些人的一个警告。”

坐落距离海岸线约15公里的一个山谷里的水头镇是一个小集镇,这里有墙上渗透着水迹的混凝土住宅区和乱七八糟的街道。大多数这里的传统宗教场所,包括佛教的、道教的,以及祭奠祖先的祠堂等,都是小型建筑,有的建在山边,一般都不显眼。

但自20世纪80年代起,水头镇上的14所教堂的建设都得到了当地企业家的捐款,他们热衷于炫耀自己新获得的成功和来之不易的信仰。教堂有几层楼高的正厅,还有30多米高的尖顶。

直到前不久,大多数教堂的尖顶上都有鲜红色的十字架。但是水头镇上一半教堂的十字架已经被拆除,每个月都有命令下来,要求拆除更多的十字架。许多接受采访的礼拜者说,他们担心一个时代即将结束。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