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社评:澳游泳队犯浑,里约奥运却很精彩

字体大小:

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霍顿对孙杨进行人身攻击后,中国游泳协会正式致电澳大利亚游泳协会,要求霍顿向孙杨道歉。完全可以想见的是,澳方拒绝了这一要求,澳代表团对外表示,表达自己看法“是霍顿个人的权利”。

中国泳协的这一态度无疑是对孙杨的安慰,他们尽了对首战未能夺金、又被对手恶语相加的中国泳坛名将给予关爱、保护的责任。中国媒体也在第一时间声援了孙杨,显示了整个社会的团结和人情味。

霍顿为澳洲赢得第一块金牌,他此时也成了澳洲的“英雄”。让澳泳协现在就为他说错话教训他,应当是做不到的。他们会有点“护犊”,也是可以理解的。

问题在于好像澳大利亚体育界和澳舆论真的认为霍顿那样说话“毫无问题”,甚至挺欣赏他那样做的。霍顿的教练、澳游泳队都表示“坚决支持”霍顿那样做,澳大利亚代表团回应中国泳协要求霍顿道歉时,特别指出澳代表团的团队价值(ASPIRE)中,“字母E代表着表达你自己的看法,这也是霍顿个人的权利”。

都这时候了,这些澳大利亚人还不忘记炫耀他们的“自由表达权”,那意思有点:无论中国的运动员怎么诋毁你们的人,都是对“自由表达权”的实践,因而是高贵高尚的表现。

这就不仅是霍顿个人有点“犯浑”“缺些教养”的问题了,整个澳大利亚代表团对体育道德、个人及集体荣誉的认识看来和霍顿那个毛头小伙的认识水平差不多。还有澳大利亚媒体,有的居然认为霍顿那样做既可以动摇孙杨的比赛意志,又可以乘机占领“道德制高点”。

这不仅让中国人大跌眼镜,欧美人大概也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霍顿对紧邻自己泳道的赛手搞人身攻击,澳大利亚人不觉得丢脸也就罢了,怎么能反而觉得这样是占了“道德高地”?

中国忍不住要说,对于这拨“无底线的”澳大利亚人,千万不能跟他们置气。中国劝中国游泳队赶紧收收心,把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上,在赛场内外完全无视澳大利亚代表团就是了。跟讲理的人讲理,对不讲理的人最好就是不再搭理他们。

中国社会自改革开放以来与西方有了大量接触,澳大利亚讲英语,经济发达,中国经常误视其为西方比较典型的一部分,以为澳社会的表现会符合西方标准。其实澳在西方内部一直“低人一等”,欧美、尤其是英国人从骨子里就充满了对澳的俯视。澳最初是英国的越洋监狱,这段历史被牢牢记住,影响了西方人对澳当代文化的严肃分析,也影响了欧美民间对澳大利亚人的态度。

澳走向现代,非常希望被西方完全接纳,因而它对美英在政治文化上非常顺从,生怕被瞧不起。面对亚洲国家时,它又有忍不住的优越感,有时会以蛮不讲理方式强调自己的“白澳”属性。自卑和傲慢因此在澳的对外交流中错综交织。

中国不仅不能同文明澳大利亚当中不时冒出来的一些“蛮夷表现”太较真,对来自其他方向斗气式的挑衅也不能太上心。中国是高度忙碌的社会,实在不能太分心了。中国需要了解并且接受世界的多样性,知道中国注定要受一些气,减少生气的最好方式就是对一些本该予以藐视的东西真正做到藐视。

像出了霍顿这样的事,中国一时生气是难免的,但很快中国就应恢复到不与他们一般见识的应有常态。霍顿事件确实代表了澳大利亚社会中不值得尊敬的那些东西,中国如果与之过度纠缠,除了生气,还会拉低中国社会关注世界的质量。

奥运会很精彩,让中国接下来从霍顿和澳大利亚游泳队身上移开目光,享受它四年一度带给中国的那些开心和快乐。2016年的里约最终留给中国的应是美好记忆。

(来源:中国官媒《环球时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