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福兴:为什么反对Pokemon Go?

字体大小:

手机游戏Pokemon Go(精灵宝可梦GO)登台不到半个月,游戏热度未消,赞成与反对的双方在报上、网上壁垒分明,吵得也十分火热。开放当天我正要前往北京,只能在机场稍微尝试。回来后发现社区的街道上洒满招来怪兽的樱花,也挤满了前来捕捉的一家老少。发生在美国、日本的现象,也发生在台湾。

旅居北京的朋友十分羡慕,毕竟Pokemon Go能不能踏进大陆仍是未定数;而和几位创业的朋友聊到这现象,更是感到兴奋,觉得围绕着网路与手机的创业机会还相当多,暂时还能维持个好几年。几乎听不到负面的看法。

世界各国政府对于Pokemon Go的态度不同,伊朗决定全国禁制;日本政府则是要求移除国会、首相官邸等地点,随后反而希望透过这款游戏,吸引观光客,日前正式东日本震灾四县正式与Niantic日本公司合作,增加各地的Pokemon Stop与道场,未来可能还会增加稀有怪物的出现机率。就众所关注的安全问题而言,相对于美国第一天就出现社会案件,台湾相对安全得很多。而原来就不应该在开车、骑机车时使用手机,更应该藉这现象严格执法管制。

但在台湾的负面意见,多半来自家庭管教与复古情怀上的反对。这种态度每每新技术与产品普及时,就会老调重弹地出现。这是一件满不可思议的事情,台湾不像美国在宾州还有一群照传统自给自足的艾美许人,也不像伊朗需通过伊斯兰教义部的核准,态度上却与反科技的新卢德主义同出一辙。

世界随时都在改变,而科技让一切动得更快。这次旅行我使用Apple Pay与支付宝几乎在任何场合都能够付款,第一次不需要处理找回的一堆零钱;使用将要合并的Uber与滴滴打车服务,更解决了行的问题。科技推动社会进步最大阻碍往往不是走在最前端者制造出来的新问题,而是相对保守、甚至抗拒者集体使用道德劝说甚至制造威胁来拒绝改变。新技术不见得能够解决问题,但保持现状,则会让问题持续延续下去。

台湾应该是个年轻而富有动能的社会,但当Pokemon Go这样的现象发生时,不见对于掌握机会、追赶趋势的探索,反而充斥着反对拒绝、要求规范管制的恐惧言论,甚至开始缅怀往日时光时,或许就显得太老态龙锺。也难怪向往进步,想要与先进国走在技术刀锋上的年轻一代为何要纷纷出走了。

(来源:台湾《联合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