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中企遭数百人打砸抢 对外投资需加强风险评估

23日,一家缅甸中资服装厂遭数百名罢工员工和外来人员冲击。
23日,一家缅甸中资服装厂遭数百名罢工员工和外来人员冲击。

字体大小:

当地时间23日,一家在仰光的中资服装厂遭数百名罢工员工和外来人员冲击。工厂财产遭破坏,几名中国籍员工个人财物被抢并被限制人身自由。中国驻缅甸大使馆24日消息证实,在中国使馆工作组和缅甸警方的通力协作下,全部中国籍员工得以安全离开现场。目前5名带头肇事者已被缅甸警方扣押。24日,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驻缅甸大使馆23日已向缅外交部等部门的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缅方尽快恢复工厂正常生活生产秩序,依法惩处肇事者,将全力维护中国公民和中资机构的合法权益。

“我们工厂被砸了,东西都被抢了,请帮帮我们!”刚刚经历工厂被打砸洗劫的何女士对缅甸《金凤凰》中文报记者说。

当地时间23日早7点,缅甸仰光瑞比达工业区发生了一起打砸抢劫事件,罢工工人冲进了中资企业杭州百艺成衣厂内,抢劫了多名中国籍员工的现金及其他物品。中国籍员工何女士表示,她来工厂工作已经一年多,22日晚上,工厂的外部监控全部被砸坏,23日早7点左右,罢工工人冲进工厂,打砸设备,之后又到中国员工宿舍打砸抢劫。

罢工事件去年12月已发生

何女士称,她的两个行李箱被抢走,箱内有人民币2500元和一些珠宝首饰。此外,工厂内等多人的财物都被抢光。何女士还表示,罢工事件已经发生过几次,从去年12月7日开始就有罢工过,罢工工人每次都要提条件,工厂也都答应下来。但是最近,之前自动离职的工人代表要求回来工作,工厂没有答应,他就带领工人罢工,在工厂门口堵了两个星期,不让中国籍员工出入。

23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负责人紧急联系缅甸外交部、内政部、仰光省政府负责人,就仰光中资服装厂遭不法分子冲击事件向缅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缅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中国公民人身安全和中资企业财产安全,并依法惩处肇事者。

缅方承诺,缅政府会依法保护中国企业和人员的安全和权益,将尽快妥善处理有关问题。同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工作人员赴上述中资服装厂开展工作,探望了中资企业员工,并敦促缅方执法部门尽快恢复现场秩序。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正继续做有关方面工作,全力维护中国公民和中资机构在缅合法权益。

据悉,杭州百艺成衣厂在缅开设大约已有3年,目前有500多位缅甸籍员工,10位中国籍员工。此次事件使工厂设备设施几乎全部被砸坏,损失非常惨重。

在缅中企商抱团应对挑战

24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参赞谢国祥在仰光召集缅甸中资和港资等服装公司负责人和代表的会议,有200-300家企业积极参加,他们商议将抱团共同应对挑战,要求缅甸政府重视该事件,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缅甸中(港澳)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港企福源制衣(缅甸)有限公司董事长庞志伟告诉大公报记者,缅甸23日发生的中资服装企业罢工和抢劫事件,这只是个别企业的单个事件,缅甸港资企业并没有受到冲击。

从事制衣业地平和工厂设备物流工程业务的中资企业负责人张浩表示,对于此次缅甸中资企业员工罢工和抢劫事件,中国驻缅甸大使馆高度重视。当日会议上,许多企业都表示,他们企业目前运营正常,今后要多与缅方员工加强沟通和交流,更多地获得他们的建议、理解和认可。

中企对外投资需加强风险评估

仰光中资服装厂遭不法分子冲击,中国企业境外投资风险再次牵动国人神经。深圳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院长黄卫平对大公网记者表示,东南亚国家情况较为复杂,暂时不清楚事件具体起因,但相信有较为复杂政治经济综合因素。

从对外开放的角度看,“一带一路”进一步巩固、扩大我国与中亚、东南亚以及更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互利合作。黄卫平分析,但中国越强大,周边国家疑虑就越多。“在东南亚地区,华人吃苦耐劳,一旦当地社会出现问题,无论是内政还是经济问题,最后很容易转移视线到华人华侨和中资企业。”

面对越来越多企业“走出去”如东南亚等地投资,应如何做好风险评估?黄卫平表示,东南亚国家政局情况各异,有的国家政府社会风险管控能力不强,也不排除地方政府暗中默许排华行为,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表示,境外投资风险与利润成正比,企业需充分评估风险如银行贷款利率、通货膨胀率等,并做好保护措施。

今次缅甸中资服装厂遭不法分子冲击并非东南亚地区的偶然事件。越南、泰国等发生的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暴力事件已经频频被曝光。因政局不稳,多国投资企业退出东南亚市场也不鲜见。

除了政治局势不稳定因素外,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基本面也很容易波动。早在去年,泰国、印尼等新兴经济体国家爆发汇率危机,今年越南也爆发汇率危机。近年欧美发达国家投资保护主义反弹亦加大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难度。

综合考虑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依然疲弱、保护主义升温之势短期内难以缓解,今年开始,中国对外投资“高歌猛进”态势势必告一段落。不管主动还是迫于无奈,中企都可借此机会反思调整。黄卫平说,企业应加强风险研究和评估,并与其他国家合作,制定全球风险治理的新规则,在制度设计上掌握主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