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志︰台湾进入“后诚品时代”

字体大小:

1995年九月在台北仁爱路圆环的第一家诚品要结束时,举办了一个不打烊的整夜派对,我在午夜人潮湧动的现场看我喜欢的独立乐队演出。那个暑假我刚大学毕业,而我的大学生涯中有很多很多时刻在这家诚品度过。

1989年成立的诚品,重新定义了书店,改变了阅读的边界。尤其是它的前十年,正是一切都正在开始的90年代,诚品不仅成为台湾的文化地标,更成为当时涌现的各种思潮与艺文活动的平台或者基地。

彼时那个后解严的台湾社会正在渴望新的想像、新的思维,80年代以来已然成形的中产阶级则寻求新的品味和生活方式,扬弃党国体制操控的陈腐美学。

诚品的出现填补了时代的饥渴。在那精致高雅的书店,文化研究、哲学和女性主义的书被放置在明显位置,大量的外文书让我们感觉不会从世界的思想前缘掉落。他们关注另类与边缘的阅读,举办前卫的文化活动。

当然,诚品不是以一个反叛哲学家的姿态(如台大附近的唐山和其他书店),而是一种布尔乔亚的从容与博雅,一种进步文化精英的姿态。但相对于当时的主流书店,诚品显得如此独特、反叛,有品味。

我曾在中山北路七段诚品的庭院中看过小剧场演出,也曾在1996年夏天,在敦南诚品外面人行道看香港前卫乐队黑鸟唱国际歌(那是诚品与“破周报”共同策划的夏日周末夜晚活动)。

那个时代的诚品有点野,是台湾文化的重要发动机。吴清友先生的确很令人钦佩。

然而,在那之后,一切慢慢转变了。

1997年,“由今日百货原址改建的西门诚品店,大规模与正式地启动这样的结合模式,是这路线的关键转捩点。”评论家阮庆岳提到书店与商场的模式在此时确立。

社会气氛的变迁(如媒体的浅碟化)、网路书店的冲击、诚品对于自己亏损多年的反省,甚至后来进军香港与中国的企图,让他们转型到另一条商业上更可行的道路(更多商场)。于是,当诚品成为台湾最大的书店巨人时,却似乎失去了前十年的生猛与锐利;当他们变成台湾最闪亮的文创品牌时,却可能不再是文化生产的中心了。

那个消失的文化发动机

然而,如果失去了文化的重量与犀利,不再走在时代的思想前端,这个文创品牌还能闪烁出什么样的光芒呢?

尤其在近来,独立书店成为新的文化运动,他们在台湾的各个角落提供了更个性化的书籍陈列,更独特的空间体验,文艺与思想类新书作者也更多去独立书店而非诚品。独立书店逐渐成为这个时代的文化发动机(虽然经营上仍然很辛苦)。

当然,诚品仍然会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存在,我还是会不时去逛书店逛黑胶,甚至这个周日会去诚品电影院看杨德昌,而我接触到的诚品书店的员工们依然热血。但无论如何,对于台湾整个文化地图来说,可以说,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后诚品时代”了。

或许此刻又是一个转捩点,诚品可以好好回首来时路,思考他们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书店品牌,什么样的“书店精神”。

来源:台湾自由时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