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前教官:打学生心里没感觉 我不打也会被罚

字体大小:

来源:红星新闻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在江西南昌,有这样一个地方:在家长眼里,它是自己孩子能够彻底“戒掉恶习”,重新“走上正轨”的最后希望;在通过网页搜索的不知情人眼里,它是以国学文化精髓染化“问题少年”的好学校; 而在里面的学生眼里,这里是彻头彻脑的“地狱”。

它就是江西南昌豫章书院。

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这是一所住读式学校,学生在里面都遭受过被戒尺、“龙鞭”打,被囚禁在黑屋中,吃难以下咽的食物等各种虐待。

3日,红星新闻记者独家对话一位自称曾在豫章书院担任信息办老师以及教官职务的周先生。他承认,自己曾用戒尺打过学生,也曾参与从家中将学生直接抓走的工作。

为何要站出来?

“受到良心谴责想做点偿还”

这几天,周先生一直关注着关于豫章书院的所有报道。

当他听说有学生自发组织了爆料群,他立即在QQ群里搜索,加入了该群,并由此与红星新闻记者取得联系。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从去年3月到9月在豫章书院任职,“早在进入书院不到一个月,我就发现不对劲了。”最终,仅半年时间,他就选择离开了书院。主动联系爆料,只因自己受到良心谴责,希望能为过去的种种做出偿还。

当红星新闻记者希望其出示在豫章书院工作期间的合同,以证明身份时,他叹了口气说:“从书院出来后,我就把那份合同撕了。”随后,红星新闻记者向多个豫章书院曾经的学生核实,证实周先生确实曾在该校任职。

“我是江西南昌本地人,这个书院离我家就几百米,当时我想找工作,在网上搜到这里在招聘,就去了。”周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以为就是一所普通的学校。”但面试的时候,周先生觉得有一些异样,“对于我的来历,他们问得非常细致。”

最终,周先生被安排在信息办担任老师。

据周先生介绍,书院分为内院和外院,内院主要是学生的教学和直接管理工作,外院主要是学校层面的教务和管理工作。“新岗位上任后不久,在教师午饭的时候,我听到内院的教官聊到,他们在打学生。”

当时,周先生主要负责招生方面的工作,对于豫章书院教官打学生的事情,他将信将疑。“当时是山长吴军豹的妻子主要负责接听招生热线,她会在电话里询问学生的情况,介绍学校的教学内容。”

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在电话里吴军豹妻子是否会提及采用体罚管教学生时,周先生表示:“没有提到。”

转折出现在两个月后,周先生的工作从外院转到了内院。

女生与异性说话并吃其零食

“我用戒尺打了她”

转到内院后,周先生成为一名教官,“内院管理学生的有教官和班主任两种,教官负责体罚学生,班主任负责上课和管理学生起居。”

据周先生介绍,新生入学后,都会直接进入“烦闷室”,也就是学生口中的“小黑屋”,在这个没有窗户的小屋子里,学生足不出户,一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送进去,关足7天才能被放出来。

周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坦言,他曾亲手打过学生——

第一次打学生的场景,他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女生,在一个晚上,当着许多学生的面。”周先生回忆,“这个女生因为跟一名异性说话,并吃了那个异性拿给她的零食,因此犯了规,我用戒尺打了她的手心,一共打了15到20下。”说到这里,周先生叹了一口气,“我是用力打的,那个女生一直在哭。”

“打这名女生是否出自你的本意?”

“当时身边也有其他教官,我拿了人家的工资,这个女生违反了学校的规定,我不得不打。”周先生答道。

在早前采访中,多名学生曾提到一种被叫做“龙鞭”的惩戒工具,周先生表示:“听说过,但是按照规定,教官必须向山长吴军豹申请,由他亲自使用‘龙鞭’,所以我没见过。”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询问了一位在周先生任职期间豫章书院的学生,而该学生表示:“我曾经被他用小龙鞭打过,打一下就会留下一道紫印,很痛。”这名学生解释,所谓“小龙鞭”是指断掉的“龙鞭”,较短。

如何管教?

将孩子集中每天跑步深蹲

“体罚多久看教官的心情”

周先生表示,自己担任教官期间,主要负责“破零班”的管教工作。“所谓‘破零班’,是把一些特别难以管教的孩子集中在一起,他们不去上文化课,每天就在操场上做深蹲、跑步等体罚。”周先生说,“至于体罚时间持续多久,全看教官的心情。”

在早前采访中,学生有提到,每逢家长开放日或其他特殊节点,学校会逼学生“演”出,让书院呈现出一派祥和融乐,以吸引家长。

周先生也证实了学生的说法,他表示,平时学校的伙食很差,餐食中基本很少肉类,“每当家长开放日,或有人来参观,食堂就会多做几个荤菜。”

同时,他表示,学生平时在跟家长通电话时,旁边都会有教官监督,“主要是监督他们,不准说学校的负面,比如被关小黑屋,被教官打等,即使家长开放日,也不能告诉家长。”周先生表示,一旦发现学生对家长提及学校负面,“那我们会把他再关进小黑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