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日光节约 拟拨快时钟两小时

字体大小:

产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正考虑在明、后两年实施日光节约时间,把时钟拨快两小时,以让2020年东京奥运的赛事能在较凉爽的时段进行,这可能使这两年暑假东京和台北的时差变成三小时。

报道指出,执政党自民党正在考虑,明年试验在日本最热的6至8月夏季,把时钟拨快两小时,并在解决这项措施引发的所有问题后,在2020年东京奥运期间比照办理。

自民党议员计划在秋季的国会临时会上提案立法,实施期间可能只会限缩2019年和2020年。

官房长官菅义伟6日表达反对,认为此案“对国民日常生活将造成影响,且距离奥运只剩两年时间”。他也说,政府还没决定这类计划,而是在研究各种对抗酷热的想法,例如提早举行比赛。

日本今年酷热的热浪令外界担心,东京奥运订在7、8月举办,可能影响运动员和观众的健康。

若实施日光节约时间,原订上午7时开始的马拉松比赛,将变成上午5时开始,比赛能在阳光变得炙热前结束。

1953年日本发生严重缺电时,曾在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的指示下实施过日光节约时间,但只实施四年就废止,未形成惯例。日本国会此后为节能与对抗气候暖化,也曾多次讨论这项制度,但工会团体忧心日光节约时间可能拉长工时 ,企业界也认为成本可能因此增加不少,国会始终未通过相关立法。

不过,国会先前通过的劳动改革法案,可能有助日光节约时间在国会过关。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永滨利广说,日光节约时间有助提升个人消费,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预估约7,000亿日元。

永滨利广指出,娱乐服务、食品及饭店业将是主要受惠产业,但调整时间的软体问题和人们难以调适生理时钟,也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日本上次主办奥运为1964年,当时是在10月东京天气比较凉爽时举行比赛,但晚间时段的电视转播费用高昂,导致时间很难安排,特别是也可能跟夏季以外举行的运动赛事撞期。

2013年时任东京都知事的猪瀬直树也曾提议把全国时区调整两小时,以更符合全球市场。他上月也推文批评奥运只能在夏季举办的想法,是欠缺思虑。

节能经济效益…恐不如预期

最早实施“日光节约时间”目的是为节省能源,但有研究显示,近年实施日光节约时间后的节省能源效益不如想像、经济效益也不如原先假定,调回正常时间时反而导致美国民众支出减少。欧洲议员今年初也要求检讨日光节约时间的必要性,理由是睡眠不足导致劳工生产力降低。

美国故总统班杰明.富兰克林是日光节约时间的早期支持者之一,当时电灯泡尚未问世,而他观察到日出后仍在睡觉的人,在日落后会浪费较多蜡烛。多年来的实施惯例也让日光节约时间等于节能的想法深植在人们心中。

此外,美国实施日光节约时间政策的假定是,把时钟拨快一小时可让民众把握额外日照时光留在户外并提高支出,有助小企业与整体经济。

不过,随着科技发展,耶鲁大学经济学家近年针对印第安纳的研究显示,实施日光节约时间反而会增加电力消耗,因为人们会开冷气。

摩根大通研究所2016年针对逾3.8亿笔交易的研究则显示,夏令时间结束、调回标准时间时,美国民众的支出减少2.2%至4.9%,幅度依各地不同。

这项研究比较实施日光节约时间的洛杉矶、以及未实施的凤凰城,在夏令时间实施与结束的前后30天民众支出情况,结果发现3月日光节约时间实施后,洛杉矶人均每日信用卡支出增加0.9%,但11月结束夏令时间后,人均信用卡支出锐减3.5%,整体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欧盟议员今年2月也要求欧盟执委会通盘检讨现行的日光节约时间制度。

批评者认为,这个制度会导致民众的长期健康问题。法籍议员德里当时说,把时钟拨快成夏令时间,会让民众感到疲倦、衍生睡眠问题,还会导致车祸事故增加,也没有证据显示这能节省能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