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静默革命 无声却有力 红袍侍女拆解父权枷锁

字体大小:

作者: 王嘉源

成群的妇女身着红斗篷,头戴白软帽,低垂着头,在街头静默游行,宛如从“基列国”(Gilead)的场景走出来。“基列国”是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1985年所着的反乌托邦小说《侍女的故事》,当中构建的政教合一父权社会。

最近,上述一幕不时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上演,这些示威妇女要求堕胎合法化。有一次游行至布城的国会大厦时,一名示威者还朗读了爱特伍的亲笔信:“没有人想要堕胎,即使是在安全合法的条件下。但也没有人想看着孕妇因非法堕胎,倒卧在浴室失血过多而死。”

阿根廷的堕胎合法化法案,拟允许女性在怀孕最初14周终止妊娠。该法案6月于众议院勉强通过,8月9日却在参议院遭否决,最快2019年才能再提案。

在全球很多地方,女权主义者正将红袍侍女装当做运动象徵。这个来自《侍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及其同名美国电视影集的形象,被英国广播公司(BBC)形容为全球抗议界的新“网红”。

《侍女的故事》描述在不久的未来,美国因为战乱及其他灾祸而瓦解,由激进基督教基本教义派治国的“基列共和国”取而代之。在这个父权至上的国度里,女性地位低下卑微,多数沦为杂役,少数尚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选为“侍女”,成为权贵繁衍下一代的生殖工具。

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年底参选期间,被爆出十余年前与电视主持人闲聊时,满口粗言秽语,大吹大擂自己的猎艳经验,当看到身材火辣的女星后,特朗普还说,“只要你是明星,她们就让你为所欲为,想干嘛都行”。在特朗普当选的第二天,《侍女的故事》小说销量便翻了几倍。

去年10月,《纽约时报》揭发好莱坞淫魔制片韦恩斯坦性侵害、性骚扰女艺人丑闻,被害人的遭遇在《侍女的故事》中就有体现:女性被奴役,权力被剥夺,彻底沦为生殖机器。

美国着名文学杂志《巴黎评论》(the Paris Review)指出,《侍女的故事》剧集可说是特朗普时代文化战争的某种写照,也预示了#MeToo反性侵运动。

高龄78岁的爱特伍5月指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已愈来愈像她笔下的“基列国”。谈到特朗普指斥媒体散布假新闻,她说:“当民主处于撤退,威权领导者所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把报道不合他们意的人给消音。”

爱特伍还提到,红袍侍女装已成为强有力的抗议象徵,正因为它是一种视觉象徵,妇女做这种打扮进行静默抗议,不怕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逮捕,而且从头包覆到脚,也不怕被骂不检点,但不论是在哪个国家,只要看到成群的妇女穿上红袍侍女装,便能体会她们要传达的抗议讯息是什么:“难道我们想活在一个奴隶国家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