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谷芳:这个春节敢于希望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林谷芳

人类学家谈文化,常说“仪式的崩解就是文化的崩解”,一句话说明了仪式对文化、对生命的重要性。

什么是仪式?它是“特定时空下的特定行为”,在特定的时间与场合里,人们聚焦某些行为,让行为产生“生命推移”的作用。

生命推移,是指生命从这一阶段正式地跨入了下一阶段,在转换仪式中,你的身心得到了洗涤与置换,于是,能以全新的生命开展另一阶段的人生。

生命的仪式一般分为“生命礼仪”与“岁时祭仪”两种。前者如弱冠、及笄、成人,是人生大阶段的转变;后者是每年固定要过的节日,从这些节日,你乃更能感受到四时的变化与该有的作为,从而让生命能有“春天的花、夏天的鸟、秋天的枫、冬天的雪”这样“日日是好日”的风光。

华人的岁时祭仪,以上元、清明、端午、中秋为大宗,在这里,不同的节日有各自不同的诉求,直接反映了生命的某些期待与华人文化的固有特质,而其中最被大家重视,也成为中华文化最重要表征的,则属春节。

春节,是过旧历年,对华人来说,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事,不管阳历年大家已过了多久,不管现代文明如何沁入我们的生活,但春节的地位却始终没变。没变,是因为长久以来它就是一年的总结日子,相比之下,阳历年似乎就只是个计数的单位。在春节,无论过去一年的种种是好是坏,只要跨过年关,就是崭新的开始。春节,就等于希望。

没变,更因它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不管你做的是何种行业,不管你离家是远是近,到这一天,你就须尽可能赶回来与家人团聚。春节,是漂泊生命的归巢。

正因这归巢,旧历年的“春运”乃成为了全世界最密集、最大规模的人口移动。外国人不能理解华人有时赶了几天的路却只为了那顿年夜饭,而搞不好隔天又得赶回职场。但对华人而言,这年夜饭,这春节,就是家,就是希望。

而就家,就希望,2018年的变化则在此给了台湾人过2019年春节更大的动力。

台湾这些年困于意识形态,经济又停滞,春节返家乃多了一层归巢取暖,对未来不敢奢望的气氛,可去年底的地方选举却让许多人看到台湾社会不再被意识形态绑架的可能,许多人因此对未来敢有新的期待、新的希望,也开始敢再次大胆消费,虽只是乍暖还寒,不少人却已看到了枝头回春的消息。

有希望,返家团圆就不同,可以想见今年的春节家人间有许多话题会聚焦于未来的想像,这样的团圆饭才真是团圆饭,它就像球赛中间的暂停,大家集合在一起,喊完加油后,会更有信心、更有气力地面对下面的赛事。

有希望,对未来就敢有更多想像。新的一年,由静滞到活络,可能会影响到各行各业,这是好多年来台湾社会见不到的心理转变,而这转变,还不应只止于个人职场的开拓,以及台湾经济的期待,对台湾的未来,己亥年的春节我们还应该有更多的想像。

更多的想像代表我们敢于新的尝试。

你不仅可以想像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你更可以想像我们对台湾自身的种种更有信心,在两岸之间更敢尝试,不再是“不统、不独、不武”的消极,而是在这瞬息变化的世界,在这唇齿相依的两岸,我们可以主动积极地想像,在两岸共荣上将扮演如何的角色以彰显台湾“虽小犹大”的价值;你可以想像合作、可以想像和平协议,甚至可以想像在最终的制度安排上台湾能有什么角色。

2019年的两岸汉字选拔,我个人推荐的“望”字拔得了头筹,这“望”,表示两岸对自己、对彼此、对未来都有期待,也敢于期待,而旧历年原就是让华人“顺理成章”、“理直气壮”敢于期待的日子,今年的春节更就是这几年来在主客观情势下最能让大家敢于希望的春节。以此,就让我们一起过个能期待、敢尝试、“诸事大吉”的“猪年”吧!

(作者为台北书院山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