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美丽,“民意”说了算

字体大小: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林行止

自从印裔美籍政论家兼传媒学者狄梭沙(D.J. D'Souza)在1999年4月号的《胡佛文摘》(胡佛学社Hoover Institution的机关刊物)发表《歧视有时不无道理》(When Discrimination Makes Sense)后,因性别、种族、外貌(主要指高矮、肥瘦及美丑)歧视而导致就业市场的不公平现象,有日趋普及之势。对于大多数必须与顾客进行面对面打交道的从业人员,性别偏好、肤色辨识以至外貌是否符合一般人期盼,无可避免地主导了商业行为;即使在重视平等机会的文明社会,一样存在这种现象,而且为大多数人、包括“平等机会”的倡导者,对此亦不得不默默接受。

美貌和身材突出的人,不论男女,在劳动(体力及脑力)市场,都有绝对优势,这不是资本家的偏见,而是服从“无形之手”的指引。非常明显,顾客对这类合眼缘即属“顾客钟意型”(Customer Preference)的工作人员较为友善,令他们有较高“吸客率”进而较易“做成交易”,有利企业收益,雇主遂给予较佳的物质待遇,那不是绝对符合市场供求原则吗?换句话说,你不能批评资方“歧视”,你只能说顾客有偏好而生意人的座右铭是“顾客永远是对的”,他们做出迎合顾客要求的事,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

见惯世面的人,对此心里莫不了然,美貌和身材突出的人所以在社会各层面占尽便宜,是因为他们非常“吸睛”,到处惹来注目,有“推销”效应,“市场需求甚殷”,这类人的物质与精神收获俱丰,虽然不一定合法却肯定合情合理。这种外貌稍逊者无法得到的待遇,经济学家称之为“美丽贴水”(Beauty Premium),而“美丽贴水”是“外部效益”(externality)的自然结果。

俗话说“各花入各眼”(beauty is in the eye of beholder),即人的审美观点互异,有人喜欢西施有人钟情无盐,是无可避免的社会现象;不但如此,审美观点还会随社会风气而变,比如肥瘦在不同时期各有“拥趸”(大约一百年前,增肥的广告环球处处可见)。因此,在一般情况下,人之美丑,和“萝卜白菜各有所好”一样,因人而异,没有共通准则。面对这种“游离”状况,研究美丑经济效益的经济学家,坚持必须用“科学方法”定出美与不美的分际,才能进行“科学研究”,而方法是“民调”。经济学家把外貌(主要指女性)分为三大类——丑陋(homely looking)、平庸(average looking)和美丽(better looking),然后进行“民意测验”,以达“实证”效果(时期有长达三年〔以排除“一见钟情”的偏见〕,期内由同一组人员进行“评分”)。这些不同“级别”的“大头相”,得分最高的便是“美丽”,依次是当然是“平庸”及“丑陋”。老于世故的人皆知,“靓女靓仔”人见人喜,遂有“美丽贴水”,反之,那些不合眼缘的,可能“赶客”,回报因而较低,是所谓“顾客歧视”(customer discrimination)的必然后果。

在市场导向的社会,员工收入高低与顾客的喜恶成正比,这是“平等机会委员会”无法扭转的现实,正因为如此,美容业才会门庭若市——受歧视的人与其向有关部门投诉(费时失事是常态),何如花点资金去打“蜡像针”(Botox)和找整容医生更有“效率”!她(他)们在这方面的投资,如无“医疗”意外,回报必然非常可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