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事件与虚币监管

字体大小:

来源:大公报

作者:付饶

据韩国媒体Decenter报道,多家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收到了警方的通知,要求其对“N号房”一案协助调查。一些交易所表示其正识别相关用户名单并承诺积极协助警方调查。据悉,犯罪嫌疑人在社交媒体Telegram上运营多个称为“N号房”的私密聊天频道,将被威胁的女性作为性奴役对象,在房间内非法拍摄性视频和照片,同时收取加密货币作为房间入场费。

据报道,“N号房”的付费标准分别为20万、60万、150万韩币圜(相当于1149元、3448元、8620元人民币),大都使用比特币交易。韩国警方掌握线索的受害女性多达74人,其中16位是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一位是年仅11岁的小学生。更令人气愤的是,人性的集体泯灭。“N号房”事件从2018年下半年一直持续到2020年3月,付费用户高达26万人。韩国用户使用较多的交易所都表态,愿意积极配合协助调查。

政府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是世界各地的立法者、监管机构以及司法审判者共同面临的艰巨挑战。他们必须监管无法预料的事情,一方面他们必须避免对最糟糕的情况,比如人口贩卖、违禁药品交易、军火走私、儿童色情、恐怖主义、逃税等等做出过度的反应,因而阻滞了这项技术的创新活动,另一方面,他们必须避免曲解尚未获得证明的新应用,例如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身份识别管理平台,因而限制公民自由。必须用稳定的方法来处理监管、立法以及国际条约的协商谈判,以消除管制的不确定性,让投资者能继续支持这技术的发展。

比特币问世的早期,反对者往往谴责它是一种被拿来洗钱或者购买非法商品的工具,批评者说,由于这是一个分布式,点对点的技术,犯罪者将会利用它。以销售毒品为主营业务的黑市购物网站丝绸之路在2013年10月的高峰期,有13756项产品以比特币定价,它用邮寄的方式递送商品,并提供指南,教你如何避开监管机构检查。美国联邦调查局查封关闭这个网站时比特币的价格大跌,外界把数字货币和犯罪画上等号,这是比特币的至暗时刻。

一些政府已经禁止使用比特币或者禁止国有银行来交易它。在中国,持有比特币并不是非法的,但是大家都知道使用人民币公开购买比特币不合法。中国还是准许专业挖矿群体的发展。事实上,中国的矿池已经具有相当的影响力。除了中国以外,也有一些其他的管辖机构对比特币做出狭隘的定义,比如美国国税局把比特币视为一种资产,对其增值部分课税。

笔者认为,技术本身没有善恶,只是落到了作恶人的手里。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怪罪这个程序,或者是分享的文化问题,未必在于我们拿着这个程序来做什么,可能出在我们并不了解,我们应该拿它来做什么。

比特币或者区块链技术并没有任何独特之处,使得它比其他技术更有助于犯罪者。反而,监管机构相信数字货币可以帮助执法,例如可以提供可疑活动的记录,甚至可以帮助探寻从金融服务到物联网等平台上的许多网络犯罪。

首先,纵使是犯罪者也必须在区块链上公布他们所有的比特币交易,因此执法机构追踪以比特币支付的交易笔追踪比现金执行的交易更加容易。截至目前,现金仍然是罪犯使用的主流支付媒介。

其次,美国每次发生死伤惨重的枪杀案后,美国步枪协会会员总是辩解,美国的枪械暴力问题不能怪罪于枪械本身。同理,如果因为一些人利用区块链技术来犯罪而怪罪或者禁止区块链技术,那也将非常可笑。某个人抢劫一家银行时,我们不会把抢劫案怪罪到那些摆放在金库里面的钱的头上,犯罪者使用比特币这个事实更加凸显的是比特币欠缺坚实的管理支持以及教育,而非比特币本身的原因。

平衡隐私保护与合理运用身份

笔者认为,区块链的背景下,身份这项议题非常重要。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在区块链上建立身份。一方面,如果我们把身份转移到观点非常僵化、不容改变的数字世界,那么在隐私保护与合理运用身份信息之间,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日前中国通过的《金融分布式帐本技术安全规范》给我们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政策文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