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的有很多职业小三吗?

字体大小:

来源:《新周刊》

刚刚结束的《三十而已》,塑造了很多成功的形象。不管是以包出位的顾佳、精致穷的王漫妮还是泯然众人的钟晓芹,都获得了观众的好评。有人说,这部剧里所有的角色他们都喜欢,除了一个人,破坏顾佳家庭的“小三”林有有。

林有有的行为吊打一众绿茶和小三,甚至她一个人就能出一部茶艺学和三学的教学秘籍。

上一次,被全网憎恨的角色还是2017年播出《我的前半生》中的凌玲,而她的身份,也是小三。

这些年,很多事情变了,但我们对于“小三”的厌恶却从来没有减少过一丝一毫。不管是当年的姚笛还是前段时间的半藏森林,都激怒了全网的吃瓜群众。

然而邻国日本,对待小三确是另外一种情况。他们不但对“小三”这个身份很宽容,还发展出了一部分以“小三”为职业的人。

职业拆情侣,挖完墙角就跑的职业小三们

一听到“职业小三”很多人可能就忍不住要开炮了,然而这些小三并不是我们常见的可恨的角色,更像是分手大师类的存在。

这个职业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日本兴起了一种企业,叫做別れさせ屋,翻译过来的大概意思就是分手事务所。不过他们的主营业务并不只是帮男女分手这么简单,还有摆脱损友、助人戒烟戒酒或者帮小偶像离开吸血经济公司等“分手”项目。

2000年,这种事务所增加至十几家。到现在,全日本已有近300家类似的机构。

可分手事务所是如何跟职业小三扯上关系的呢。

如果大家看过邓超演的《分手大师》,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在拆散情侣的时候,如果能扮作被分手对象的完美情人,这样离开原来的那个人就变得容易多了。

这些公司的委托对象中,女性的比例占73%,男性占27%,客户的年龄在20至50岁之间。

人们来委托的原因也各不相同。有的想跟伴侣无痛离婚,有的是感觉另一半出轨但没有证据的,有的则是来委托这个公司招人扮演小三勾引自己伴侣小三的(禁止套娃)。还有一些不认同孩子伴侣的父母,比起拿着支票对着人喊“给你200万,离开我儿子”,这种手段神不知鬼不觉,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但如果是真小三想借事务所上位,事务所也会遵循职业道德拒绝这种单子。毕竟已经是做在违法边缘试探的事情了,还是要有道德标准才可以。

一手交钱、一手约会的职业小三们

还有一些职业小三,会跟已婚男士约会,吃饭喝茶逛街该有的活动都不少。只不过,酒足饭饱之后,当即付账分手。这个付账,是付给女孩子的“约会费”,一次约会的费用一般是3至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00至3500元)。

这些“职业小三”在日本有个专门的称呼,叫做“パパ活”,翻译成中文为“爸爸活”。“爸爸活”这个词在2010年出现,一般由专门的交际俱乐部打点。这些“职业人”给有钱有势的已婚大叔们提供陪饭陪聊但是基本不会陪睡的服务,她们获得金钱报酬,大叔获得情感抚慰。操作形式,有点像国内的“干爹”。在日本,不只有女性从事“爸爸活”,有相当数量的男性也会做类似形式的“职业小三”。

在日本,爸爸活非常普遍。一项针对3000人的调查当中,有24%的人做过这种职业小三。不过这个调查样本当中,含小三率可能过高。根据日媒《日刊SPA!》调查,一家大型爸爸活网站拥有38万女性会员。网友估算,整个日本爸爸活市场活跃着300万左右的女性,也就是在日本10个女孩中就有一个从事过“爸爸活”。

2017年,还有一部名为《爸爸活》的电视剧播出,把爸爸活这个隐藏在灰色地带的“游戏”带到了国民的讨论中。

然而,这些从事爸爸活职业的“小三”并不是我们认为的妖艳贱货。活跃当中的女性不乏一些已婚女性、就读私立名校的女大学生、名气渐长的偶像艺人、海归学历的知名模特等。这些女性可能有学历有能力,美貌与智慧并存。

为什么日本有这么多职业小三?

很多人想不明白,这么优秀的一群人为什么会去做“职业小三”这么不体面的工作,正经上班它不香吗?

钱是大多数人参加“爸爸活”的第一动力。虽然根据女性自身条件,收入会有高低不同,但一般女性的月收入都能达到40万至130万日元,而日本月均工资才20万日元左右。

上世纪80、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裂,经济成长进入低迷时期,就连作为家庭主妇的女性也有不少加入了工作大军。

不过,日本职场对女性并不友好。加班是日本职场最常见的状况,但需要兼顾照料家庭、子女的女性并不能像男性一样没日没夜的加班,所以一部分女性只能从事短工或派遣劳工。年轻人的上升阶梯越来越少,于是有一些人就把目光投向了色情业这样的灰色地带。

在日本泡沫经济时,人们的欲望十分膨胀,情色产业也随之发达了起来。到今天,日本的情色产业仍旧保持着十分繁荣的景象,据日本经济学家饭田泰之的分析推测,日本成年女性当中每20人就可能有1个从事过色情业。

在日本,并没有中国传统的贞操观,在他们眼里从事色情业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至今日本家庭主妇对于丈夫到色情场所多半持无可无不可的态度,认为“男人工作辛苦,需要进行必要的放松”,或者“因为公事需要进行交际,可以理解。

而相比风俗业,爸爸活这种只有精神交流没有肉体纠缠的方式更容易被接受。

爸爸活也具有一定的社会作用。日本学者坂爪真吾在他的著作《爸爸活的社会学》当中就曾写到这种有“爸爸级”的大叔和年轻大学生们参与的“爸爸活”,俨然成了当下日本社会婚姻制度缺陷的一种补充,“是一种有效的社会资源”。

坂爪真吾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男性很难和特定对象维持基本的恋爱关系,但同时又想着‘再好好谈一次恋爱’,于是陷入了两难境地。”

你以为日本人在搞黄色,其实人家只是追求纯爱而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