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日本植物工厂受关注

字体大小:

作者:大林广树

来源:日经中文网

通过控制生长环境来生产蔬菜的“植物工厂”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受到广泛关注。植物工厂生产的蔬菜一般都装袋销售,因干净卫生而受到消费者青睐。因生产效率提高,原先偏高的价格降低,这也为植物工厂吹入一股东风。作为应对农业缺少接班人问题和气候变化的稳定食品供应渠道,植物工厂的存在感提高。

7年前从超市转行进入植物工厂领域的日本木田屋商店(千叶县浦安市)在福井县和静冈县设立了三座工厂。以生菜为中心,日产能达到3.4万颗。虽然餐饮店的订单减少,但该公司通过新鲜食材销售公司“Oisix Ra大地”进行线上销售,4至5月的线上销量比去年增加一倍,面向超市的销量增加两成。

工厂生产的生菜不使用农药,每袋仅80克左右,单身人士一次也能吃完,这样的特点颇受消费者欢迎。发生新冠疫情之后,木田屋商店说“采用独立包装、干净卫生的特点也开始受到青睐”。

木田屋商店生菜的店面售价为80克128日元起。在工厂蔬菜中,价格最为便宜。农田里露天栽培的生菜在超市里的售价为20至110日元(按80克换算),因此木田屋商店的生菜价格仍偏高,但因为质量和产量稳定,洽谈业务的人越来越多。

从全球范围来看,日本属于植物工厂数量较多的国家。日本设施园艺协会(东京都中央区)称,截止到2月份,日本共有386座植物工厂。由于设备过剩,多位小规模实验性设施,其中四成亏损。由于把开拓销路等看得过于简单,不少企业接连退出该业务。

但日本综合研究所的三轮泰史表示最近“收益方面开始看到曙光”。其原因是可压缩水电暖费和人工费等的技术以及栽培知识不断积累,植物工厂的规模越来越大。木田屋商店查明了将含有溶液的栽培板分层配置也能使蔬菜生长的光线强度,由此提高了生产效率。还利用混载车辆降低了物流费用,从而实现盈利。较为省电的发光二极管(LED)照明灯的价格也越来越便宜。

向伊藤洋华堂等供应产品的Spread公司(京都市)2018年在京都府木津川市启动了第二座生菜工厂。日产量达到3万颗,为全球最大规模,将生菜搬到10米高架子上的搬运等七成工序实现了自动化。叶生菜(80至100克)的建议零售价为158日元(不含税),比2008年便宜四成。该公司还与NTT集团合作进行数据收集。利用人工智能(AI)技术提高效率,向更低的价格发起挑战。

这种动向吸引更多的企业涉足植物工厂领域。Spread公司开始推广提供运营技术经验的特许加盟方式。目前正在为日本的石油经销商ENEOS集团2020年底竣工的植物工厂提供援助。

日本PLANTS LABORATORY公司(东京港区)凭借简易设施拓展业务范围。该公司与东京大学合作,开发出了采用低价农用塑料的植物工厂系统。引入成本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该公司不仅在西友的部分店铺设置了小型工厂,还与JR东日本集团合作,在高架桥下方进行栽培。

各企业纷纷涉足植物工厂是出于对食物采购的担忧。

在食物自给率不到四成的日本,2019年农业就业人口比5年前减少35%,平均年龄已达到67岁。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产蔬菜的进口一度停顿。外国技能实习生到不了日本,很多农户的收获工作受到影响。而植物工厂不受越来越不稳定的气候的影响,通过有限的人手和空间保持稳定的收成和价格,因此备受关注。

工厂蔬菜的需求除超市外,在商用领域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比如:便利店及餐饮店的沙拉、随着双职工家庭增多而需求增长的做家常菜用的净菜等。杂菌少、容易存放、可以省去洗菜的麻烦,并且大小一致,品相也好。

据富士经济统计,面对日本每年55万吨的生菜需求,植物工厂的供货量在2019年约为1.7万吨,市场份额占3%左右。预计到2030年左右,供货量将达到6.2万吨,市场份额超过10%。

植物工厂在世界上也被称作“室内农业”,相关业务呈扩大趋势。美国PLENTY公司结合LED照明及数据分析等技术,在建筑物内的温室中栽培蔬菜和水果。该公司从软银集团的愿景基金等筹资,出资者还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

在中国,三菱化学与当地企业达成协议,向中国提供最大规模的并用人造光和太阳光的蔬菜栽培系统。荷兰飞利浦LED照明在日本等国广泛使用。

直面气候变化的世界人口到2050年将达到97亿人,食物危机风险增大。与使用机器人的智能农业及植物肉一起,植物工厂也将成为很有希望的解决手段。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认为,新一代植物工厂的世界市场到2025年将达到1618亿日元,是2020年(165亿日元)的约10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