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都爱偷窥别人?

字体大小:

作者:傅青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偷窥者,英文是Peeping Tom。流传最广的版本是戈黛娃为求丈夫减税,软磨硬泡,有天丈夫终于不耐烦,怒道:你要是能全裸骑马绕城一圈,我就减免税收。之后戈黛娃真就赤身裸体骑马环绕考文垂的大街。

居民为了尊重她,紧闭门窗,全城闭户不出。而唯一的偷窥者,是一个叫汤姆的裁缝,他在窗子上凿了一个小洞,企图偷窥,结果被雷电击瞎双眼,这就是英语Peeping Tom一词的由来。

对于窥视,希区柯克曾在电影《后窗》里表现过:男主角大腿骨折,坐在后窗前,忍不住窥视的欲望,开始观察周围的邻居们。

于是,在房间里练舞的交际花舞蹈演员,抑郁不得志的钢琴师,渴望爱情的单身的女人,喜欢露宿阳台并用小吊篮运宠物狗遛弯的夫妻俩,以及一个在雨夜拖着大箱子出行好多次,之后太太就消失掉的珠宝推销员……都成了他的窥探对象。之后,他的生活也因此卷入到一系列的漩涡之中。

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偷窥的诱惑。

今年奥斯卡的最佳真人短片《邻居的窗》就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女主是个家庭主妇,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又怀上了老三,日常琐碎占据了她大部分的生活,她一脸憔悴,看起来十分疲惫。有一天,他们的对面搬来了一对年轻小夫妻,他们热情洋溢、朝气又有活力,有时候站在窗口顾不上拉窗帘,就开始忘情亲热。

于是,在那个平淡如水的夜晚,女主夫妇饶有兴致又五味杂陈的观赏了对面邻居火辣热烈的一幕。

对面的小夫妻没有孩子,甜蜜的享受着二人世界,经常叫上一群朋友开party嗨到很晚,没有鸡毛蒜皮的日常琐碎,似乎永远不用为生活烦恼,这一切都让女主非常羡慕。

而女主呢?生完三个孩子后,她已很少和老公亲热了,喂养和照顾三个孩子,耗尽了她对生活的全部热情。在一次跟丈夫爆发的争吵中,她忍不住抱怨:“一直以来我都很累。”

而对面的窗里的生活,就像是另一个美好的平行世界,女主无法控制自己想要窥探他们生活的欲望,哪怕在深夜,给孩子喂奶时,她都无法抵抗这种窥探欲,不禁要拿起望远镜窥视一番。

然而,对面邻居的生活并没有一直热烈明快下去。

他们消失了几天,等他们再回来,男邻居剃了光头。再之后,没有了歌舞升平的喝酒聚会,取而代之的是亲友们面色凝重的上门拜访,以及女邻居躲在一边偷偷落泪。

终于,在一个夜晚,男邻居辞世,上门清理尸体的专员用裹尸袋把他拉走。

女主慌忙跑下楼,试图安慰女邻居,没想到,女邻居竟一眼认出了她。

“你是住在对面那栋楼对吗?你有一个小女儿,一个小儿子,还有个小婴儿,但愿这不会让你觉得被冒犯了,你的孩子们真的好可爱,也很搞笑……我丈夫一直病的很重,我丈夫和我,就会望过去,看看你的孩子,应该还有你的丈夫,夜里坐在那里喂那个小婴儿,真的……”

女邻居越说越激动,眼睛里流露出满满的羡慕。

羡慕这种心理太容易滋生了,我们会羡慕那些家境比自己好的,赚得比自己多的,比自己漂亮的,比自己有趣有才华的……

甚至经常会想,要是可以重来就好了,能成为向往的那种人,应该会很快乐吧。在羡慕他人的时候,我们渴望成为任何人,除了自己。

适度的羡慕不是坏事,甚至可以倒逼自己成长,我们可以有野心、有欲望、渴望过上更好的生活,但也要学着接受和认可生命每个阶段的幸福。

《东京女子图鉴》里,女主绫一心想要去东京,当她终于在东京找到了一份工作,租下一处房子,并遇到了在这个城市第一个爱她的男人,开始过起了妥帖安稳的日子后,某天夜里,她盯着起球的内裤,觉得这样的幸福真是太过于渺小,太悲哀了,于是她毅然决然地逃离了那种生活。

在那之后,绫与很多人产生过交集,用过了很多奢侈品,赚了比之前翻了几倍的薪资,兜兜转转很多年,当她在街头再次看到前男友时,发觉当时认为渺小悲哀的幸福,其实也是很难能可贵的,当时的那种幸福也并不是随处可见,不值一提。

我们可以赚更多的钱,赢取更多与生活讨价还价的筹码,但幸福这种东西太主观了,靠钱也解决不了。因为钱本身既不会使人幸福,也不会带来不幸,它是中性的,就像一个放大镜,只是充分暴露出事情本来的样子。

如果用钱来给幸福分等级,那么等有钱之后,等待的也只能是新一轮的比较和新一轮的财富追逐。

试想一下临近年底,当每个人都极尽凡尔赛文学之能事,用自认最低调奢华的方式,在朋友圈这个赛博窗口炫耀拿了多少年终奖,公司组织去哪里团建旅游,休了多少天年假,给父母准备了什么高端礼物……

本来考评拿到A,加薪两千块的你正乐呵呵盘算怎么犒劳一下自己时,看到大学舍友在朋友圈分享拿到大笔的项目提成,公司还要组织海外旅游一波,需要代购的可以小窗联系她。这时,你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卡里多出来的数字也不香了,快乐也烟消云散了。

这是日常生活中本可以拥有幸福,却因为对比他人的幸福而产生痛苦的一个小小缩影,因为对比,那些难得的幸福瞬间,也一溜烟消散了。

幸福从来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难的是比别人更幸福。可这又是何苦,算不算是在欺负自己呢?

人们总是容易对自己当下的生活感到厌倦,对窗外的生活无比向往,而真相往往是,你向往的未必如你看到的那么好,你拥有的也并非如你认为的那么差。

我们从窗口窥探别人的生活,别人又从窗口窥探我们的生活,这种窥探到的生活互为彼此的围城。

萨特在话剧《禁闭》中描绘了几个灵魂死后坠入地狱,地狱中没有预想的残忍的酷刑和炼狱般的折磨,只有一间封闭的密室,三个灵魂无论做什么都要在别人的目光审视下完成。

最先感到崩溃的是一个叫加尔散的灵魂,他说地狱中虽然没有残酷的刑罚,但他宁可遍体鳞伤,给鞭子抽,被硫酸浇,也不愿使脑袋受折磨。紧接着说出了那句最著名的台词:“他人即地狱!”

如果你不能正确地对待他人,那么他人便是你的地狱;如果你不能正确地对待他人的评价,那么他人的评价便是你的地狱;如果你不能正确地对待自己,那么你便是自己的地狱。

这个城市有那么多扇窗,窗内有着那么多观察者,他们闪着不同神情的眼睛,带着不同的视角和不同的生活体会从窗口眺望,试图窥探窗外别人的人生。

你永远不知道那些被羡慕的人生,背后藏着什么秘密,搞不好那些远观活得挺精彩的人,近看也不过是一地鸡毛。

也许荒诞才是生活的本质,理想中的别人的生活,大都是我们幻想出来的,别人的真实人生咋样,或许和窥探到的完全不一样,而你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什么样,旁观者可能也永远都不会懂。

所以,拉上窗帘,过好自己的生活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