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变成听书 高度浓缩内容是亵渎了阅读?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在彼岸台湾,的确有人提出类似的想法,并希望台湾文化部可与谷阿莫合作,推出“五分钟看完一本经典小说”系列。著名台湾文化人杨照便对此极度不满,认为“谷阿莫的方式只适合处理烂片”,更反问提议者:“你们真的都不懂吗?你们这样对得起书、对得起图书馆这项人类文明事业吗?我的信念是‘50小时读完一本经典小说’……你一辈子读过多少经典小说?有哪一本是应该被你们这样糟蹋的?请你告诉我,如果你有这种无知的勇气的话!”措辞之严厉,反映他对将书本高度浓缩再演绎出来的方法甚为不满。

毫无疑问,要将一本四、五百页的书“取其精华,去芜存菁”,再转化为约10至20分钟的演辞,必要高度简化、浓缩及裁剪,对于真正想了解书本内容的读者,明显不太理想。《大英百科全书》编辑指导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J. Adler)在其著作《如何阅读一本书》(How to Read a Book)中提到阅读的四个层次—基础阅读(elementary reading)、检视阅读(inspectional reading)、分析阅读(analytical reading)和主题阅读(syntopical reading)。在分析阅读的层次中,就有提到如何证明作者的知识不足、资料错误、逻辑谬误及分析的不完整等,这是阅读技巧中较为高层次的追求。

然而,如果纯粹依赖听书,就容易忽略作者写作的论证过程,亦有将个人见解建筑在别人的消化结论基础上之嫌,难以再作思考,以提炼出自己的观点,再进行讨论。艾德勒曾言:“一个人如果说他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却说不出来,通常是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说书人为达商业效果,固然可以轻松归纳出书中要点、个人见解,但听者接收后,是否说得出个所以然来?似乎成疑。

亦有人认为,听书可能会改变个人的阅读习惯,或许会减少阅读时间。对此说法,却是众说纷纭,起码对于听众Kim(听书年龄两年左右)而言,阅读时间并没有减少,“我一般是在通勤路上、出差途中、做饭的时候听书,还有就是,我不喜欢看小说,但如果有某本非常火的小说,我会选择先听一下,如果真的很吸引,才会阅读。”如此说来,听书反而有助提高阅读量。

取巧还是便利在于用家心态

在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曾经有此提问:罗胖(罗振宇)的“罗辑思维”和后来的“得到”App到底有没有用,是不是一场骗局?其中一个精彩的答案如是说:“妄想自己不读书,自己不一点点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而想吃别人咀嚼的知识长胖,这是一种自我催眠和自我安慰,这样非但不会让你提高,还会麻痹你的神经,让你丧失真正的成长机会。”

在内地网上论坛中,亦有论者认为听者总是在听了经过提炼的“精华”后,感到满足和充实,有更加依赖这种方式的倾向,结果形成浮躁的自满,投机取巧,反而削弱了人们阅读的欲望。也有人质疑,如果愈来愈多人听书,会否少了人真正读书?樊登曾在访问中为其自辩:“用德兰修女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能让他们变得更好,那就去做吧,否则,就请搭把手。”

西方有句谚语:You are what you read,意思就是你读什么样的书,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阅读往往造就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和气质,因此古往今来,大力推广阅读者不计其数,然而,如果过度依赖他人消化过的知识,最终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