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硅胶娃娃体验店面临夭折

字体大小:

来源:上游新闻

作者:王敏

35岁的湖北人李博,在网络上被称为“全国最懂硅胶娃娃的人”。

2018年9月,李博在深圳龙华区富士康工厂附近,开了中国首家成人硅胶娃娃iiland(爱爱乐)体验店。2020年底,另一家连锁店在深圳坂田区开张,专为顾客提供试用硅胶娃娃服务。

自打业务上线,争议声就没断过。一位残疾人顾客跟李博说,这是他这半辈子“最有尊严的性生活”。也有人在网上骂李博“物化女性”“有悖伦理道德”。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今年3月11日,李博的两家硅胶娃娃体验店,被深圳两地警方先后查封。

李博暂时失业了。十几个硅胶娃娃锁在体验店房间里,两名员工辞职,还有3名员工天天追着李博问:“老板,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业?”

李博也不知道答案。眼看着近180万元的投资即将打水漂,员工工资开始吃紧,他除了焦虑,还是焦虑。

警方为何要查封硅胶娃娃体验店?有无执法依据?3月31日,上游新闻记者分别致电深圳市公安局、下辖龙岗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均未得到明确答复。

北京律师许浩则称,硅胶娃娃体验馆是新生事物,现在没有明确禁止性法律认定其是违法行为。

爱爱乐体验店,是李博在深圳打拼的主场。

若是往常,顾客在房间体验完娃娃得到满足后,走出暗色灯光,在他跟前坐下,李博会很自然地递上一支烟、一杯热茶。

接下来,就是“真心话大冒险”环节。李博擅长打开人心,来店体验的顾客,会跟他分享生活的边边角角。

顾客说娃娃有些僵硬,李博宽慰对方,娃娃自然比不上真人,但爱爱乐团队还在做研发,要给娃娃制造出更接近真人的肤感和温度。

有年轻小伙子第一次来店体验,非常紧张。李博跟小伙子说,“性爱是人正常的生理需求,你玩的是娃娃,又不是真人,不危害社会,不违法犯罪,要放松一些。”

有位顾客,老婆怀孕了。他告诉李博,老婆支持他过来玩娃娃,“用这种方式,不出轨,又利于家庭和谐。”

一位残疾人顾客体验过娃娃之后,告诉李博,这是他“半辈子最有尊严的一次性生活”。

对于多次玩娃娃上瘾,又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李博会跟对方说:你应该找个女朋友了。为防止未成年人进入,他在墙上贴了醒目的禁止标记。

从顾客眼中看到自己工作的价值,李博满心欢喜。他觉得这份工作是有使命的。虽然硅胶娃娃不是真人,但是作为工具,确实能帮助人们“缓和”一些问题。

然而这些满足感,在今年3月11日当地派出所联防队员查店撞见顾客体验娃娃那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事情发生时,李博正在深圳坂田店休息区喝茶。水箱中的鱼儿安静无声地游来游去,跟人类互不打扰。

李博说,2020年底,坂田连锁店开张后,当地派出所联防队员经常会不定时查店、拍照,但从来没有告知他具体的检查事项。

此前,联防队员检查时没有遇上顾客。3月11日那天,有位小伙子正在房间内体验娃娃。结果派出所联防员推门而入,年轻小伙吓得蹲在地上懵了五六分钟……

场面极其尴尬。李博见联防队员来,“不敢拦,拦就是阻碍执法,只有配合。”联防队员随后叫来派出所民警,民警把这位小伙子训了一顿。

小伙子哀求民警千万不要处理他,一旦接受处理,就会丢工作。最后,派出所民警没有处理小伙,训完后将他放走。

李博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当时的心情,只能对小伙连连道歉,“良心负债相当严重,小伙子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人家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联防队员冲进来了。”

当天,坂田体验店被派出所贴上封条。深圳龙华区老店,在差不多同样时间,也被警方查封。封条上有日期,没有公章。

查封原因是什么?李博至今不清楚,执法人员也没有告知。“我们没有侵害任何人的利益,没有去扰乱社会,小伙子就是想单纯过来体验一下娃娃,如果感觉不错,可以买一个带回去。”

几天后,派出所民警换了新封条,上面盖了公章,依然没有告知李博查封原因。

老板李博,暂时失业了。

紧接着,十几个娃娃被封锁在体验店房间里,两名员工辞职,还有3名员工天天追着李博问:“老板,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业?”

李博也不知道答案。他更是一肚子苦水,外债还有40万元,员工工资开始吃紧,眼看两个店投资的180万元,马上就要打水漂。

这一阵,李博接到十几通陌生人打来的电话,问:“是李博吗?我知道你现在困难,你发个卡号过来。”

还有人朝他营业收款二维码上转钱,但转账被限,李博全部没有收到。他常常问自己:“我何德何能?”

媒体来了一拨又一拨,他不断重复着个人经历、开店的初衷。但眼下不能开店,他无法摆脱困境,就只能假装天天上班,尽可能不引起家人的注意。

李博与妻子,住在离坂田连锁店3公里的出租屋里,女儿在湖北老家。

女儿天真可爱,是个小话唠,聊天话题不重样,李博想她了就给她微信视频。眼下体验店被查封,李博焦躁不安,他不给女儿打电话了,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

李博不晓得妻子有没有发现自己异样,妻子上白班,李博上晚班。李博回家,妻子睡下,等他醒来,妻子已经去上班。两人大半个月没有打过照面。

他和妻子很少谈工作方面的事情,只要妻子不问,他也不会主动说。开业之后,妻子只到店里去过一次,对李博的工作没有反对,也没有说支持。爱爱乐体验店被查封后,“也没有告诉她,即便发现了,她也没办法帮忙。”

李博无人可以诉说,他感觉这种情绪比孤独更痛苦,且压力重重。

没什么文化,这是李博给自己贴上的标签。

他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先是去福建进了黑心鞋厂,然后到北京摆地摊、卖羊肉串、开饭店。再辗转到深圳开披萨店、手机店、中介公司,均以失败告终。

欠了一屁股债、走投无路的李博,却不愿意回老家,也不愿意到厂里去打工。他不认输,一定要在深圳这个千万人口的流动型城市留下点什么,不愿穿着拖鞋来,穿着拖鞋走。

于是,李博每天去坐公交车,富士康厂区到处都是男的。想起自己做工的经历,重重叠叠的厂房区、条条流水线、密集的工厂宿舍。性需求,是每个工人都需要解决的问题。

他想到一条路:做硅胶娃娃体验店。在中国国内做硅胶娃娃体验生意的人,几乎没有。如果自己首创,大有可为。

在李博的认知里,来体验娃娃的人,就像他自己,是在城市里起伏不定,来回徘徊的边缘人群。他们的思维方式,李博很明白。

2018年,李博在深圳龙华区富士康工厂附近,开了中国首家成人硅胶娃娃iiland(爱爱乐)体验店。2020年底,另一家连锁店也在深圳坂田区开张,专为顾客提供试用硅胶娃娃性爱服务。

这两个店,均有成人用品销售、批发、零售、研发的营业执照。李博还想申请体验项目,但工商管理执照里,没有这个选项。

体验店开张以来,争议不绝于耳。有人发帖质问:为什么不只卖娃娃?为什么非要开体验店?

开店前李博就发现,对于硅胶娃娃,很多人在网购平台上总是长期咨询,但始终不下单。

李博说,很多产品卖家秀好看,但不知道好不好用,寄过来的实物相差太大。而且硅胶娃娃价格昂贵,一般的三五千元,质量好的超过一万元。很多店都写着:一旦售出,概不退换。

还有人顾虑,如果将硅胶娃娃实物买回家,不方便保养,更不方便储存。要是家人、朋友看到家里摆放硅胶娃娃,会非常尴尬。

按照李博的设想,他开硅胶娃娃体验店,可以最大程度避免以上情景的出现。顾客只需花100多元娃娃清洁保养费,就可体验一把。购不购买,全凭顾客意愿。

李博经常浏览网友对于爱爱乐体验店的评价,很多人对他表示了支持。但有的问题他看不懂,会尽量要去弄懂。他不能理解的是,有人称李博做硅胶娃娃,是为了“物化女性”、“违背道德伦理”。

“硅胶娃娃就是娃娃,是物,不是人,这是本质区别。人有情感有思想,硅胶娃娃是用于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我只是将这个工具赋予了它应有的功能,并不存在物化女性的意图,也未涉及到道德伦理。如果照这种逻辑,女性们使用的情趣用品,是否也在物化男性呢?”李博气呼呼地说。

如何给硅胶娃娃消毒,也是爱爱乐体验店重要工作之一。“男顾客去玩过娃娃,要是染上病,回家传染给妻子,这就很恐怖了。”网友说。

李博称,自己是按照无菌场所打造爱爱乐体验馆,要按照各道操作流程进行化学、物理清洁。娃娃要清洁、消毒达标,才能二次进入房间。

李博说,如果不这样规定,良知上过不去。“你洗的不是一个娃娃,是顾客后半辈子的幸福,包括顾客整个家庭后半辈子的幸福。”

李博不敢想象未来。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爱爱乐体验馆能够重新营业。而现在,35岁的李博感觉到自己的梦想,随着娃娃体验馆一并被查封了。他觉得自己非常失败,不是一个好父亲,对不起妻子和父母。

15年前,刚到深圳时不服输的力气还在。但现在,李博更明确的事是,以后无论多老,都要回湖北,在深圳的他像一只无脚鸟,落不下来。

3月31日,李博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爱爱乐两家体验店被查封时,警方都没有给他任何书面通知书或行政处罚单。李博追问为何查封店,执法人员仅口头告知:“上面有要求”。但具体什么要求,为什么原因,李博至今不知道答案。

“投资这么大,说关门就关门,何时开门遥遥无期。要我‘死’,总得给个理由吧?”李博有些生无可恋地说。

深圳警方为何要查封硅胶娃娃体验店?有无执法依据?3月31日,上游新闻记者先致电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坂田派出所,派出所工作人员称,这个问题不方便回答,建议联系龙岗公安分局。

上游新闻记者随后联系上龙岗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叫记者找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公安局公共关系处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先发采访函,等待相关部门人员主动联系。

3月31日,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硅胶娃娃体验馆作为一种新生事物,现在我国还没有明确的禁止性法律来认定系违法行为,其经营业务能否得到工商、卫生等监管部门的许可,还有待观察。

许浩称,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卖淫嫖娼行为可处拘留和罚款。《刑法》也规定了组织卖淫罪。对于硅胶娃娃体验馆,去消费的顾客以金钱为媒介,与硅胶娃娃发生了关系,看似一种“嫖”的行为。但法律上认定卖淫嫖娼,不管同性还是异性,发生关系的对象,一定是人,必须在人与人之间发生。而硅胶娃娃只是物,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卖淫嫖娼和组织卖淫。

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制作、运输、复制、出售、出租淫秽的书刊、图片、影片、音像制品等淫秽物品,是要受处罚的。《刑法》也有传播淫秽物品罪,对淫秽物品范围规定是: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

硅胶娃娃作为性玩偶,算不算淫秽物品?

许浩认为,从目前的刑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案例看,难以将硅胶娃娃认定为淫秽物品。除非通过立法解释或司法解释,将硅胶娃娃认定为淫秽物品,否则该行为不能认定为违法犯罪。需要注意的是,店主如果将顾客体验硅胶娃娃的过程拍成视频、图片传播,可以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

许浩认为,一旦有权机关将硅胶娃娃认定为淫秽物品,李博开店行为就有可能涉嫌聚众淫乱罪、组织卖淫罪、传播淫秽物品罪。但目前硅胶体验馆,明显不构成聚众淫乱罪。理由很简单,聚众淫乱要点在“众”,要点在“人”,而且是多人在同一时空内,而娃娃是物不是人。也不构成组织卖淫罪,因为该罪也是要存在组织“他人”卖淫行为,仍然还是要有人才行。

许浩认为,硅胶娃娃体验店属于新兴行业,是一种新商业模式,目前没有法律明确禁止这种商业行为,也没有行业性禁止性规定,但它确实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和监管问题。

比如,硅胶娃娃的卫生状况以及是否会引起各种交叉感染疾病,比如性病、皮肤病等。这需要有具体严格的防范措施。还有就是顾客选择范围,肯定不能为未成年人提供服务等,这也需要相关部门制定相应规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