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文学不过短短几十年,但依然影响着当下

字体大小:

来源:新京报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经典作家谱系中,“鲁郭茅巴老曹”(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是经常被提起的名字,但想要了解中国现代文学,只阅读这些作品显然并不足够。自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现代文学不过短短几十年的历史,却至今影响着中国当下的文学和阅读生态,特别是近年来,诸多民国时期的作品更是一再出版,相关研究著述也可谓车载斗量。

站在今天的视角之下,民国这一特殊历史时期更近似于一个被美化后的存在,人们向往着这个热血澎湃的时代,向往着生活于这一时代的创作者的自由奔放与个性。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五四时期的作家,如何理解民国这一特殊时期,又如何阅读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身处于“后五四时代”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阅读本身?对于当下来说,萧红、丁玲、庐隐等在现代文学中占据重要位置的女性文学作家对于今天的女性创作有何影响?对于这一系列问题,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耿波,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文化传播学院教授、副院长王翠艳等在《现代文学名著原版珍藏书系》推介会上展开了探讨。

现代文学可以说是中国文学的青春期、成长期

近十几年的时间里,现当代文学是研究生入选考试中的热门专业,为什么大家会对只有短短几十年的现代文学如此追捧呢?这一问题引起了从事比较文学专业研究的耿波注意,也让他对这一专业“抱有深深的敬意”。

通常而言,现代文学被认为发端于五四运动时期,也就是1919年,向上可以追溯到晚清桐城派的兴起。即便按较长的时间算,也不超过半个世纪。但就在这段时间内,涌现了鲁迅、巴金、老舍、冰心、萧红、朱自清、郁达夫、徐志摩、闻一多、艾青、茅盾、戴望舒、林语堂、叶绍钧、许地山、丁玲、沈从文等一大批著名作家,留下了诸多名篇佳作。

在耿波看来,这不到50年的现代文学,是中国文学的青春期、成长期。从文学的角度来看,这一时期的作家之中,鲁迅受到俄国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的影响,茅盾的写实主义受北欧写实主义的影响,巴金是其中受国外影响较少的作家,他的作品更多的受到中国以杜甫为中心的现实主义传统的影响,老舍的幽默创作风格则受到英国文学的影响,将幽默风格与北京话精准的联结在一起。因此,耿波认为,五四时期的每一位作家,都在中西融合的意义上,塑造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即便是具有明显西方色彩的徐志摩,他的诗歌中也有《离骚》的影子。

那么,研究现代文学到底有什么用处呢?耿波说,现代文学的发生时期,从1917年到1949年,这不仅是一个文学发生的时期,还是一个与我们共同发生的时代。在现代文学的作品中,包含着一种蕴含于一个人成长过程中的冲动和鲁莽,而这在耿波看来,对年轻人是非常有用的。从这个角度而言,现代文学就不是文学,而是一种青春期的文化形式。阅读鲁迅的作品、阅读张爱玲的作品,阅读萧红的作品,从中都可以找到那种与我们的心性、我们的时代相结合的东西。

中国现代女作家的写作大都有一种自传性

在阅读萧红的《商市街》时,作为责编的寸君从中读出了饥饿。《商市街》是萧红比较有代表性的自传体小说,写得其实是萧红和萧军两个人私奔的故事。从家乡逃出来的两个人,都很年轻,萧军也并不出名,不能靠文字养活自己,只能卖力气赚钱。如果哪天没找到工作,这一天两个人就要挨饿,有时候拿到一块面包都会感到非常开心,这几天就能过得特别幸福。寸君说,“里面描述的那种饥饿感,真的非常的打动人,也非常贴近当时的那种感觉。”

王翠艳以丁玲、萧红、庐隐等民国女作家的作品和人生经历为例,谈到了民国时期女作家的创作与现实境遇。在庐隐的《海滨故人》一书中提到了五位女性,其中有四位就是当时的“女高师四公子”,小说中露沙、云青、宗莹、玲玉,分别是真实的庐隐、王世瑛、程俊英和陈定秀。王世瑛出身名门望族,是非常现代的“女闯将”,也是一位学生领袖,但后来却死于难产,陈定秀也遭遇了婚变。这样的问题,今天的女性依然会遇到。

萧红死于1942年,临终之前,她说:“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而在《祖父的园子》一文中,她写道:“……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朵花,就开一朵花,愿意结一个瓜,就结一个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它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她用这些意象表达对高远天空的向往,自己却面临着一个比较低矮的世界,最终在香港,一个非常凄苦的处境下去世,这也是一种历史的灾难。她原本一路南下,到了香港可以躲避战乱,又因为珍珠港事件爆发,正规医院都被日军占领,只能在一个条件非常差的医院治疗,又遭遇误诊。

和王世瑛一样,在《海滨故人》中,云青也是死于难产,这和当时的医疗条件有关。王翠艳表示,民国的美好,自由奔放和个性,与饿殍满地是同时存在的。在当时,女子能够接受高等教育,能够成为女作家,其实是社会等级、经济条件中相对比较好的女性才可以的。而且,这些女作家本人的真实处境,包括她们的死亡也跟当时的社会波澜有关。

王翠艳说,中国现代女作家处在一个新旧交替的过渡时期,她们的写作大都有一种自传性。比如庐隐的代表作《海滨故人》、萧红的代表作《呼兰河传》都取材于个人经历,是对于个人恋爱经验或是成长经验的真诚表达和抒写。王翠艳认为,如果为这一时期的女性写作划分流派,可以大致分为两个流派,一个是偏于“淑女”的,如冰心、凌叔华这一脉;另一个就是偏于“叛女”的,叛逆的女性,庐隐和萧红都属于后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