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杀妻分尸案当事人:作案时 妻子曾醒来喊我名字

字体大小:

来源:北京青年报

5月14日上午,杭州杀妻碎尸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杭州中院”)一审开庭审理。

2020年7月5日,53岁来惠利的“失踪”引发媒体关注。她的再婚丈夫许国利曾称,一觉醒来就发现妻子不见踪迹,他还为此悬赏寻人。

事发第18天,警方在化粪池提取检测到人体组织,在与来惠利的DNA对比后,确认来惠利遇害。7月23日,杭州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许国利进行刑事传唤。许国利交代,他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惠利产生不满,在7月5日凌晨,趁妻子熟睡时把她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

此次一审开庭,来惠利和前夫所生的大女儿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要求被告人许国利赔偿相关亲属各项经济损失合计271万余元。

庭审中,许国利一度落泪,表示对杀害妻子的行为后悔不已,愿意道歉并尽可能赔偿。许国利说,事发当天与妻子发生口角,杀害妻子的行为是激情犯罪,没有预谋,希望法院对其轻判。

14日中午,杭州中院宣布择日宣判。

丈夫请求精神鉴定被驳回

5月14日早上,不少杭州市民来到法院门口,希望能够旁听此案。一位市民提到,自己在昨日下午前来法院询问旁听事项,法院答复称有身份证、健康码就可以进入,但当天被告知没有旁听证,无法旁听。

一位原先住在三堡北苑的居民也来到现场,她与死者来惠利曾是邻居,她的印象里,来惠利“相貌很好,性格直来直去的”,对于来惠利的遇害,她十分惋惜。

因为旁听人数限制,嫌疑人许国利老家亲属方只拿到了两个旁听席位,14日上午,许国利的大嫂和弟弟代表亲属方出席庭审。许国利亲属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曾表示,虽然许国利平时很照顾家里的亲人,跟大家关系也很好,但在这件事儿上“他走错了路”。

参加庭审的还有受害者来惠利与前夫的大女儿余某,她作为该案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出庭。余某介绍,妹妹许某怡对这次庭审并不知情。许某怡是来惠利与许国利的女儿,来惠利遇害时只有11岁,目前她由姐姐余某抚养。

此外,十余名来惠利老家亲属在14日上午6点多从萧山区出发来到法院,后也被告知没有旁听资格。来惠利表姐表示,事情过去快一年了,提到此事,大家还是很难受。

14日的庭审中,许国利一度情绪激动。他表示,自己和妻子的婚姻生活一开始是很幸福的,但后来有一些积怨导致他觉得很压抑。许国利称,那段时间的精神状态是一个非常极端的状态,一直想自杀。和妻子的一些矛盾憋在其心里,他每一次都觉得非常压抑,但当着女儿面,不好发作,也找不到地方排解。

庭审中,许国利提出精神鉴定的请求,但被法院当庭驳回。法院认为,许国利的杀人过程心思缜密,对犯罪行为有所掩盖,再则许国利的家族并没有精神病史,所以驳回请求。

作案过程中,妻子曾醒来喊他名字

庭审中,许国利对自己的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段进行了交代。

据庭审旁听人员介绍,许国利供述,2020年7月4日当天,夫妻俩在家里做了肉圆,当天晚上清洗绞肉机时手受伤了,两人为此发生口角,晚饭也是分开吃的。之后,许国利又想起自己和妻子在日常的生活中的矛盾:比如房子和钱,以及小女儿的教育问题,在女儿成绩滑坡后,妻子不让他插手管教。另外,许国利认为妻子觉得他是外地的,得不到她的尊重。

许国利说,这一些列的联想让他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当晚睡觉前,他往妻子的牛奶中投放了安眠药,并在晚上22点至23点期间,用胶带对妻子进行封口,并用枕头按压,至妻子窒息。许国利提到,在捂住妻子口鼻后,妻子从睡眠中醒来,并喊了他的名字,他曾有短暂犹豫,但还是杀死了妻子。许国利说,自己在杀死妻子后,自己也懵了,过了好久才把妻子遗体拖到卫生间进行处理。

庭审旁听人员表示,庭审中,许国利提出自己对杀害妻子的行为属于激情犯罪。他在事发前购置的作案工具并不是以杀人为目的购买的,而是为了家用,不存在预谋杀人,希望法庭予以轻判。

公诉人认为,许国利是有预谋的犯罪,犯罪手段及其残忍,社会影响恶劣,罪行极其严重。

许国利的辩护律师认为,指控许国利的部分证据缺失,没有客观证据,只有许国利供述。部分重要人体组织未被收录在案。

辩护律师还称,许国利杀人系不和谐家庭关系引起,主观恶性不深,且许国利家庭情况特殊,还有一名小女儿需要照顾。小女儿曾向辩护人表示,平时父母对她宠爱有加,母亲去世了,她希望得到父亲的关爱和照顾,还写下了谅解书。鉴于此特殊情况,建议法庭充分考虑,不要对其处以极刑。

将不会上诉,并接受民事赔偿

据参加旁听的人员介绍,许国利曾在庭审上说,自己的心情已经无法用后悔来形容,“但除了后悔,我没有其他的话可说”。他提到,跟妻子相识30年,分开后又辗转走到一起,这条路是非常不容易的。

据悉,许国利的小女儿在庭前通过辩护人向法院出具了一份谅解书,希望父亲得到轻判。小女儿在谅解书中提到,“希望还有父爱”。

旁听人员说,在庭审过程中,许国利情绪基本比较冷静,但在提到小女儿时,许国利情绪激动。许国利提到,自己非常想念小女儿,希望孩子赶紧长大,能够自己照顾自己。

两位女儿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许国利赔偿经济损失合计271万余元。许国利表示会全部答应。之后,许国利补充说,会优先赔偿大女儿的要求,他认为小女儿的赔偿要求不是她的个人意愿,自己一分也不会给。但如果小女儿确实提出赔偿要求,自己也愿意答应。至于他手中的财产能否满足女儿们赔偿请求,他并不确定。

在最后陈述阶段,许国利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认罪、悔罪,并向家属道歉。

14日上午12点47分,庭审结束,杭州中院宣布将择期宣判。在庭审中,许国利明确表示,不论判决结果如何,自己不会提出上诉。

法院外,来惠利表姐在听旁听人员描述作案过程时流下眼泪,情绪激动,她认为许国利“太恶了”,应当判处死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